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医保”的毒瘤


□ 叶春雷

“医保”的毒瘤
叶春雷

医院最喜欢的就是享受“医保”的病人。医院侵占“医保”病人公共资金的方式无非就是两条:检查费,西药费。无病也得给你查出个什么病来,小病也得甩开膀子,当大病医治。收入自然滚滚而来。

我是一个中学教师,在祖国最东部的一个经济比较发达的省份教书,享受“医保”,并且在住院结算中还享受公务员补助,所以我应该不害怕住医院,起码对我来说,不存在看不起病的问题。这样看来,我应该是当前医疗体制的受益者。事实也是如此,起码在经济上我不会承担过多的压力。然而,我依然对医院充满了恐惧,就拿这一次住院来说吧。由于左腹剧痛我住进了医院。医生首先问我是否享受“医保”,我说“是”,这下好了,我成了一只任医生宰割的肥羊。首先是体检。由于怀疑是肾结石,先后进行了尿检、血检、膀胱镜(一下子就是300元检查费)、X光检查、B超检查、CT扫描,最后在碎石机上又折腾了好一会,想通过碎石机来确认是否有肾结石,但在注射显影液后由于我出现不良反应而放弃。总之,是十八般武艺,统统使出来了。要知道,这些检查都是我还在剧痛之中进行的,医生毫不顾及我的疼痛,让我在各个科室来回奔波。特别是膀胱镜,一次失败又来一次,我在手术台上像杀猪一样号叫,那种钻心的疼痛足以让我铭记终身。医生的心,真是如同铁石啊!我真是感谢现在我们的医疗设备还比较有限,想一想,如果医疗设备再丰富一些,我就得挨个检查个遍,那样一来,经济损失、肉体痛苦,又不知要增加多少呢!唉,谁叫我享受“医保”呢!最后,我想问一问,难道离开了机器,医生就没法看病了吗?要是这样,什么病都是机器说了算,还要医生干吗?

折腾了大半天,什么都没有查出来,B超说左肾有少量积水,但原因根本找不到。最后还是一颗“戴芬”(去痛片)止住了我的剧痛。我想转院,医生怕我溜,说:“其实今天的所有检查都没有用,明天你再去查一个彩超,看肾脏到底有没有结石。”娘的,这明明是在耍我。没办法,只得忍气吞声,挨到明天再说。
第二天上午做了彩超(又是165元)结果是:左肾没有任何积水。双肾大小正常,无结石,膀胱无任何异常。尿道管无任何扩张。总之,一切正常。昨天一天,完全是瞎折腾,但检查费算下来,一下子就花掉了900多元。咳,真黑!
接下来是治疗。医生硬说我是急性膀胱炎,其实我左腹已经没有疼痛,这是那一颗“戴芬”起了作用。只是因为医生给我做了膀胱镜手术后,肯定擦伤了我的膀胱,医生给我插上了导尿管,这让我痛苦不已。总之,必须消炎。于是就开始输液。一共输了三天。每天两小袋,不过是头孢之类的消炎药水,共计六小袋。三天半后,我出院结算时,西药费是1119.06元。天啊,一小袋药水就是200元。然而,出院后,小便刺痛感并未消除,只是我不敢再住了。这医院简直就像是火坑,但明明是火坑,还得往里跳。我必须赶快跳出来,因为它是一个无底洞,再多钱,也会漏下去一声不响。
住进去时,是左腹疼痛,小便完全正常;出院时,左腹不疼痛了,小便却刺痛起来。这真像是一出黑色幽默。糊里糊涂地住了三天半医院,什么病也不清楚,就糊里糊涂出了院,还留下了后遗症。医药费一结算,检查费加上西药费加上住院费等等一共是2200多元,平均每天700元,这就是那每天两小袋药水的真正价值。
虽然最后结算时我只是支付了现金646.10元,但是其余部分却被医院侵吞了。那是国家、集体和我个人缴纳的医疗基金的总和,这一部分,被医院给侵吞了。所以,医院最喜欢的就是享受“医保”的病人。医院侵占“医保”病人公共资金的方式无非就是两条:检查费,西药费。无病也得给你查出个什么病来,小病也得甩开膀子,当大病医治。收入自然滚滚而来。
我想医疗制度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但是“医保”制度的改革也应该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看起来似乎“医保”人员可以高枕无忧,不会为看病发愁,但事实上,他们并没有享受到医疗的实惠,相反,却成了被医院宰割最厉害的一部分人。医院大肆侵吞他们的财产,虽然这些财产表面上看起来不需要他们自己支付,然而,这些财产的产权归他们所有,因此,医院依然侵犯了他们的私人财产,违背了受法律保护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这是一种犯罪行为。医院的院长(法人代表)应该承担法律责任。只是,似乎还没有一位享受“医保”的患者在自己被侵权后将院长告上法庭。这是整个社会法制意识还不够强烈的集中反映。
我呼吁国家关注享受“医保”的患者的正当权利。严格限制医院对患者的检查项目,该查的查,不该查的坚决不查。同时,在用药中以对症为原则,不以利润大为原则。只有这样,才能切实保证患者的合法权利,使患者看得放心,看得舒心。
而要做到这一点,患者投诉的渠道必须畅通。现在是一切由医院说了算,患者毫无发言权。如果投诉渠道畅通,医院就有怕惧。比如现在有的地方在搞“无红包医院”的挂牌活动,就很有意义。只要患者投诉,就马上摘掉它的牌子,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这样,做医生的才可以有所收敛,有所怕惧。而对于“医保”患者,医生宰割病人是在为医院创收,肯定会受到院方的保护甚至鼓励,因此,要拿掉医院这把保护伞,必须畅通投诉渠道,让国家以行政与法律的权力给患者撑腰,切实保障患者的合法权利,才可以彻底割掉医院肆意侵犯“医保”患者经济利益的大毒瘤。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