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遇难的副矿长


□ 王祥英

王祥英

这天,桂花正在家中给孩子缝衣服,忽然间心神不宁,被针扎了好几下子。这时,房门被忽的一下撞开了,隔壁二嫂闯了进来,她带着哭声的喊道:“你还有心在家缝衣裳,矿井爆炸了,有一个副矿长遇难了……”桂花的丈夫欧清华就是一位副矿长,桂花心中一沉,赶紧给丈夫欧清华打手机,却没有打通,桂花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门上,又赶紧给矿长其他人打。

桂花好不容易拨通矿办公室的电话,她声音颤抖着问:“你……你是刘矿长吗?那位遇……遇难的副矿长……是谁?”“我是新来的矿长秘书小张,刘矿长忙去了,我只知道那位副矿长姓欧……”吧嗒,电话掉在了地上,桂花顿时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着一边跌跌撞撞向着矿区跑去。要知道,无论是在百家姓,还是在当地姓氏中,欧姓都是个不常见的姓,再说,矿上一共有两位副矿长,一位姓李,另一位就是自己的丈夫欧清华。

此时的矿区到处人来人往,各种声音混杂,还有一些人哭哭闹闹的,几十名戴大盖帽的警察在维持秩序,一辆辆救护车呜咽着笛音缓缓而去……一切都显得乱糟糟的。桂花踉踉跄跄的,径直奔向矿道口。

几位领导模样的人正在矿道口挥着手,大声吆喝着……有一具尸体抬了出来,桂花不顾警察拦阻,奋力向前扑去。虽然尸体多处烧伤,面部模糊,但她一眼认出不是丈夫,她松了一口气,在心里暗暗祈祷:菩萨呀,您要是能让清华活着,我愿意折寿十年。

正当桂花翘着脚往里边看时,她忽然发现,拥挤的人群外围有一个熟悉的影子,她以为眼发花,拼命地揉揉眼睛,怔怔望去,接着发疯似地跑过去,擂着那人的脊梁:“欧清华,欧清华……”那人回过头,可不正是桂花魂牵梦绕的丈夫欧清华,桂花的眼泪又一次喷涌而出,她哽咽着说:“你怎么不往家打个电话,你这个挨千刀的,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欧清华看着满脸眼泪的桂花,说:“我活的好好的,谁说我死了!”

桂花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用力掐着对方的胳膊一下,对方痛得叫了一声:“你这个死娘们,掐我干什么?”桂花这才相信不是梦了,她一把将丈夫抱住,大笑起来,接着又哭了起来。

待桂花的情绪稳定,欧清华问她:“谁跟你说我死了?”桂花嗔怪道:“都怪你们办公室那个新来的矿长秘书小张,他清清楚楚告诉我遇难副矿长姓欧,我想姓欧的副矿长只有你一个,所以就……”

“是有位副矿长死了!”欧清华的语气沉重起来,“巧了,他和我一样,也姓欧,他叫欧长河!”桂花纳闷地问:“你们矿不就是两个副矿长吗?除了你还有一个姓李的,这怎么又出来一个欧长河的?”

“说来话长啊。”欧清华告诉桂花,“一个月前,上边颁发了煤矿和非煤矿山要有矿领导带班并与工人同时下井、升井的制度,没领导带班的,轻则罚款三万元,重则停产整顿,于是我们矿长就提拔了六位副矿长,欧长河就是其中一个。”

责任编辑 石华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遇难的副矿长”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