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白间


□ 林渊液

  一
  行走在琉璃厂西街。
  似乎一眼望不到尽头,古灰墙红漆柱的店子就这样大小高低错落下去。街上的人不多。我们一家子一起来的。儿子正在一个很闹的年龄,七岁。我们散漫地闲逛,脚步拖沓,脚印儿左扭右倾。
  突然,有一阵电流慢慢触及到了我,从千千万万的毛发开始,然后是眼睛鼻子嘴巴咽喉,接着下行到我的心脏,最后全身蔓延酥麻。中什么魔咒了吗,我?
  之前并没有任何伏笔。去北京是一定要去琉璃厂的,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每次都一样,没有当前的目的,也没有久远的期待,只是逛,随意地逛。关于琉璃厂的传奇和轶事多了,谁谁在一堆破烂里发现了一个明成化的官窑;谁谁以大局为重,襄助购得国宝级古字画,遏止了贩卖出境;谁谁把翁同和几十年前题写的牌匾稍微篡改了一下,重新拿出来张挂,成了茶余饭后闲谈中的一个谜;谁谁在旧书堆里,终于发现了三五张宋版残页,把年代匹配的那本补充完整。就像在一张冰梅的信笺上给友人写信,写的内容是什么,写给什么人,与冰梅的图案都关系不大,这些梅花的形状已经隐退为一张信笺的背景,连同与梅花相关的品质和诗情。琉璃厂正是这样的一张信笺,你在上面写什么,都是有着底纹的。
  经过了岁月的删改,琉璃厂还是不一样了。就像一幅古画经过photoshop图片软件系统的色阶色相、亮度明度、对比度饱和度、橡皮擦、图章仿制等等处理,已经成了现代的版本,老式的格局和意趣还在,古装的人物换了短衫,老书肆变成“中国书店”、“古籍书店”,著名老店荣宝斋、槐荫山房、萃文阁、一得阁、李福寿笔庄模样还在……图书、字画、古玩、文房四宝,不识琉璃厂的人问我,琉璃厂是做什么的?我只能拿这几个主题词出来回答,可是,我到底还是没有把琉璃厂说清楚。
  第一次带着儿子来琉璃厂。在中国书店里,要先找一本工笔的猛兽画,为他野性而顽劣的兴趣糊了口,我们才能从容地看书、找书。写到这里,忽然觉得可笑,动物园和琉璃厂的交集,就在这些动物画上面了。书画他是很少涉猎的,但因为我一路走来,买了不少的八行宣纸信笺和线装本,木刻水印的、描金洒银的,美轮美奂而又古朴天生,这情绪也便感染了他,有时请他帮忙挑选笺纸水印的印纹,兴致就更高了,问我,能否送他一本手工线装的八行本,用以抄诗。一年级的小学生,用的是铅笔。我沉吟着没有回答他,我不知道捍卫宣纸的质地,同迁就他的热情,哪一个更重要。
  信用卡里的钱一笔一笔地划出去,手里的提袋一载一载地重了,除了信笺和线装本,我还买了瓦当对联纸、书、银色和绿色两种少见的印泥。想象着在什么地方,出人不意地加盖一个银色的印章,像小孩子恶作剧一样退避一旁,偷窥对方的反应,心里的美便层层叠叠起来。
  很意外地,还在荣宝斋看了一场范曾的书画展。在二楼透过窗户望出去,署名“启功”的书法在地摊上满地滚爬,稚拙的笔致让人有一种不合时宜的静谧的绝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