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健中故事:“江湖中学会笑傲”


□ 侯 亮

颠簸流离:从印尼到北京

14天无边无际的海洋,14天的惊涛骇浪,14天冗长难挨的单调锻炼着我的意志。
——黄健中
上个世纪40年代,赤道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的爪哇泗水市惹班镇居住着几十户华侨。他们飘洋过海,在异国求生。这里,有一户姓黄的人家小有名气。
黄健中的父亲黄光芋于上个世纪20年代离开中国,十几年苦心经营,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家业“恒源商号”。这是黄家父母以泉州人特有的智慧、胆识和勤俭经营起来的。黄健中的父母一辈子没读过书,深知没有文化的种种苦衷。因此即使在商号的鼎盛时期,他们都不鼓励后代做生意,而是希望他们长大之后能成为秀才、举人。
1947年这年,黄健中6岁。幼小的他已经敏感地觉察到家里紧张的气氛:阿爹脸上的愁云,阿妈在夜晚的叹息,仆人的不辞而别……原来,在印尼政府的排华政策下,黄家的生意急转直下,已经濒临破产边缘。经过商议,这年的初秋,父母决定带着六个儿女回唐山,而黄健中的叔叔、大哥和二哥继续在印尼做生意。
家人乘坐着芝加哥号海轮,在海上漂荡了整整14天,终于从泅水港到了福建厦门港,回到了紫云黄氏宗族世代繁衍生息的地方——泉州。在“生离”的第二年,黄健中又经历了死别——1947年的除夕之夜,阿妈去世了。
新中国建立初期,大规模的文化“扫盲运动”在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地展开。这年,黄健中9岁,刚刚能识文断字。经大家推荐,他做起了村里妇女扫盲班的小先生。刚开始,站在讲台上的黄健中还没开口说话,低下的妇女们就笑成了一片。但没几天,她们就对这个又瘦又小的先生刮目相看了。而下了课,黄健中也很快和他的“学生”打成一片。他听她们讲故事、唱儿歌、聊家长里短,他从她们那儿学会了踩石碓、踩水车……这些童年的记忆,后来都成了黄健中作品中生动而丰富的素材,于是就有了《小花》、《良家妇女》等影片中陈冲、刘晓庆踩水车、丛珊踩石碓、张伟欣织布的画面。
11岁那年,父亲送黄健中到厦门读陈嘉庚先生创办的闻名遐迩的集美中学。从泉州到集美中学,路途遥远。那时黄家家境渐衰。能送黄健中上学,父亲已是竭尽所能了。为了能节省路费,家里让大姐负责黄健中的接送。在黄健中的印象里,无论是刮风下雨、打雷闪电,姐姐总会按时出现在学校里……阿妈、大姐、村里的妇女,以至后来的自己的妻子,这些平凡而又伟大的女性让黄健中无时无刻不体味着女性的温情、无私、坚强与智慧。这样,难怪女性在黄健中的作品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了。
初中毕业后,黄健中随大哥到北京求学,考入北京一中。也许是受父母“生意”头脑的影响,他酷爱数理化,梦想当一名科学家。高中毕业时,黄健中报考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可是体检时意外发生了:他的肺部发现了一个阴影,不但不能上哈工大,还得呆在家里休养身体。在家的日子,平淡无比,幸好各种书籍让黄健中不再感到寂寞和无聊。受当时在北大中文系读书的二哥的影响,他也开始舞文弄墨。二哥见他并不是一时兴起,就拿来北大中文系的阅读书目供他参考,还告诫他读书不能太滥,应该多读名著、多读经典。从此,黄健中潜心于俄罗斯文学和法国文学的研读之中。
黄健中故事:“江湖中学会笑傲”图片1
1960年,黄健中靠着自己创作的一部描写农村青少年生活的剧本,通过了北京电影学院的人学考试。眼看就要收到录取通知书了,他的大学梦又一次破碎——正值国家经济困难时期,学校解体子。此时,胸怀志向的黄健中也有些惶恐了。

北京电影制片厂:通向电影艺术的圣殿

你只要像现在这读于年书,然后再回头看和你一起进厂的青年,肯定不一样!
——陈怀皑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一次偶然的机会,黄健中被导演崔嵬看中,被选拔到北京电影制片厂第二创作室当场记。于是,黄健中的电影生涯正式开始。

“北影”故事之一:选嘎子
上千世纪60年代,徐光耀的小说《小兵张嘎》深受欢迎。后来作者改编的剧本由崔嵬和欧阳红樱执导拍成了电影,黄健中任该片的导演助理。这段经历,使黄健中受益匪浅。
在筹拍期间,崔嵬让黄健中和其他几个年轻人负责找小演员。开始时,他们按照原小说封面所画的张嘎来挑选,因为这张封面的孩子一双炯炯的黑眸和咬着手榴弹弦的小嘴,显得天真、机敏、活泼。黄健中和其他几个人分成几个小组,带着这本小说到北京各小学、少年宫、活动站去物色小演员,每到一个单位就出示小说封面给老师们看,说明要选的小演员的特征。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