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佛教叙事性壁画的构图形式及其内蕴理念


□ 王 耘


内容摘要:中国佛教叙事性壁画的构图形式异彩纷呈,内蕴理念极其深厚。本文认为,该构图形式主要受到过三种壁画构图形式的影响,体现为三种文化形态相互错综的现象,从而蕴藏了丰富多元的理念内容。
关键词:壁画构图形式内蕴理念

壁画的构图形式显示出创作主体之创作意念的美学品格。此意念绝非一系列与题材相应之具体物象在画面上的空间排布,而是蕴藏着主体对世界之真实存在的深层理解及灵魂诉求。肯定这一观点,将有助于我们在接受壁画时,拓展思维境域,领略更为深厚而成熟的美学意蕴。本文试图通过考查实例,探索中国佛教叙事性壁画构图形式之模式,及其内蕴于诸形式中的理念内容。
印度原始佛教叙事性壁画的构图形式及其内蕴理念在中土产生了深远影响。以《鲁鲁鹿本生》为例,该图以九色鹿本生为题材,是著名的巴尔胡特围栏立柱上的圆形浮雕图像,刻画了九色鹿本生的三个故事情节:在画面底部,鹿驮起溺水者,游向岸边;在画面右侧上部,溺水者指点鹿的处所,国王搭箭射鹿;在画面左侧,鹿跪立在国王面前诉说,国王合掌礼鹿。
该图之构图形式饱含深厚的原始佛学理念。依据故事情节的发展,画面的构图形式呈现为一圆形。此圆以画面底部为起点,逆时针旋转,通过终点与起点的重合,最终构成一个闭合的圆。这起码说明两点:第一,构图形式的均匀分布恰是因果缘起的写照。构图形式采用了均匀分布原则,每一场景的占有空间在画面中的比例一致。一图三景,三景将一图的面积平分。这种平分几乎是一种严格限定,每一场景所占空间并无“逾越”。故事中每一情节存在的意义,对于故事得以形成而言,比重是均衡的。换句话说,画面所呈现出的是一种前后关联的因果链。因果是原始佛学立基之本。因果的存在、性质以及向度一定是具连贯性和相互映衬的,佛陀所做的一切正是在证悟这因果的缘起空性,启发众生拔离于因果,以求解脱。因果缘起这一原则在该图的构图形式中得以体现。第二,构图形式的循环性乃践履佛法的表征。此圆形是闭合的,首尾衔接;起点亦即终点,终点亦即起点,无始无终,亦始亦终。连续性情节的排布绝非一条由始至终,类似于“矢量”的直线或曲线,而是一种以始为终,以终为始,不断循环的圆。原始佛学尚法,佛陀涅前嘱世人以三法印,要求众生非依人,乃依法。佛陀本身并非超验之神灵,实乃法之践履者。法又不是一种恒定的状态,尤其不是一种可由某种现实条件来实现,以某种有限努力来达成的状态,而是一种无始无终地拔离和超越的践履过程。此过程环环相扣、绵延不绝,正与画面的构图形式相契合。所以,该画面的构图形式及其内蕴理念充分表现的同时,其终极追寻也得以真实传达。此类构图形式在中土并不鲜见。如《萨太子本生》,为敦煌第254窟南壁北魏时期作品。在这幅壁画中,构图以画面上部中央为起点,向右旋转,形成一顺时针走向的圆,可依次目睹三太子思维、引颈、坠崖、虎食太子、众人呼号、起塔等环节。从构图形式上看,该图与《鲁鲁鹿本生》属同一类型。这种构图形式的流行显然不是偶然的,而是在内蕴理念驱使下的刻意安排。全属印度的构图形式跨越了时空界限,对中国佛教的叙事性壁画产生过巨大影响。运用此类构图形式的中国佛教叙事性壁画,也便因此显现出内蕴深刻的原始佛教意涵。
中国佛教叙事性壁画的构图形式及其内蕴理念对中国本土壁画传统的继承亦显而易见。汉画像石提供了佛教传入中土以前,中国本土壁画传统构图形式的历史线索。体现于汉画像石的叙事性作品主要包括神话和历史故事两种题材。神话题材如羿射十日图(河南南阳出土),在这幅图中,作者仅选取后羿张弓射日的顷刻来表现整个故事,而对十日并出、民无食、羿受命以及射日后的场景不予表现。在汉画像石中,这种用冲突最为激烈的一幕来代表事件从发生发展到结束的过程的做法,可谓屡见不鲜。
这种构图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本土文化的特点。该构图形式通常将时间性的线索凝聚为一“点”,以点代线,以单幕场景透视和引发全息世界,凸显因情节推动所导致的戏剧性高潮,凭借聚焦矛盾满足人的审美需要。构图形式潜藏着双重意涵:首先,构图形式中的“焦点”体现出文化上的对峙原则。画面选取的场景—将射而未射给人以巨大的解释和想象空间。这一场景中,后羿与其所射之日构成强烈对峙关系。若射之行为尚未发生或业已完成,这种对峙关系都将被弱化。正是由于这一强烈对峙关系,画面具有一种特殊张力。对峙性原则来自中土“和而不同”的理念。中土文化形态中,此在形态与彼在形态往往具有一种相互对峙、和而不同的关系。如人性之善恶,人性或善或恶,然善为拒恶守诚之充分可能,恶乃趋善起伪之必要条件,善恶对峙,和而不同,这一原则在该构图形式中得到体现。其次,构图形式中的“以点带线”原则又隐含着一种直觉性特征。创作主体认为,仅需提供惟一的场景,观者自可了解事件全盘。这种做法是具有冒险性的,它不仅要求观者对故事情节已经相当熟悉,而且隐含一种倾向,即人们拒绝通过知性原则把握事件细节,而期望用某种经验性直觉领会世界于时间性上的敞开。中土文化正是一种直觉文化形态。人们虽把世界分为形上之道和形下之器,但却每每通过道器间的“象”来体验世界,叩问真谛。人们笃信“断面”的存在,通过与“此在”照面,确立自身的存在。故构图形式显然具有深厚的中土文化形态品格,类似的构图形式在中国佛教叙事性壁画中仍然可见。
分享: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