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话的制造者


□ 张 敢

  抽象表现主义是最具代表性的美国画派。很多学者都注意到了抽象表现主义在获得国际认可的过程中,美国意识形态因素所起的作用,特别是中央情报局的操纵。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抽象表现主义首先是一个纯粹的艺术运动,只是它在特定历史时期被政治利用了。本文拟就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诞生,以及它如何在美国国内逐渐获得艺术界的认可,又如何被美国政府当作冷战武器加以推广的过程进行考察,从而对抽象表现主义在西方现代艺术史上的地位做出尽可能客观的评价。
  第二次世界大战对西方艺术产生的直接影响是,西方艺术世界中心从法国巴黎转移到了美国纽约,其标志就是美国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的兴起,从而在艺术上制造了一个睥睨其余的“美国神话”。美国美术史家大卫·安法姆(David Anfam)称抽象表现主义是“艺术史特别是现代艺术史上的一个里程碑”。然而,美国美术史家芭芭拉-罗斯(BarbaraRose)在谈到20世纪初的美国美术时曾这样说:“在从英国赢得政治上的独立差不多两个世纪之后,美国在艺术上仍然是欧洲的一块殖民地。”美国美术是如何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实现了从边缘到中心的转变?抽象表现主义为什么会在西方现代美术史上拥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在考察上述问题时,很多学者都注意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那就是抽象表现主义在西方艺术界获得主导地位,恰恰处于以美苏为首的两大集团冷战的政治背景下。自20世纪70年代起,不断有西方学者对抽象表现主义与冷战的关系进行探讨。1974年,伊娃·科克罗夫特(Eva Cockroft)在《艺术论坛》发表了题为《抽象表现主义:冷战的武器》的文章,得出的结论是:“文化上的冷战政策与抽象表现主义的成功之间的联系,绝不是巧合而是很明确的。它们是由当时一些人物有意设计出的,这些人极有影响地控制着博物馆的政策,并且提倡旨在讨好欧洲知识分子的启蒙性冷战策略。”加拿大法裔艺术史家塞尔日·吉尔博(Serge Guilbaut)在1983年出版了《纽约是如何窃取现代艺术的观念的》一书,他认为抽象表现主义画家的作品表现出一种个人主义的意识形态,可与“二战”后美国出现的自由主义政治意识相比较。因此,他认为抽象表现主义被美国当作政治自由的象征,并被用来推广美国的帝国主义思想。近几年,中国学者也开始关注这个问题。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河清在2005年出版的《艺术的阴谋》一书,其中第二章主要讨论了冷战时期中央情报局对抽象表现主义的操纵和影响。
  今天,抽象表现主义与美国政府的文化冷战战略之间的关系早已为国际学术界所公认。但是,一个同样需要注意的问题是,有些学者在考察抽象表现主义成功背后的意识形态因素时,完全忽略甚至否定了它在美学上所取得的成就,认为抽象表现主义完全是由美国中央情报局一手炮制出来的。这种说法显然有失偏颇。试想,美国的中央情报局殚精竭虑地推出一个蹩脚画派作为美国文化自由的象征,并且还得到了拥有深厚艺术传统和经历过近半个世纪现代艺术探索的欧洲各国艺术界的承认和追捧,这怎么可能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