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丝绸呼唤着幻影


□ 林宋瑜


掏空自己,将一生付诸梦想、与外界隔绝的白色梦想,所有的劳作都为这个梦想,这就是蚕。我们常常面对它们叹息,并由此联想死亡、生命、以及美丽的事物。
我们去看画展,其实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记忆把它推到门前,这么清晰地月光一样地铺洒在门前,是因为一幅叫“秋夜”的油画。相信这样命名的画有无数,平凡得令你怀疑画家的才华。“秋夜”的画面是一位成熟而美丽的女子,倚靠一张简单的木椅,低垂的头,脖子很长,长得让人焦灼。肘部、含蓄的胸和微凸的臀,都有一些细细的折褶,贴紧躯体,你甚至因此可以嗅得出淡淡的幽香。就是那些细细的折褶,由暗黑的背景烘托出来,对了,这是记忆的焦点,用一些折褶衬出肌肤的感觉,衣裳包裹着细腻的肌肤,你屏息静气,期待着,寻觅着。有一点凉凉的、滑润的感觉,是肌理与色彩交织的效应。你仿佛可以感应这位女子的心思,甚至轻得像烟尘的情愫。也许与浪漫有关,也与古典有关。这就是“秋夜”,一种内心的风景。
那么薄那么轻而滑的织物的折褶,我相信是丝绸的质地,是有丝绸才具备如此的灵性。
由柔软的爬行在绿色桑叶间的昆虫吐出来的丝,那作茧自缚的蚕,拼命吞噬绿色桑叶,把自己的身体撑成半透明的粉白,然后蜷缩进自己的白房子,由身体里吐出来的丝建筑的白房子,做一个长长的梦,走向死亡与新生的梦想。
掏空自己,将一生付诸梦想,与外界隔绝的白色梦想,所有的劳作都为这个梦想,这就是蚕。我们人在常常面对它们叹息,并由此联想死亡、生命、以及美丽的事物。
我曾经将那柔韧的蚕茧一丝丝地拆整,试图理出一条漫长的雪白的丝线。这是徒劳,缠绕在手指上的蚕丝,暗中考验我的耐心和专注,我却放弃了,无论如何,我们就是难以为生活理出清晰的线,蠕动的小昆虫,却将一生的时间推移在梦想里面,向死而生,生命因此脱离曲折的苦难,沿着一条细弱得缥缈却不中断的线,它们把身躯藏在白色的梦幻中。
倾尽全部生命,用血液一样的丝,网织一个没有门的梦,洁美而且绝尘,死与生都笼罩于这白色的丝茧,如此意味深远的质地,构织成我们的丝绸布匹。
所以丝绸产生的感觉,是无与伦比的与肌肤的贴合。它轻得宛若魂魄。
我们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在诗词、画、音乐和园林庭院,强调一种称做“气韵”的东西,你无法找到气韵,你只有用心倾听,靠感觉去倾听。“气韵”就是像丝绸一样的东西,如果你正触摸到这种在生与死的缝隙间萌发的物质,你的心还不至于麻木到混沌,你会颤动的,犹如柳条掠过水面颤动。
展开丝绸布匹,一层淡色的光泽飘忽而逝,那就是我们想象的幻影了,藏在丝中的灵魂的幻影。当我们打开一些深锁多年的樟木衣箱,幻影舒展着修长的手臂,在一种陈年的香气中舞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