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冰川的作品——小相岭


  撰文/孙吉 黄红斌

  摄影/孙有彬 等

  在横断山区的东缘,隐藏着一座并不庞大的山脉,它完整地保留着“第四纪”的冰川遗迹,同时也是一处生物资源丰富的基因库。这座山脉就是小相岭,它如同时空的截面,细腻地展现着地球一段不可复制的记忆,至今鲜为人知。作者与摄影师在十年的时间里,一次次深入小相岭,为我们带来这遗世的美景。

  位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境内的小相岭,地处石棉县、甘洛县、冕宁县、越西县、喜德县交界处。它南北长约147公里,东西宽约107公里,面积约为11500平方公里,由焦顶山、铧头尖、俄尔则俄等山峰组成,最高峰为越西县与冕宁县交界的铧头尖,海拔4791米。受“第四纪”冰川的作用,在基岩山峰和山谷中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冰川侵蚀地貌——角峰、刃脊、漂砾、冰蚀湖以及冰川刻槽,同时也是一处生物资源丰富的基因库。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进入了这个鲜为人知的秘境,时空在这里陡然失序,岁月在这里悄然留痕,两百万年来的地质作用与延续的物种,在这里得以完整保存。从2003年开始,随后的十年间,我们一次次重返小相岭,登临山巅,深入密林,想象着地质史上那些惊心动魄的时刻,仿佛就在眼前重新上演。登顶俄尔则俄:俯瞰“第四纪”的地球记忆

  我们习惯上称呼的小相岭,仅指跨越喜德、冕宁、越西三县,总面积达115平方公里的区域。这里山势险峻、断层发育、河流深切、沟壑纵横,特别是在海拔4500米的主峰俄尔则俄一带,角峰峥嵘、岩石裸露、气候寒冷、积雪难融、险路重重。2003年,我和探险爱好者黄红斌、摄影师孙有彬计划登顶俄尔则俄。

  12月10日,我们3人从西昌出发,下午抵达冕宁县的灵山寺,当地背夫兼向导木且和体机早已在路边等候。次日清晨,我们一行5人开始向小相岭的深处迈进。半小时后,我们抵达洗脚河边。尽管是严冬季节,清冽的河水仍然欢快地流淌。穿过洗脚河,坡度陡然增加到约45度。沿途峭壁直立,白雪皑皑,冷幽深远,呈现出典型的V形峡谷地貌,但是我们顺着山谷行走,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硕大的冰碛物随处可见,堆满山谷底部。V形峡谷本是流水下切作用形成的地貌,为何有如此多的冰碛物?后来我们专门请教了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的郑远昌研究员,疑惑方得解开。原来这个区域原本是冰川作用形成的U形谷,后来又受到流水切割、岩石崩塌等影响,最终演变而成冰川加流水造就的综合性地貌。

  在经过近3个小时的攀登后,10点50分,我们抵达一处由多块巨石组成的陡峭通道。其中一块长条形巨石斜插在路的最上方,像一个张开的大口,我们必须从巨石的舌部通过。“张口石”是一种独特的悬岩地貌,为高海拔岩石受到寒冻风化崩裂形成,岩石上方崩裂成两部分,左边岩石的挤压使上面右边岩石倾斜,看上去岌岌可危。巨石的斜下方有一个溶蚀洞,可容纳3-4人,当地的彝族人称之为“岩房”。像这样的“岩房”在俄尔则俄周围有很多,对于登山的人来说,这里比帐篷住着舒服多了。

  从张口石往上,路面变缓但积雪开始出现,能见度又差,使道路难以辨认。木且取出了开山刀,在前面带路,好不容易过了荆棘丛生的密林,前面的巨石坡又挡住去路。巨石坡的尽头则又是一大片密林,密林与巨石坡就这样轮换着交替出现,给前行的道路设置了不少障碍。18时左右,我们终于抵达俄尔则俄的西北山脊,暮色渐沉,我们决定在此扎营。此刻,云海已在我们脚下。

  小相岭山区的主山脊高度在海拔4000米左右。从营地望去,四周角峰峥嵘,峻冷的岩石挂满冰雪,黝暗与雪白相互映衬,显得愈发冷峻神秘。这些经过冰川流动磨蚀和冰期寒冻风化作用改造后的山体基岩,坚硬而破碎。整个“第四纪”,小相岭的山地历经四次冰峰期和三次间冰期,整个山体出露基岩为震旦系的流纹岩、凝灰岩等火山岩与三叠系白云岩、侏罗系粉砂岩等,在漫长的地质作用过程中风化、剥蚀、冰蚀作用不断,最终把俄尔则俄一带塑造得角峰、刃脊随处可见。

  12月12日一早,吃完早餐后我们开始登顶。13时,我们到达垭口;15时左右,我们顺利登上了俄尔则俄。小相岭最佳的观景点当属俄而则俄顶峰,登临此处只见山脉连绵,山峰争峭。小相岭山脉海拔4000米以上的72座高峰,座座山势险峻,岩石裸露,正当寒冬季节,积雪重重,愈发气势峥嵘。四顾遥望,诸多绝世景观尽收眼底:稍近之处,最高峰铧头尖触目可及:西北方向,贡嘎雪山凌然耸峙:小相岭主脉则从俄尔则俄向东逶迤而行,经喜德小山融人大凉山。垂眼俯瞰,小相岭雪林幽深,梯田状的九海、串珠状的连三海点缀其中,冰冻静谧,银光闪耀。而视野所及,越西坝子、冕宁乡村、安宁河流域……尽显山河壮丽、造化神奇。

  我们在顶峰停留了1个小时,尽情享受着自然的丰盛,随后开始下撤。回程的路,我们计划探寻小相岭著名的冰川湖泊,选择了向东前往九海湖泊群的路线。下山没有路,木且带领我们从陡峭的山崖速降下去,然后穿过矮杜鹃林到达九海。冬季的积雪甚厚,抵达目的地时,已是晚上20点40分。我们在海子边的雪地上扎营,这里海拔4000米,冬季的夜晚气温骤降,羽绒睡袋也难以御寒。

分享:
 
更多关于“冰川的作品——小相岭”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