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可以慢些!


□ 夏 歌

  夏 歌
  原名黄继忠,一九四八年生于浙江台州市。毕业于空军政治学院,原为广州空军宣传部干部,现在广州远洋公司任职。一九八二年开始创作,已发表小说、散文一百多万字,出版有散文集《西北断简》。现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生活,其实可以放慢些,这一道理是我最近才悟出来的。
  退休后妻怕我在家寂寞,硬要拉我出去走走,于是,我们去了离居处不远的“宜家”超市。“宜家”在广州火车东站附近,是一家瑞典人办的超市,那里荟萃着琳琅满目的西洋风格的家居物品。来“宜家”的人并不一定都是为了购物,有的只是休闲式地逛一逛,看个新奇,间或信手挑一两件可买可不买的物品。我随着妻子消消停停,漫无目的地在超市转悠。说实话,在位时太忙,每天都觉得时间不够用,真的还从来没有去超市闲逛,更不知道原来逛超市也可以像参观博物馆一样放松身心让感官得到享受。出口处有饮料、烤面包等食品出售,妻去买了两份“热狗”和甜筒,我们就挨着其他顾客在超市外的一张长条椅上小憩一会儿。
  商场外飘着细雨。过堂风带有一丝寒意。这是典型的“倒春寒”天气。面包很松软,夹在面包里的粉红色香肠泛着油光,轻咬一口两齿能感受到它的张力,然后听到啪的一声,那是香肠肠衣的胀裂声,一股能调起食欲的香味便在口舌间回旋开来。这才觉察到,肚子是有点饿了。一种莫可名状的惬意感,使我像饮了一杯酒似的有点微醺,而我平时却鲜有这种体会。
  长条椅上的几位顾客,也在有滋有味地吃着“热狗”。
  偷得浮生半日闲。坐在这里,细嚼慢咽地品着“热狗”的味道,时间的速度似乎也放慢下来。第一次能听到时光的脚步声,嘀嗒,嘀嗒,一步,一步,带着一种轻蹈曼舞的旋律在我身边欲去还留;第一次能触摸到时间的质感,像吃橘子一样,嘀嗒,嘀嗒,一瓣,一瓣,长长的过程挽着长长的滋味,感到时光悠远而绵长。没有压力,无人催促,人生静好,闲适而超然,时间的分分秒秒都浸润着享受,生命在此中恣意地得到延伸。我突然感到,生活其实是可以似这样慢些过的呀。
  只是,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让生活放慢些呢?想想自己几十年的人生历程,心里顿觉有点恍然怅然。参加工作后,我就一直在“快车道”上急驶,从军,航海,尔后又走上领导岗位,日子简直像风翻书页似的令记忆眼花缭乱。工作,成了生活的第一坐标;忙,成了生活的主旋律。每天急如星火,似乎总有顶顶重要的工作等着自己,似乎总是朝着某个目标赶呀赶呀。我喜欢读书,喜欢旅游,喜欢独处静思,但这些爱好都被繁忙的工作省略了。我的眼光总盯着远处,从来没有留心过路边的野花、青草和嗡嗡忙碌的蜜蜂,也难得有闲适的时间仰头注视天空的云彩和星月。今天复制着昨天,年头类同于岁杪。是落日来得太早,还是抵达的脚步迈得太快?转眼就到了退休的时候,才发现日子怎么这样匆匆易过。我问自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是真的生活了三百六十五天,还是仅仅生活了一天,却重复了三百六十五次?
  看街上行人如鲫,一个个或行色匆匆,或气喘吁吁,或一脸疲态,似乎人人都有急事赶着走。我方才明白,不只是我一个人独独与“慢”无缘,整个社会整个时代莫不如此。节奏,速度,效率,这些成了现代人的流行词汇。现代社会什么都讲究一个“快”字,吃饭有“快餐”,交通有“快车”,邮政有“速递”,工厂有“流水线”,通信有疾如闪电的“伊妹儿”,连婚姻也有了“爱情速配”。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生命也开始追求“快”的奇迹。婴儿出生尚未开始说话走路,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家长就不惜浪掷千金,将宝宝送到各式各样的“早教中心”开发智力。小学,中学,学生在完成超负荷功课的同时,还要被送去参加五花八门的舞蹈班、钢琴班、书法班、写作班、奥数班,巴不得快速培养出一个神童,早一日考进一流的名牌大学。等到走上社会,顿时像汇入万众参加的马拉松长跑,赶呀,追呀,连朝接夕,追名逐利,劳碌奔忙,一山望一山高,从来不知道停顿下来歇一歇,品一品,想一想。世界越来越快,据说现在已经到了10速的时代;寿命却越来越短,年届五十星辰早陨已经不是什么新闻。社会罹患了“焦虑症”、“时间病”,人人都在追求速度,一心要用最少的时间做最多的事情。
  其实,人生只是时间的消费过程,消费快了,人生就短,消费慢些,人生就长,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在西方人眼中,“快”与“慢”是对立的两面,非此即彼,彼此无法抵达,不像东方人对这两者的关系充满辩证的思维,“欲速则不达”,是看到“快”可以转变为“慢”,“磨刀不误砍柴工”,是看到“慢”可以转化为“快”。从东方式文化的深层次结构来看,这大概同佛学的“惜缘”有些关联。如影响日本文化最深的禅宗,常要人时时念想“一期一会”四个字,把人生的每一次遭际,不管是人或事物,都当成一辈子仅有一次的缘遇。生命属于每个生命个体只有一次,无论何时何事,由于抱着“此生只有一次”的心情来面对,自然对当下的任何事情都能格外珍惜,慢慢品味了。中国以往的岁月长期处于农耕社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顺着大自然的规律循环往复,不用赶,也不用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的田园生活是何其悠哉游哉。“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蓑笠翁”独钓寒江的韵味是何等悠长。只可惜,这种慢嚼慢品的生活随着工业社会的到来早已荡然无存。米兰·昆德拉感叹:“为什么缓慢的乐趣消失了呢?以前那些闲逛的人们到哪里去了呢?”“缓慢”,已经变成现代社会一种稀有的奢侈品。
分享: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