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影的“逆向叙述”有悖现实本质


□ 贾磊磊

  电影对现实的批判并不意味着非要把现实表现得昏天黑地,把人性描写得丧失殆尽才算深刻,才算真实。
  贾磊磊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助理、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博士。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出版电影学专著包括:《电影语言学导论》《武之舞——中国武侠电影的形态与神魂》《银幕上的意义——电影的观赏与阐释》《中国武侠电影史》《影像的传播》。
  目前,中国经过30年的社会变革,当年那个穷困、落后的中国正越来越远离我们而去,一个富强、昌明、先进的中国正越来越向我们靠近。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在近年来的电影叙事语境中(在相同的时空坐标下)一个贫瘠、灰暗的中国却不断地向我们逼近——固然这不是我们电影的全部意义,但是这种电影影像对现实图景的“逆向叙述”,不仅扭曲了当代中国社会的真实本质,而且也悖谬于艺术领域现实主义美学传统。不论这种“逆向叙述”是作为一种为了招徕观众的电影叙事技巧,还是作为一种为就范海外电影市场所采取的商业策略,这种对现实生活的“反向映照”无疑是与当代中国历史的基本走向背道而驰的,所以如果我们把这种电影也称之为现实主义的话,那么它只能是一种“假冒的现实主义”。
  我们并不反对把现实主义奉为电影艺术创作的圭臬。但就是19世纪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对资本主义社会现实的批判,也并不是把人们引向单色的现实生活,更没有把人们推向绝望的境遇。不论是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还是司汤达的《红与黑》,都在对社会的尖锐批判中,贯穿着悲天悯人的人道主义情怀。即便是以深刻地揭露与批判现实而著称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作者对那些阴暗、低沉、残酷的社会现实进行无情揭示的同时,也没有放弃对人性的刻意书写。尽管人们感到这类影片的“色调总是灰蒙蒙的”,但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影片《偷自行车的人》的导演德·西卡则从不认为电影就等于是对现实机械、冷漠的复制。他深信“新现实主义意味着将现实变成诗。”因为新现实主义说到底并不意味着悲观主义。我们清楚地记得在《偷自行车的人》的结尾:安东·里奇和自己的儿子漂泊在凄凉的街道上,父子俩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特写镜头),他们一起走过这暮色中的街市,渐渐消失在人群中。他们没有金钱,没有地位,没有职业,没有食物,没有自行车……但是他们有爱。这种对父子之爱的真切展示是新现实主义影片中最动人、最难忘的一幕。它是唱给处于寒冷、贫困中的普通人的一曲人道主义的颂歌。今天,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对我们的启示在于:电影对现实的批判并不意味着非要把现实表现得昏天黑地、把人性描写得丧失殆尽才算深刻、才算真实。即便就是以批判现实为主旨的影片,也应当把人性的关怀融会到每秒24格的影像语言中,使被暗色的叙事空间透出不可遮蔽的历史与人道的光芒。回顾中国当代影坛以现实主义美学为旗帜的电影,在对现实的深刻反思中也曾倾注了真挚的理想主义情怀。《野山》《老井》《黑炮事件》《背靠背脸对脸》,包括《生死抉择》《可可西里》都是切入现实生活的力作,这些影片对中国现实生活的展现中都具有尖锐的批判锋芒,与此同时它们也饱含着对未来生活的不尽向往、对改变现实的由衷期盼,特别是对社会正义精神的弘扬与对人性、人情的肯定,是这些影片得到人们普遍认可的关键因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