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的爱


□ 刘建东

我们的爱
刘建东

老虎来石家庄那一年,我正热烈地爱着一个姑娘。
老虎是我兰州大学的室友。住在我的下铺。大学时期,他是著名的校园歌手和第三代诗人。他长发飘飘的形象曾经打动过兰州大学无数女孩的芳心。大二那年,老虎爱上了中文系低我们一级一个来自内蒙古的姑娘。两人成双成对地出入我们宿舍。那个内蒙古姑娘俨然就是我们宿舍的第九个人。有一个事实我必须要讲,那就是地质系来自新疆的某个姑娘为此还自杀过一次。姑娘被医生救活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想见老虎。等老虎被人从兰花柴电影院里拽出来,懵懵懂懂地站到病榻前时,她说她想听老虎读一首自己的诗。老虎稀里糊涂地就读了一首自己刚刚给自己内蒙古女友写的爱情朦胧诗。老虎还没有读完,新疆姑娘已经泪水涟涟。她突然伸出自己虚弱的双手抓住了老虎的胳膊,央求他爱她。老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的无理要求。他说,他愿意陪着他的内蒙古女友走完漫长的一生。实际上,老虎的誓言只是感动了女友一个夏天,却让新疆姑娘一生都生活在回忆的阴影之中。老虎和他的内蒙古女友,在大学毕业时就分道扬镳了。据说内蒙古姑娘毕业后去了上海。
大学毕业后老虎被分配到昆明的一家医院里。一个喜欢写诗和唱歌的人,对于医院那种令人压抑的环境很快就失去了兴趣。他给我写信说,他就像是被泡在福尔马林药水里的死尸一样,整天无所事事。就连滇池那么优美的风景也无法开启他尘封的灵感。我委婉地对他说是不是因为那个内蒙古姑娘的离去,让他心灰意冷。老虎坚决地予以否认。他给了我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理由,他说,是医院的药味让他过敏。
老虎写信说,昆明成了他的伤心之地。他要离开了,想去唱歌。
那一年是1992年。我爱上了一个姑娘,姑娘姓谢,名云娜。她从北京石油学院毕业,分配到车间里倒班。令她头疼的是上夜班。午夜一点钟,骑着自行车穿行在通往厂区的大道上,听着风吹麦浪时低低的细语,谢云娜感到无比的恐惧。她说,她之所以答应和我谈恋爱,就是因为我能够忠实地充当她的守护神。实际上也是如此,在谢云娜上夜班的日子里,因为要接送她,白天上班时我经常委靡不振。即便如此,我毫无怨言,一直保持着旺盛的爱情斗志。
第一次约会时的情景给我们以后的爱情之路涂上了一层浓郁的浪漫色彩。
因为时间和地点的缘故,一整天我都有些心神不宁,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谢云娜对我产生好感。午夜十二点,我应约来到生活区外面的俱乐部广场上。我打着手电,由于我的疏忽,电池即将寿终正寝,所以在我前面晃来晃去的光线十分幽暗。我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检查恋爱的必要设备。我想找个小卖部买电池时,谢云娜骑着一辆自行车翩然而至。她穿着一条碎花的淡绿色的裙子,裙裾随风舞动,使那个午夜有了一丝灵异的妩媚。她骑车的技术我不敢恭维,自行车摇摇晃晃地冲着我而来,她慌张地大呼小叫:“快拦住我,快拦住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