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不藏奸


□ 贺绪林

天不藏奸
贺绪林

只因一顶“绿帽子”,他精心策划了一连串谋杀案,手段狠毒。然而,纵使他心硬似铁,怎当那官法如炉?!
披着羊皮的狼终究会被揪出来,因为——

一 古槐死尸

1973年9月7日清晨。
与往日一样,杨兴建起床后,先是上茅厕尿了一泡尿,接着开了院门,顺手在门后摸出一节半尺长、头上拧着一个大螺帽的麻花钢筋。这时天刚放亮,村里静悄悄的,狗大个人影也没有。他是全村起得最早的人,他也想睡懒觉,可身不由己,他是生产队长,要打铃喊大伙儿出工。
他家门前有棵桶粗的古槐,古槐的一个大枝杈上吊挂着一个钢轨接头。那东西有些年头了,不知是谁搞来的,做了生产队的大钟.他一手拎着钢筋钟槌,一手揉着惺忪的睡眼,蹒跚地朝前走着。
忽然,啥东西把他的脑袋狠狠地撞了一下。他抬眼一看,撞他脑袋的是一双脚。他有点儿恼火:“谁?下来!”他以为谁坐在树杈上跟他闹着玩儿哩。
可是没人应声,那双脚依然吊在眼前晃荡。他忽然感到不对劲,下意识地打了个冷战,睡意顿消。抬眼再细看,原来树杈上吊着个人,吓得他汗毛倒竖,一屁股跌坐在地。他醒过神,起身拼命砸钟,边砸边扯着嗓子大喊:“来人啦!死人啦!”
大伙儿闻声慌忙跑了出来,有的还提着裤子靸着鞋。大伙儿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古槐的枝杈上吊着一个人,因为杨兴建拼命砸钟,吊着的人被震得打秋千似的晃荡着。
一个大嗓门儿喊了一声:“快把人弄下来!”
大伙儿循声看去,是大队支书刘俊杰。他年近四十,身材魁梧,浓眉红脸络腮胡,不怒自威。他脸色铁青,跃身上树去解了绳。大伙儿七手八脚帮他把吊着的人落了下来,这才看清是大队会计杨兴文。
杨兴文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大伙儿围成一圈,眼睛瞪得比牛铃大,一时都不知所措。
“快掐人中,看还有没有救。”有人低声说了句。
刘俊杰的目光威严地扫了过去。说话的是个瘦老汉,年过半百,叫李有信,一顶“地主分子”的帽子戴在头上,把他的背都压驼了,说话也跟做贼似的。他见刘俊杰看他,吓得一哆嗦,身子一缩,溜出了人群。
杨兴建急忙去掐杨兴文的人中,掐了半天,不见有啥动静。周围的人都摇头叹气。
有人去给杨兴文的媳妇儿报信。杨兴文的媳妇儿张芳香疯了似的跑过来,大伙儿给她让开一条道。她站在杨兴文的尸体前傻了半天,猛地扑上去号啕大哭:“我的天呀……”一声未了,昏死过去。
刘俊杰慌了神,一面大声指派人把张芳香往屋里抬,一面让人赶快去叫大队的赤脚医生。
片刻工夫,赤脚医生来了,好不容易才将张芳香救醒。
刘俊杰送走赤脚医生,再回屋时,屋里只剩下了杨家的至亲好友。张芳香嘤嘤地哭,族里的几个女人都陪着她哭。杨兴建蹲在一旁,皱着眉抽闷烟。杨兴文是他的叔伯兄弟,比他小七八岁,和他共一个祖父。他们俩秉性不同,平日里来往不多,关系说不上好。可血管里毕竟流着一个先人的血,杨兴文死了,而且死得不寻常,他心里十分难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今古传奇·传统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