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雾透古城(组诗)


□ 廖松涛

  题记:花开满江春,香雾透古城

  武汉三月天

  三月的武汉,扎着一头雪白的樱花

  一阵微风过后,就把东湖的镜面磨平了

  我喜欢独自坐在湖边,在东湖的镜子里

  看武汉梳妆打扮。只为我一人

  我曾经徘徊在樱花树下

  怀中落满樱花。我的怀中真暖和

  天气也该暖和了吧

  我们减去冬天的衣裳,被樱花穿上

  樱花枝头减去的花朵,又被我穿上

  我们彼此穿上对方的衣裳

  桃花朵朵开

  早—天,晚—天,桃花总是要开的

  前几天,你从水路坐着船儿来

  捎来口信,今年倒春寒,恐怕花期要迟了

  话音刚落。我们的袖口的风声越来越密了

  下了场小雪,落地便化了。有孩子喊:血

  我们在桃树枝头接到血水

  男孩子们露出坏笑,女孩们害羞地跑远了

  然后季节的脸色变得红润了

  时令到了,花瓣儿包裹不住满肚子花香

  那个春天的桃花格外红艳。于是整个江城

  都穿着了半个多月的红衣裳

  蛇山夜惊魂

  有时候,我骑存卜蛇山的头上

  摩天大楼突然举起茂盛的灯火

  把黑暗驱赶到边远的地方

  我看见黑暗借着树丛的掩护

  爬上山顶,虎视山脚下的人们

  我有些FB心,我只要—下山

  就会成为黑夜虎视的对象

  至今保留的照片上有两盏灯

  像极了蛇的眼睛

  我相信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它一定吐着血红的芯子

  花落水流红

  长江若无其事地摆动尾巴

  在武汉的腹部拉开—道口子

  我曾沿着江岸打探伤情

  至今也未丈量出伤口的长度

  几座大桥似几根抛物线

  在武汉的伤口来回缝了几针

  它会在梅雨季节感染离愁

  滴得满江都是浮萍

  而我最担心两岸的桃花

  她们正值青春

  经不起尘世的风雨

  最容易落入武汉的伤口

  江流天地白

  明月照流沙。龟山和蛇山拢拢袖口

  路过的长江便瘦了三分。千条大船

  在长江的眼里,只是婴儿的摇篮罢了

  江水轻悠悠地晃动着,摇着船儿

  直到它们在自己的怀抱里睡着了

  长江也跟着睡了吧?

  翻滚的浪涛发出如雷贯耳的鼾声

  我们只是流浪的孩子,被黑夜赶着上路

  江边盛开的渔火送我们一程

  我们坚持走到江口

  看黑夜如何被大江

  一段一段地洗白

  东湖江风起

  东湖五千亩波澜壮阔的水色

  —生只愿为江风起伏

  湖边参差不齐的落木

  被季节拧出—身绿色的湖水

  它们早想在湖中归隐此生

  向着湖心垂下无边的倒影

  我看见波浪露出雪白的牙齿

  把慌忙逃离的水鸟

  修剪得影影绰绰

  秋上桂子山

  八月的桂子山

  一个小巧的香囊

  揣在武汉的怀里

  听说香囊里有桂花千棵

  佳丽三千

  秋风吹过

  天空里飘荡一半是花粉

  一半是女人的香气

  我曾偷偷走到她身边

  轻轻嗅了一口

  香味至今在我心中存留

  我做梦也想有朝一日

  打马从山下路过

  有位姑娘暗解香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香雾透古城(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