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外文摘




<a href=海外文摘图片1" />
Axis2005年2月 总第113期
封面访谈:罗恩·阿拉德(Ron Arad)
罗恩·阿拉德简历:1951年生于以色列。在耶路撒冷艺术学院毕业后前往英国。1974至1979年在AA(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学习建筑。1981年建立设计工作室“One Off”,1989年成立自己的设计团队。除了为许多家具制造商,如Kartell、Alessi和Vitra设计家具之外,他还参与设计了卡塔尔多哈的千禧屋、意大利Maserati的陈列室以及西班牙马德里的Puerta-America酒店。此外,从1997年起,罗恩·阿拉德还在英国皇家设计学院工业设计系任教。
记者:我从一些地方得知您不称自己为建筑师。2004年,在您的《Ron Arad与Matthew Collings谈话》一书中,你说顾客让你的身份更接近设计师而非建筑师,因为前者能给你更大的自由度。
阿拉德:但是当我设计一座楼的时候,我就是建筑师。仅仅是因为我还从事设计工作,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是一个建筑师。职业要求我这样。弗兰德·盖里(Frank Gehry)有一次对我说作为一个建筑师应该重视起来他就已经放弃家具设计工作了。
记者:有的人评论您的作品是艺术品。对此,您怎么想?
阿拉德:我常常想这样跨门类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不过现在,我并不再认为这里面有什么专业差异的问题。一件作品的特殊性不是由于它被安置在哪里,而是因为它自身所带来的与众不同。曾经一段时期,艺术界的人们总在面对“什么是艺术?”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它在今天再被反复讨论已经没有意义了。我想现在几乎没有人再去研究如何划分艺术的门类,因为这已经过时而且被阐述详尽了。在今天,没有一个年轻的艺术家会再去做马歇尔·杜尚(Marcel Duchamps)曾经做过的事情。我们已经可以将任何事物看成艺术了。
记者:那么您怎么看待设计呢?
阿拉德:如果我们回忆家具的历史,在20世纪50年代有一个由Jacobson、Nelson以及Saarinen发起的设计革命,直到今天我们还可以看见它的影响。我欣赏1947年Saarinen设计的椅子,再审视自己设计的椅子,我竟看不出自己作品中有什么新的东西。你可以从我的设计中发现技术的进步,但是,仅此而已。在一定时期内,革命与颠覆成为作品最重要的主题,但我不认为它在今天依然被视为设计的中心。当然,即便是这样,设计仍应是新颖的。
记者:这其中有什么不同么?
阿拉德:创造并不是仅仅像现在所做的那样。一些设计师认为给一把椅子造型已经足够了,但我却感到厌倦。你会发现,现在所有人都看腻了极简派艺术风格。我认为装饰仍然需要,但很多时候装饰做得让人失望。
记者:但是您不认为您的设计是在意图变革,是么?
阿拉德:我不认为我在这方面很擅长。我只是按照适合我的路线去工作,发明了一个与其他人不同的渠道。这就是我创作的动力。去年假期后,我有两个项目需要完成——一家酒店和一个设计博物馆。度假时,我随身带着我的电脑,可从来不用它。而当我回到办公室时,灵感却来了。我想,真正的技巧是知道哪个创意是需要贯穿始终的,而不是怎样提供许多创意,最后决定舍弃哪些。创意从来不是一个难题,我们所要做的工作是分辨哪个是好的,哪个不是。这个世界到处是人,但是你不会在地铁里与每一个人交谈。选择创意也是如此。
记者:您对单件品和大规模生产持何种态度?
阿拉德:当我开始进入设计行业时,我因为没有任何生产设备而制作了许多单品。以前我想制作单品更有趣味。但现在我对两者都很感兴趣。许多大规模生产的产品,最开始都是工作室设计出的单品。
记者:您在英国皇家设计学院授课时,是否认为教给学生如何变革是很重要的?
阿拉德:我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要变革。很有意思的是,现在老师似乎要比学生更具有颠覆性。我想那可能是因为我们总是要求把民族精神融入设计中,因此我在授课时绝不给学生灌输这些。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多元论者。我们应该引导学生并给他们足够多被选择空间。他们在巨大的压力下,因为他们认为设计出的精彩作品却不被其他人接受,也没有给他们带来成功。有些人是独唱者而有些人适合在交响乐团里演奏。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需要优秀的交响乐团。
记者:在英国,有许多人,包括设计博物馆,都在力图告诉世人什么是设计。对此,您怎么看待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