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类学的新视野


□ [法]马克·阿贝莱斯著黄缇萦编译

[法]马克·阿贝莱斯著 黄缇萦编译

  本文首先综述了法国和美国的人类学传统,其次揭示了两国人类学各自的演变过程及之间的差异,最后介绍了笔者近年来对政治和机构的人类学研究及有关全球化的思考。

  关键词:法国人类学 美国人类学 政治和机构的人类学研究 建构欧洲 全球化

  作者马克·阿贝莱斯(Marc Abeles),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当代人类学与跨学科研究所研究员,法国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教授。地址:IIAC,EHESS,105 boulevard Raspail 75006 Paris,France。编译者黄缇萦,女,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硕士研究生。地址:北京市,邮编100871。

  作为这样一个题目,我想先从自己的经历说起,因为正是这一点让我对人类学过去三十年中的变化有了清晰的认识。我有幸与列维-斯特劳斯( Claude Levi- Strauss)以及许多与我同辈的人类学家共事,我对列维-斯特劳斯的研究路径十分着迷,因为结构主义野心勃勃,试图对整个社会和人类心智的结构提供一个统一的解释。

  与传统哲学家处理人类纷繁现象的方式相比,结构主义可说是一场知识论革命,它使用的概念工具(比如结构)简单而有力,它的理论假设非常新奇,在语言、神话、亲属组织及其他人类心智活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各种各样的哲学理论都试图铺设连接自然科学和人文学科之间的桥梁,结构主义则尝试为两者提供一种一致的解释,而这正是人类学的意义所在:它是一门关于全人类的科学。

  列维-斯特劳斯是一位实证主义者,他渴望被人视为真正的科学家,这使得他与哲学家分道扬镳。列维-斯特劳斯是我作博士论文期间的导师,记得有一次与他见面时,我说起一篇德里达(Jacques Derrida)评论《忧郁的热带》的文章。当时我很兴奋,问他将如何回应。列维-斯特劳斯说:“我从来不看这种文章,作为人类学家,我们不需要和哲学家讨论问题。”这则轶事说明了列维-斯特劳斯对科学与非科学的区分。不过,多年后我惊奇地发现德里达和福柯( Michel Foucault)都曾在美国高校的人类学系任教。有了这一背景,我们就不难发现美国人类学家一直深受后结构主义、文化研究及后殖民主义研究的影响,而法国的人类学家则延续着莫斯(Marcel Mauss)、列维-斯特劳斯和路易·杜蒙(Louis Dumont)的传统。

  一、法、美两国人类学传统

  博厄斯(Franz Boas)是美国人类学之父,莫斯开创了法国人类学,他们通过著书立说、培养学生来影响后辈。博厄斯的追随者众多,最著名的是玛格丽特·米德( Margaret Mead);莫斯训练出了路易·杜蒙和列维-斯特劳斯两位优秀的人类学家。值得一提的是,莫斯读过博厄斯的主要著作,在《礼物》一书中他引用了博厄斯有关夸库特尔人夸富宴的材料。让莫斯感兴趣的现象是,为了获取更高的社会声望,夸库特尔人毁掉他们的所有财富。莫斯强调这种财富处理方式和现代人的经济概念是对立的,并不同意博厄斯将夸富宴解释为当地人为了偿还债务、为子女获取社会地位,反对博厄斯认为夸库特尔与现代人具有同样的经济理性的见解。莫斯认为,博厄斯用现代社会中一些经济概念,比如贷款、债务、支付、再分配,去解释夸库特尔人复杂而古老的行为,是一种民族中心主义者削足适履的做法。莫斯所作论证的最有兴趣的方面在于他强调了夸富宴的仪式象征层面,即夸富宴不是一种理性算计,而是一个被莫斯所称作的“整体的社会事实”(fait social total)。莫斯勾勒出了夸富宴的一个特性,即当地人持续毁坏有价值的东西并不符合现代人的经济理性。后来巴塔耶(George Bataille)所著《被诅咒的部分》0就是受到了莫斯的启发。有趣的是,《礼物》-书是法国和美国人类学对话的开端,尽管双方对这本著作都存在相当程度的误解。还有一点就是人类学在法国的学术界一直处于边缘位置,这和美国的状况很不相同。法国两大社会科学是历史学和社会学。法国社会学的创始人涂尔干(Durkheim)是莫斯的舅舅,他的目标就是让社会学在所有学校中获得一席之地。在涂尔干写给莫斯的信件中可以发现,他认为他的外甥是一位聪明非凡的人,却没有能力像他自己奠定社会学的地位一样,去奠定人类学的学科地位。二战之前,莫斯在民族学研究所(法国第一所人类学研究机构)授课。当时莫斯的导师是体质人类学家保罗·里维( Paul Levit)。莫斯和里维是法国人类学的先驱。莫斯培养了几位年轻人类学家,如列维-斯特劳斯、路易·杜蒙、孔多米纳(George Condominas,一位亚洲研究专家)、波尔姆(Denise Paulme)、谢夫纳(Andre Schaeffner)、苏斯戴尔(Jacques Soustelles)等。马塞尔·格里奥勒(Marcel Griaule)比这些人稍年长一些,但也受到莫斯的影响。莫斯从未作过田野调查,是一位“扶手椅上的人类学家”,其主要贡献之一是介绍了许多美国、英国和德国的人类学著作,博厄斯和马林诺夫斯基( Malinowski)都是由他介绍到法国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人类学的新视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