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罗让碑》看唐末魏博的政治与社会


□ 仇鹿鸣

仇鹿鸣

  摘 要:《罗让碑》是反映唐末魏博政治与社会状况的重要文献。唐末魏博的多次变乱,反映出魏博内部军将阶层与牙军之间的矛盾,牙军自利与保守的性格,使魏博在唐末乱世中失去了扩张的动力。神道碑是唐王朝确立君臣秩序的重要手段之一,而碑志作为一种显著的政治景观,对于当时的社会心理及文化传播具有较大的影响,中晚唐河北的巨型碑志成为藩镇彰显权力合法性及形塑地方认同的工具。《罗让碑》建立的前后因果便是一个典型案例,罗弘信出身低微,有意在碑文中宣扬唐廷的恩遇,并造作符谶,巩固自身的统治基础。《罗让碑》形制上僭越与文字上恭谨形成的对比,忠义意识传播与藩镇半独立地位之间的张力,都反映出中晚唐河北政治文化的复杂内涵。

  关键词:《罗让碑》 魏博 罗弘信 谶纬

  藩镇割据是唐史研究的核心问题之一,而魏博作为河北强藩的典型,对唐中后期的历史走向具有重要影响,历来不乏学者关注,积累的成果相当丰富。但总括而言,过去的研究主要围绕着中央与藩镇的关系、藩镇内部的权力结构这两大主题展开,关注的时段多集中于藩镇体制建立及其与唐廷发生激烈冲突的德宗、宪宗时期,对于藩镇日常的政治运作机制的分析则相对薄弱;侧重于对藩镇的政治结构、种族构成、军事体制等方面的研究,而对藩镇内部的意识形态及地方认同等面向注意较少。本文则试图借助《罗让碑》这一新史料,基于地方史的视角,展开对《罗让碑》建立前后魏博历史的微观考察,一方面借助碑文的记载重建罗弘信政变的史实,另一方面则分析《罗让碑》作为一种显著的政治景观对于当时魏博社会的意义,进而探讨中晚唐河朔藩镇树立巨碑风习背后的文化机制,对目前学界尚关注不多的唐末河北藩镇内部的变化及河朔地方认同的形塑这两个问题加以研讨。

  《罗让碑》全称《唐故御史大夫赠工部尚书长沙郡罗公神道之碑》,龙纪元年(889)魏博节度使罗弘信为父罗让所立。碑文详细记载了唐僖宗文德年间魏博牙军变乱,拥立罗弘信取代乐彦祯这一历史事件的全过程,并对罗氏家族的世系源流、婚宦情况,魏博内部的政治结构,其与唐廷、邻藩的关系以及罗弘信执政之初的谶纬等皆有所记述,内容十分丰富,为我们研究唐末魏博政治、社会诸方面的情况提供了重要的史料。

  但由于《全唐文》仅录《罗让碑》200余字,无法卒读,其价值一直未被学界注意。直至陈尚君教授编纂《全唐文补编》时,据影印天一阁藏明《正德大名府志》重新辑录,存3000余字,基本保存了碑文全貌,该碑才得以进入学者视野。笔者在此基础上对该碑历代著录情况做了进一步的追索,并在民国23年(1934)编纂的《大名县志》中找到《罗让碑》的另一种录文,文字与《正德大名府志》所载颇有出入。经比对,两种录文各有优长之处,该碑前半部分录文,民国本讹字较少,后半部分则以正德本文字较为优长。总体而言,民国本后半部分所存字数略少于正德本,最后铭文部分多处注有“阙”、“阙下四语”等文字,文避清乾隆讳,可能援据清代某种录文抄人县志。笔者又获悉原碑尚存于世,现为河北省重点保护文物,然遍检各种石刻专书及地方文献,未见有相关拓本及录文发表。该碑目前位于河北大名县康堤口村南,石碑下半部分被埋入土中,露出地面部分的左部已泐,保存状况不甚理想,仅能利用残存文字对录文做有限的校订。后获知国家图书馆藏有《罗让碑》完整拓本,该拓本原系著名金石学家柯昌泗旧藏,除碑额失拓外,大体完整,拓本中部、边角部分文字有残泐,但基本可读。有鉴于此,本文所引《罗让碑》据中国国家图书馆所藏拓本校录,部分泐损文字酌情据原碑照片、正德本、民国本校补。

  一、唐末变局中的魏博镇

  魏博是安史乱后唐廷为招抚安史降将所置的河朔三镇之一,其后虽屡经叛顺,但自穆宗朝以后,魏博与唐廷之间基本形成了以共同承认“河朔旧事”为基础的稳定关系。但这一中唐以来形成的奉唐天子为正朔,各个藩镇依据朝廷控制力强弱拥有不同地位的政治格局,经过黄巢起兵的冲击后,已趋于瓦解。随着唐王朝政治权威的削弱,地方权力日益扩展,藩镇独立化的倾向增强,如何重新定义唐廷与藩镇的关系,是唐末政治演变中的一个关键环节。

  在以唐天子为共主的天下秩序向强藩竞逐过渡的时代大变局中,原本最具独立性、军力最强的河朔三镇,选择何种政治取向,不仅在诸藩镇中具有风向标的意义,对于当时实际的政治走向更具有重要影响。身处中央失驭的乱世,利用自己的军事优势,扩张地盘,进而争衡天下或许是任何一个有政治野心人物的当然选择。时任魏博节度使的韩简便是这样一个雄心勃勃的人物:“时僖宗在蜀,寇盗蜂起, (韩)简据有六州,甲兵强盛,窃怀倍乱之志,且欲启其封疆。”中和元年( 881),韩简以讨黄巢为名,挥师南下,攻取河阳诸葛爽,“因北掠邢、沼而归,遂移军攻郓”。诸葛爽曾在唐廷与黄巢之间多次摇摆,当时奉黄巢之命为河阳节度使,韩简攻取诸葛爽大约尚属师出有名,但其后韩简北掠邢、沼,侵入昭义地界,南攻曹、郓,杀郓帅曹全最,则无疑是公开与朝廷作对的举动。不仅如此,韩简更有“引魏人人趋关辅,诛除巢孽,自有图王之志”。韩简的野心激起了邻藩的警觉,曹全最败后,其牙军将领朱碹收合残卒,坚守郓州,韩简围攻半年而不能拔。诸葛爽又复取河阳,逐魏博守将赵文口。而在魏博军队内部,连续数年的征战,更激化了牙军与藩帅之间的矛盾。中和三年,韩简与诸葛爽大战于新乡,偏将乐彦祯帅牙军奔归魏州。韩简大败,忧愤而亡,乐彦祯借机取而代之,执掌魏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从《罗让碑》看唐末魏博的政治与社会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