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了,走了


□ 余 素

今天是我二十八周岁的生日,有点迟暮美人的感伤。
又是一个人过生日。云轩为了给我盖一座北欧人所住的古堡似的屋子,去了外地打拼,他说他要让我成为古堡里的皇后,过着一种衣食无忧的快乐生活,还说男人的责任就是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过上好日子。他是实在的人,做着实实在在的事情,他也是忙碌的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都在奔忙。我在海的这边等待成为皇后的心境日渐枯萎,寂寞、孤独似乎成为一种习惯。
手机响了,收到云轩的短信:生日快乐!
他从来不善于表达自己,能记住我的生日已让我感到莫大的安慰了。他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所以他从来不记得二月十四日是什么日子,更不记得七月七日是中国的情人节。告诉他后,他很认真地记在了日记本上,过后再问他,他会说在本子上呢,我要去查一查。多可爱又多可笑的人!
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脑,邮箱里有阿琰的一封信。我迟疑着,要不要打开呢?
阿琰是我凌晨二点在聊天室里逮住的一只网虫,北大中文系毕业的,目前正在攻读经济学硕士,三十岁的单身贵族。
认识他很偶然。那是一个月华如水的晚上,凌晨一点多钟醒来,翻了几页乏味的小说,还是没有睡意,打开电脑消磨时间,聊天室里,居然还有二十多只网虫在侃大山,浏览网页,发现一个叫“纳兰明月”的,挺风趣、幽默。
纳兰明月,好名字!我喜欢诗意的独特的名字,并且只和这样的人聊天,我点击了他。
“夜雨芭蕉”对“纳兰明月”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纳兰明月”对“夜雨芭蕉”说:“明月时时有,月下芭蕉共雨露。”
“今夕何夕?试问君住长江头,还是长江尾?”
“今夜皓月当空,纳兰明月在黄河岸边观潮赏月,不知朋友可否与我共邀明月,对酒成三人乎?”
“黄河古道边——古都洛阳?朋友好雅兴,有机会一定舍命陪君子!”
“中原盛地郑州。小生斗胆问miss所在何处?”
“哦,在黄河边唱着信天游挥动羊鞭牧羊?过着一种神仙般的日子?”
“小生有南阳诸葛亮的智慧,宋玉的风采,潘安的美貌,纪晓岚的渊博,郑板桥的雅致,如此风流倜傥,才气横溢,不会与这个世界脱节的,如鱼得水得很呢!”
“呵!果然才气逼人,不会是浪得虚名吧?!”
“呵呵!你也太小看人了,有什么招数使出来让我过过招。敢问miss何方神圣?芳龄多少?”
“小女子住在东海之滨的一座海岛上,和龙宫差不多美丽的地方,至于女士的年龄嘛,这是一个秘密,而且是国际惯例哟!”
就这样,在轻松的调侃中和阿琰认识了,并保持着朋友般的联系。我们约定上网时间在网上谈文学,谈工作,也谈生活的种种无奈,似乎我们已经认识了许多年,只是分开了一段时间又相逢了而已。在生活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可以这样无拘无束地进行多方位沟通的异性,包括云轩。有人说爱情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可是我和云轩的爱情却随着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只剩下电话里空泛的问候,淡淡的,如同被稀释了的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