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油子老兵


□ 陈佳妮

  1
  
  2006年6月7日,从书架上随便抽了本书,随手闲翻,却一眼就看到那一页:“国军第十一集团军司令长官宋希濂视察被光复的遮放镇”——那六十多年前的黑白照片上,宋长官的样子比较模糊,而他身后那个精干的士兵却看着怪面熟,仔细一看——“父亲!”我大吃一惊,忙叫家人来看,大家也都叫了起来:“太像了!”
  我盯着那位剑眉星目一身戎装的老兵看得发呆,六十年前父亲还没出生呢,祖父也无参军史。这位与父亲相貌酷似的人是谁呢?
  总之,眼前就有了些恍惚:
  中午,遮放的阳光很强,他略眯缝了一下眼睛,微皱着眉头,神情很是警觉,两手平端着一挺捷克式轻机枪,身后是一个矮个子小战士,背着沉甸甸的弹药箱,身上挂满手榴弹。
  右手轻轻地叩击着胸前一大排的皮质子弹夹。周围还有许多严肃的士兵,辎重、车辆、火炮、断壁残垣,空气里仿佛还有焦煳味,日本兵的尸体刚掩埋完,那令人恶心的腐尸臭味也还在弥漫。长官的话语激动着,冗长着,空洞了起来……
  
  2
  
  天空有些阴沉,厚重低矮的积雨云似乎擦着阔叶林在翻滚,雨林里闷热难当。
  老油子手里的机枪只停下十秒,又继续了“嗒嗒嗒”的扫射声。老油子坚信,子弹只冲着辰包去,勇敢的人是打不死的。
  停下的十秒钟里,老油子迅速换下了打红的枪管,换上另一根。这挺捷克式轻机枪现在已经是全连唯一一挺机枪,虽然枪身和二脚架有损坏,但仍然是阵地上最有分量的武器。而老油子,也是阵地上最有分量的人。
  老油子早在淞沪会战就与日军交过手了。
  日军侵华,上海老人桥血战日寇板垣师团后,国军部队减员厉害,老油子的部队就拉到一线作战,老油子说:从那时起他一直就没有害怕过。
  从1937年打到现在,老油子对日军不可战胜的无聊神话历来嗤之以鼻。
  由于经过了太多太多的战斗,也跑过太多太多的地方,老油子对鬼子兵有自己的特殊看法:大战场,大战斗,他不好说,那是指挥官们的事情,但是,你不要去想很多,只想你面前的那一个敌人,每次出手你都会面对一个人,你只跟他比,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比什么都没有用处,只能比勇敢,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比他狠,比他强,比他拼命。人这个东西,怪得很,你只要相信自己是一个老虎,勇敢地面对敌人,你一定就是老虎,战场上,不能辰。
  因此,他不怕长官、不怕鬼子、不怕子弹,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能让老油子害怕的事情。倒是他自己,让身边的人又爱又怕。怕他,是因为他脾气大,谁要是表现得胆小,他总是一顿乱骂,,爱他,因为他枪法好,瞄准哪儿打到哪儿。过去几个老兵用捷克式机枪射击比试,有一个厉害的,能击中数百米外电线杆上的瓷壶,油子老兵拿过枪,一枪就击落天上的飞鸟。他枪打得好,子弹也从来不打他,好像他是一个永远不会受伤的人。战场上,他能握着这枪牢牢地持续射击两个小时,也从不卡壳和炸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