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体育天地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倒地,也是一种学问


□ 熊立波

很多人,看拳是看拳手的技术和战术,看拳台胜负莫测,奇峰突起。
有些人,看拳击,就是为了看击倒!
强健的肌肉骤然紧张,硕大的拳套挟着风声在空中掠过,进攻者的闷哼声,拳头到肉的砰然声,被击者头颅后仰,脸形扭曲,强烈的顶灯下,血和汗象雨雾一样四溅开来!
除了拳击,除了击倒,还有什么别的比赛别的场景,可以给人以这样的震撼?
一时间,观者的拳头握紧了,血液沸腾了,手心出汗了,心提起来,人站起来,一声“好”不自觉从喉头进出!
击倒是一种学问。
力量,技术,速度,出拳角度和落点,捕捉战机的能力,顽强的意志,抗打能力,筑成了击倒对方的基础。要击倒对方,就要比对方强,比对方硬,比对方韧,比对方灵活而聪明。
被击倒往往是被动的。
因为无法抵抗或疏于防范,被击中失去重心,身不由己。
击倒的情况千差万别。
有的比赛,两人实力差距太大,强者一拳击出,弱者应声倒地。
有的比赛,两人水平相当,你打我十拳,我还你九拳,看谁抗得住。
有的比赛,一方占尽上风,另一方突然一个反击,命中要害,反败为胜。
还有的比赛,被击倒的人爬起来,反而KO了对方。
被击倒的人,有时候未必真的站不住了。
而没有被击倒的人,也不尽然真的未受重创。
倒地,也是一种学问。
有一些当年泰森的对手,虽然高大结实,但泰森的拳只是不小心打中了他,他就倒了。
并不是无法坚持,被击中时是退出比赛的好机会,反正再打也不免会再次或者说真的被击倒,倒不如在相对完整的时候多躺一会儿,回家数钱去。
塞尔顿和布鲁诺都有这种嫌疑。
拉多克却不是。他在和泰森的二战中顽强拼搏,并给予泰森强大的反击,站着结束了比赛。事后被查出他的颌骨已被打断。
两者反差之大,不言而喻。
大克打威廉姆斯,莱西打雷德,威廉姆斯和雷德都受尽折磨,倒地数次,直至无法再战。
克拉雷斯一战卡斯蒂洛,情况又有不同。双方的重拳多次击中对方,对方的重拳也屡屡击中自己的脑袋,卡斯蒂洛那个体积较大的头颅的抗打毕竟更强一点,克拉雷斯被击倒了两次。克拉雷斯第二次被击倒时,吐出了护齿,以被警告一次为代价,获得了宝贵的休息时间,竟然了一记惊天重拳重创放松了警惕的卡斯蒂洛,一顿强劲的组合拳彻底KO了对方。
小克打皮特,小克则一触即倒,又丝毫无伤。他小心地控制着距离和节奏,以点数胜了危险的皮特。
邹市明对古巴名将拉瓦雷斯,邹市明在点数领先的情况下,两次“巧妙”倒地,把时间耗尽,战胜对方晋级成功
凡倒地的人,正常大约有以下几种情况:
一种是被一拳击倒,无法站立。这样的倒地完全不由自主,无力反抗。滑坡严重的琼斯对塔弗尔对约翰逊都是这种情况。
另一种是以倒地来拖延时间。其他诸如鞋带松了,护齿掉了,手套胶带开了,如果是有意为之,都是同类。只不过是想借机多喘一口气,去教练身边定一定神,问一间接下去该怎么打。这种情况非常多。
还有一种是倒得干脆,起得也快。恢复能力神奇,战斗力不减。瓦格斯就曾经这样翻盘成功,克拉雷斯一战胜卡斯蒂洛也在此列。
很令人担心的一种,是被击昏了,却还无意识地站着。如果不是有围绳,他早就倒了,有时甚至是对方的左右平勾拨正了他左右歪倒的身形,沉重的上勾把他扑面而倒的趋势给止住了。这种昏而不倒,受伤惨重,对身体的伤害会很深很久。
最受人尊重的,是被打得双腿发软了,披血满面了,意识模糊了,最后那一丝清醒却告诉他还要战斗,不肯倒下那种。一战霍利菲尔德的泰森是这样,加蒂和沃德也是这样。拳技粗糙得有点可笑的毛萨,也因为在与库托和哈顿的战斗中的顽强不屈,而为世人敬佩!这种不倒,但是最不懂倒地的学问的表现,所以一定受最得的伤,挨更多的拳。
有一种人深谙倒地技术的真谛。这种人倒地是主动的消极的,他就是为了退出比赛,结束战斗。他懂得以最小的代价来完成比赛,失败和胜利都没有多大不同。可是他没有弄清楚,这样的倒地一次,他的下一场比赛,就不再值现在这个身价了,就算这个身价本来就不高。
倒地是一种学问。学精了可以少挨拳少受伤,却未必是好事。
人们永远会把掌声送给不肯倒地的勇者,而予以未遭打击就倒地者不屑的嘘声。我希望我喜欢的拳手们是可以被三拳两拳击倒,又可以很快爬起来的那种。
因为我喜欢看击倒,又不想让拳手们受太多伤害。
——我爱拳击,也爱拳手。
(责编:赵旭文)
分享:
 
摘自:搏击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