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忆蛙声(散文·外一篇)


□ 姜文元

文 姜文元

  一

  夏天来到了南盘江畔,天生桥处处蛙声。山,是这里的险峻;水,是这里的汹涌。可天生桥的蛙声却分明和我故乡的一样动听。

  每当傍晚,不管一天工作下来有多么辛劳,我都要独自去军营近处的山道上漫步,特别是当雨过天晴时。瞧,路边那笑逐颜开的不知名的野花,干直叶阔的芭蕉树;那青翠欲滴的竹林,还有山巅缭绕的云雾…一这一切无不令人心旷神怡。然而,最引我入胜的还是山脚水田里那由远及近的一片蛙声。蛙声哟,听到了你,就听到了亲切的乡音,你把我一下子带到了北国遥远故乡的小河边,使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儿时的情景:一只大腹便便的可爱的小青蛙曾送给我多少的喜悦呀。捉青蛙,稻田里的泥浆常把我打扮成一条小泥鳅,回到家后屁股蛋上一定印着爸爸的指印红。

  唉,现在想来孩提时的我真是太淘气了。假如有时光隧道让我再回到童年的话,我真想学孙悟空七十二变,也变成一只青蛙,加入它们的合唱团,同它们一起尽情地去唱呀,一直唱得田野的稻谷金黄、高梁脸红……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从北国长城边的潘家口水库来到天生桥的第一个夜晚。夜深了,连大山也睡熟了,可我躺在床上怎么也合不上眼睛。贵州高原险恶的盘山路,南盘江漩涡套着漩涡的急流……仍然历历在目,凄凉似毛毛虫爬上了心头。不知什么时候,我钻进睡乡,故乡的小青蛙也随之跳入我的梦境。嘎——嘎—一它说,乡情浓浓呵,南国的蛙鸣和故乡的蛙声一般动听,你要像热爱故乡一样热爱南国的河流和山岭……

  一晃儿,我来到天生桥电站建设工地两年了,真仿佛小青蛙从一个水坑跳到另一个水坑。在南盘江畔,小青蛙哟,是你那充满乡韵的歌声使我感到第二故乡跟故乡一样的亲切。啊,可爱的小生灵,在未来的岁月中,愿你的歌声常伴着我们沸腾的水电生活。

  二

  位于黔桂交界南盘江上的天生桥二级水电站,是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水电第一总队承建的国家重点工程。作为这支著名的水电之师中的一员,上面的短文是我在部队期间,于1986年7月30日发表在广西百色《右江日报》副刊上的“豆腐块”:《天生桥的蛙声》。在天生桥我曾经度过了2800多个日日夜夜,当时,南国的天生桥与遥远东北的故乡小山村成了我生命的两极。1989年8月,我从那里转业回到了家乡沈阳。随着时光的流逝,我常常回忆起那段渐行渐远的难忘岁月和曾慰藉我心灵的天生桥的蛙声。

  可能是年龄大了的缘故吧,虽然父母亲都早已不在了,可平素利用双休日,特别是在夏秋季节,我经常骑自行车回到位于长白山余脉中的故乡走走看看,跟城里人一样,乡亲们的日子现在也都过得殷实。然而,也同样是在生活好了的同时,故乡的生态状况和环境保护也出现了不容忽视的问题。在阡陌或地头,你随处可见乡亲们在种地当中用完丢弃的除草剂和杀虫剂的空瓶子。正是大量施用这些药剂的结果,傍晚,在村外的马泉河旁和洋什水库边,你再也闻不到像儿时那样响成一片的蛙声了。连白天青纱帐中也听不到大肚子蝈蝈清脆的歌唱了。故乡的田野如今几乎快成了寂静的世界。驻足故乡,我也在冥思担心:那南国天生桥的蛙声哟,你是否也像我故乡的一样,如今已成为人们对过去的回忆?

  每天置身在越长越高、‘并不断向田野扩张的喧嚣的水泥森林中,面对着周遭越来越多的城市垃圾和满街像甲壳虫般爬行的汽车,呼吸着含有大量汽车尾气的污浊空气……我真正明白了梭罗的《瓦尔登湖》为什么长久地被整个世界阅读和怀念的理由了。

  蛙声哟,你是悦耳的天籁之声,也是标志我们人类家园生态环境友好的和谐之声。为此,我也有理由坚信,有一天,在我们的乡村小河旁和水库边,在我们城市公园里有水的地方,还会响起那悦耳的蛙声。同时,在本应是蜻蜒、蝴蝶和燕子生长活动的季节里,还会随处看到许多许多它们可爱的身影……

  蒲河情思

  岁月流年,不知不觉中,我人生的阶段已迈进怀旧的年龄。于是,携妻子温故返乡到蒲河流域的山野中远足旅行,去尽享远隔俗尘的闲静,呼吸湿润新鲜的空气,便成为我们周末户外活动的经常选择。漫步徐行在蒲河岸边,我抚今追昔,情思绵绵。

  在沈阳棋盘山秀湖上游蒲河南岸一处周边既不挨村也不搭店的清僻松林里,一排排被绿树簇拥着的红墙红顶的房舍坐落在朝阳的山坡上,明丽的阳光下,飘扬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即使远远看去,那地方仍然格外地抢眼——这便是我30多年前念书的母校望滨中学。每每走近早已成为区中小学素质教育基地的母校旧址,我的思绪便禁不住立刻走进那段蹉跎岁月。从母校近旁流过的蒲河,依稀还是我记忆中每天上学经过时的模样—一自然天成的河道高高低低曲曲弯弯,岸边柳丝轻拂,清澈透明的河水时缓时湍,汩汩如诉。在环境污染严重的当今,眼前的景象实在难觅。回想起来,三载的中学时光,正赶上学校搞开门办学的年月,学校经常性地安排学生参加学工学农等各种活动,很少在课堂里上课。虽然如此,可那时不谙世事全然不知愁滋味的我们,仍然执著地每天清早就怀揣包米面饼子肩挎书包走出山村,穿过十几里地的田野,趟过蒲河,到校上学。一到夏天,蒲河两岸大片大片的密不透风的苞米、高梁、谷子等农作物的枝枝秆秆蔓蔓叶叶覆盖了田野,从山村到学校的阡陌被青葱葱的田禾遮盖淹没了。青纱帐中,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同村学生,隔不多远就只闻其声,难见形影。偶尔还从我们面前突然蹿过一只野兔。一路上,大家高吭舒怀的喊叫声,不时在三道沟的大洋山间回响。更记得,放学路上,我们在初夏蒲河畔野趣盎然的草地上逗留小憩的情景。大家兴致勃勃采摘下蒲公英茎顶伞状白絮的种子,用嘴一吹,看着它们随风团团飘向满目翠绿的广阔乡野。有时,我们选一处宽阔的河湾,打起了水漂。大家分别从河滩上找来一块块扁平的石头,接下来一个跟着一个出场。只见出场者右手持漂石侧身半蹲着将其用力掷出,漂石擦着水面成弧线连续出击多次后踉跄一下,沉入河底,激出几圈细浪。打水漂比谁打得最远,最漂亮。天近黄昏,大家也都感觉肚子饿了,这才踏上回家的小路。说来那时的我们与今天承受着沉重课业负担的中学生相比,我还真庆幸和眷恋当年那种无忧无虑所带给我们的轻松和浪漫,现在仍然认为,那也是我们人生的一段青春无悔的年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2年第11期  
更多关于“回忆蛙声(散文·外一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