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新生代导演的西部题材电影


□ 杨晓林

新生代导演90年代初登中国影坛,在主流文化的边缘书写真实的生命状态,为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电影注入了青春血液。他们的西部题材作品如王全安的《月蚀》、《惊蛰》,贾樟柯的《小武》、《站台》、《任逍遥》、《世界》,章明的《巫山云雨》、《秘语十七小时》,李杨的《盲井》,刘冰鉴的《哭泣的女人》等大胆叛逆传统的西部电影,显示出了一些新的艺术特征。

表现边缘人人性的复杂性

新生代电影极度关注社会边缘人的情感和生存状态。诸如《小武》中的汾阳小偷,《哭泣的女人》中的贵州哭丧女,《巫山云雨》中的巫山县女职工,《押解的故事》中的农村骗子,《盲井》中谋财害命的矿工,《任逍遥》中抢劫银行的少年等。在传统的电影中,这些人常常受到谴责和批判,与中国传统的道德评判一致。但在新生代的电影中却不是这样。
人作为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是非常复杂的。可是在现实主义“典型化”理论的指导下,西部艺术电影按照“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原则塑造人物,使人物失去了本来层面上的复杂性,而成了导演思想和西部文化观念的载体。从《人生》中的高加林、刘巧珍,《黄土地》中的翠巧,《黑炮事件》中的赵书信,《老井》中的孙旺泉,《红高粱》中的“我奶奶”,《黄河谣》中的当归,《双旗镇刀客》中的孩哥,《美丽的大脚》中的张美丽身上,都可以看到“纯净化”的倾向。在西部商业电影中,人性被按照类型人物扁平形象的要求简单化了,如《东归英雄传》、《黄河绝恋》、《红河谷》、《紫日》、《嘎达梅林》、《英雄》、《天地英雄》、《十面埋伏》、《天下无贼》等对人物进行了敌我分明的类型化处理。而新生代导演在处理人物形象时,挑战和悬置传统西部电影的伦理道德准则,表现了人性的复杂性的特点。
以《小武》为例,小武属于在精神上找不到着落的青年人,虽然充满着矛盾和焦虑,困惑和叛逆,但是本性却是善良的。小武身上具有许多传统的美德。讲义气,守信用,为了完成小勇结婚时送“六斤钱”作贺礼的许诺,冒着被抓的危险顶风作案。而且为被窃人着想,寄还身份证。重情义,对梅梅表现出了极大痴情。导演有意省略掉丢钱人的愤怒,这就使得小武这个惯偷不显得那么可恶。而且,影片强调了他所受到的一系列伤害:成为企业家的小勇不再认他作朋友,退还礼钱,还说不收来路不正的钱。手下的小兄弟有了女朋友,自己喜欢的梅梅被太原客人接走;回到家里父母只管向他要钱,对他的生活不闻不问,后来又被父亲赶出家门;最后被铐在路边受到围观等。这些都使观众对他的遭遇颇为同情。
人性是很复杂的,不可能用简单的“是”与“非”来评判。在新生代的西部电影里,反派人物的角色特征被有意模糊了,导演寄予了自己的人格理想,有意用一些传统美德来修饰他们,展现这些人物在生存的困境中追求美好感情的合理性,他们的灰色乃至黑色人生中表现出来的人性光辉的一面,引发观众认识人性的丰富和复杂,而不是因为他们边缘性的身份简单地予以否定。从而建立起人与人之间更加平等的对话与交流机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