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你尝尝刀片的味道


□ 蔡楠

  白小羊手里玩弄着一个刀片。

  那是他从大人的剃须刀上拆下的剃须刀片。薄如蝉翼、两边刀锋、中间长着牙齿的那种。白小羊翻来覆去地玩弄着,一会儿把它放在掌心,一会儿把它放在手背,一会儿把它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他眯缝着眼,看着刀片的刀锋,他想用刀片去刮胡须。可惜他没有。他就把刀片伸向了前额,只轻轻一划,断发便纷纷落在了迎门桌上。

  那一年白小羊九岁,在村里读小学二年级。事情就发生在那一年夏天。那天下午上体育课,做了一遍不太准确的广播体操,班主任刘老师就让他们围着操场跑步。几圈下来,小学生们就都变成了水人儿。刘老师就说,瞧你们这副不禁晒的样子,跟猪差不多,解散,去大坑里洗澡吧!

  孩子们很雄壮地喊了一声杀——,就你追我赶猴急地往校南的大坑里狂奔。那是一个四面环苇的大坑,粗壮的苇子长得清脆而茂密,坑里的荷花也开得正艳。坑里还有不少的鱼虾,尤其是那藕花深处,小鲫鱼会撞你的腰,大青虾会扎你的腿。村里的人们没人用网去逮鱼,只是调皮的孩子们偶尔在罐头瓶里放上几块香饽饽去熏鱼,但也只是以满足逮鱼的兴趣为乐,而不是以吃鱼为乐。那年代,校南的大坑是一村孩子们嬉戏、玩耍的乐园。

  下了体育课的孩子们,此时正跑向他们的乐园。他们沿着那条窄窄的小道钻进了茂密的苇丛。他们脱去了束缚他们的裤衩背心,露出了脏脏的黑黑的小光腚,还有那嫩嫩的小鸡鸡。班里年龄最大的王宝钢一边呲着尿,一边接着尿往肚脐上抹。抹完了尿,他就把白小羊和谢花甜拽了过来,白小羊,谢花甜,来咱们比比,看谁的鸡巴大。谢花甜就坏笑着走了过去,立在比他高半头的王宝钢的一侧,俩人就抖落着小鸡鸡比长短。白小羊却用手捂着裆部绕过他俩,一下子就蹦进了清凉的水里。水花就溅了王宝钢和谢花甜一脸一身。他俩就被水花撩拨得一机灵。

  谢花甜说,白小羊这小子人瘦鸡巴小还害臊呢!

  王宝钢说,他害臊个屁?那天我听拐成子说,他和傻彩就在这芦苇丛里搞流氓来着。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拐成子都五年级了,还能说假话?

  那拐成子怎么说的?

  拐成子说那天他来洗澡,喏,也是沿着这条小道来的,刚来到大坑边儿上,就听到有人在喊,茁,茁,使大劲——,茁,茁,使大劲——。拐成子就悄默声地冲着那声音走去。你猜怎么着?白小羊她姐正在拍白小羊的屁股,白小羊正马一样骑在傻彩身上配对。你还说白小羊害臊,他才不害臊呢,他最坏了。

  谢花甜听了王宝钢的话,就吐了一口唾沫,光着屁股蹦着高地嚷,白小羊,茁茁,使大劲——,茁茁,使大劲——

  白小羊使大劲的绰号就是那时叫起来的。白小羊与傻彩配对的故事也就在校园里不胫而走。拐成子、王宝钢、谢花甜成了这个故事的总导演。起初白小羊还蒙在鼓里,直到王宝钢那首唱遍校园的主题曲流行到他这里的时候,白小羊才知道他已经陷入了一种非常尴尬的境地。那是改编的歌曲,根据一首赞美红小兵为生产队义务割猪草的歌曲改编的。那首歌曲当时很流行。事隔多年以后那首歌曲仍然恶魔一样跟着白小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