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色系(组诗)


□ 梅笛

文一梅笛

  白房子

一间涂漆的白房子

我不能打开它里面的早晨和夜晚

那不过是一间微小的房子

被什么推到如此远

一条蚯蚓小路让它与外界有了关联

我取出记忆里的向日葵花盘、转轮手枪、

紫檀匣子、麦粒、钟声。

应和这阳光切割灰尘的声音、

风亲吻田垄的呼吸

一间涂漆的白房子

我没有喝过它窗前的井水

甚至没见过它美丽的主人

但,它那么绰约

在这个浮躁的尘世间

一下就抓紧了我的心

  一块移动的破布

如果他不是在动

我会认定那是一块破布

搭在垃圾箱的一侧。很显然

他和垃圾是一个色系

接下来你要想到关键词“寻找”

我想补充一点,寻找只是他的一个朴素习惯。

我不怀疑他是我的兄弟或姐妹

在父母的掌心站立过。可是目前

不是我羞于把他认出来

是他已不肯认识我。

他显得与外界格格不入。这并不影响

他成为父亲或母亲

成为一支迎风流泪的蜡烛。他挺了一下腰

我确信他下一个目标已经形成

不然他接下来的行走不会

那么淡定。很快地,

他又搭在另一个垃圾箱的侧面了。

  放蜂人

他停在黄昏附近,那个叫天涯的地方

或许,他还向着更远的地方

走动。

我找不出关于他的任何记载

但是我知道,他是父亲或儿子

想拿回一个甜蜜的祖国

我是一个被判终生孤独的人,那么他

是不是被判了终生流放

我不追究意义。所以我按原路

返回。那么他呢

我站在城乡交接的部位,

脚下除了岩石就是漏洞。那么他呢

参照什么存在

那么松松垮垮的

像一套被洗旧的棉质内衣

等着被一个满身烟火的女人收回

  青花词

一根晾衣绳惊扰了我大块的睡眠

我想问你

对于麻雀来说,如果飞行是天空

那么晾衣绳是大地吗

一根腐化给人看的跳舞的

晾衣绳

减去麻雀,看来是那么空荡

我找不到一种穿睡衣的

芨芨草代替蟋蟀

在深夜以深处喧哗

我其实是想说

只有一根晾衣绳停在我的失眠里

包括它领受的一切动荡

和不安。当然

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条长河的片段

但除了寂寞和不确定

它从来不愿意给我别的

深蓝

我从来没有用任何语气

说一说白玉兰

她应该是——

所有男人心目中的皇后。

不是所有的女人浑身都充满奶味

但她是

她不是女人

却对每一个女人都构成威胁

让每个女人都羞于顾盼

摔掉手中的镜子

对她

我没有使用一个美丽的词汇

像对待丈夫的情人一样

今天谈完

就不愿再谈了

【作者简介】

梅笛,原名黄辉,女,1972年生。习诗多年,有作品散见于《诗刊》、《绿风》、《鸭绿江》、《辽河》、《东三省诗歌年鉴》等。现居辽宁营口鲅鱼圈区。

责任编辑 李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2年第11期  
更多关于“色系(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