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罕见的“鲁棒性”


□ 王则柯

  美国圣迭戈加州大学的两位经济学家J·麦克米兰和B·瑙顿先生在他们的《如何改革计划经济:中国给我们的启示》(载《牛津经济政策评论》)中,认为,中国的改革进程并不是最优的,至少在理论上不能这样说。事实上,在中国的改革进程中,有过许多小的失误,有过许多纠正。但是大家都可以看到,中国的改革进程显示一种罕见的“鲁棒性”。鲁棒性是robustness的汉译,原意包含坚强、粗壮、经得起一些折腾的意思。鲁棒性本是近年来自然科学非线性系统分析中的新宠概念。在以自然科学和经济学的交叉为议题的一次香山科学会议上,笔者才知道,对robustness研究有素的若干学者,竟然最后还是宁可使用音译为主的“鲁棒性”。也许,“鲁棒”之译承继了“幽默”之译的文采,鲁,棒,鲁棒,似乎真有一点robustness英文单词的原意。
  麦、瑙两位的这种观点基于这样一种事实分析上:
  
  东欧和前苏联国家,曾经浸泡在西方关于如何解放他们的计划经济的建议之中,遗憾的是,这些建议并不基于经验的总结和提炼。似乎,各种各样的建议只是想以这些国家做一系列试验,没有人知道这些国家的经济将对所建议的改革做出怎样的反应。事实上,这些建议体现某种信息的不完备性。
  然而,人们忽视了一个重要的信息资源,那就是中国。正是中国,可以向我们提供相对完整的长达十多年的一系列数据(!),说明改革计划经济可能达到的目标和可能带来的副产品。中国的改革是渐进的,但是其总合的效应却十分可观。在当今这个世界上,中国的成功实在非同凡响。中国的经验,向我们提供现实的教益:除了来自西方的、大体上作为现存书本推理结果的政策建议以外,的确还有一些可以做得非常成功的事情。
  在西方,主流地位的经济学派欣赏“震荡疗法”,认为计划经济的改革,应当按照一个包揽无遗的计划,全面地进行。他们认为,渐进的、因而每一步都是部分的改革,是不会产生好的结果的,道理是计划体系的未经改造的部分,会对那些部分的改革产生强烈的对抗。“震荡疗法”因为伴随了对“震荡”以后前景的美好设想,所以很有市场。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前苏联的一些国家,都宣布要快速进入资本主义。
  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看来却没有这样戏剧性的宏大计划。相反,他们的改革由一小步一小步的变化组成。他们没有宣称值得大肆渲染的近期目标,在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提出具体的改革时间表。有些变革在开始时只是自发地出现在地平线上,后来才得到政府方面的认可和肯定。这样的改革,充满了“试验”和“纠错”,改革者一再面对未知的新问题和新情况。感觉不过瘾的外界经济学家,批评中国是“胡乱”应付过来的。但是,中国却取得了别人难以媲美的成功。这是一种渐进式的改革。
  
  以上引文,写得十分浅白。也许需要略略说明的是,所谓“数据”,并不只是具体的数目字。理论、政策、方法乃至改革的社会进程和社会后果,都属于文中所说“数据”的范围。
  按理说,进化式的改革并不一定就优于“震荡疗法”。相反,如果能够在一个早上建成规范的现代市场经济,人们自然愿如此。不过,现在越来越清楚的是,任何改革必须耗费时日。计划经济的所有机构和机制,是相互依存的。这些机构的设置,大多与真正的市场经济难以相容。价格体系、财政体系、货币体系、所有制系统和法律系统,都必须改变,“震荡疗法”的确可以使盘根错节的计划经济体系迅速崩溃,但是建立市场经济新体系绝不等于瓦解政府的控制,更不是说只要把政府的控制取消,就可以大功告成。新的机制需要培育,需要建立。这就要求政府的监管和指导。这是一项非常复杂、非常庞大的社会历史工程,其间充满了未能完全预见的事情。,设想这样复杂庞大的工程可以不受监管指导而自发地进行,充其量只能说是感情用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4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