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学樱子


□ 李 琳

大学四年是住读的。全班十六名同学,八男八女。除了三名北京的之外,最北的来自哈尔滨,最南的到广州。不管是北方的狼,还是南方的小绵羊以及中原的小米加步枪,大家忽地从“黑色的七月”考进了北京城,好像一直恹恹的小竹笋在一场春雨之后“嗖嗖”得长出了几片狂喜的绿叶,把校园打扮的分外的妩媚而有生气起来。
表演系比别的系扎眼,就得比别的系多吃苦。早晨得早起练晨功。先是围着操场跑两圈,抻腰、踢腿一番。然后到表演系楼前的空地上“YE、YA、HE、HO”的吊嗓子,接着就是:“八百标兵奔北坡,北坡炮兵并排跑”地磨嘴皮子。大家都希望这三个月的复查快快过去,这样就可以成为一名正式生了。但这三个月却莫名得长了起来。新鲜感还没退去,我们就忙着入学汇报演出了。大家像是刚打上来的一网鱼,鲜活地蹦跳着,蹦跳着,眼看着三个月的刑期就满了。可是,就在这时我最要好的同学樱出事了。
那天樱神秘地被院招生办叫去了。整个上午四节课我都没见着她,心里空空的,脉跳得特别重。我预感有危险,可眼前老是晃着我和樱一同做汇报演出的小品《老鼠怕猫》。我和樱拖着布条接成的长尾巴,一前一后的摇晃着走上舞台。几十个聚光灯下,我俩有板有眼地说着:老鼠怕猫,那是谣言……樱终于回来了,她肿着一双眼。我抚着她的肤,她很瘦,我摸着了她的骨头,心里一酸说:别哭。可自己却又不争气地呜咽起来。我问她:出了什么事了?你快告诉我。她哽咽着:三个月的复查我没通过。我在南京戏校时有个处分。这次好不容易考上电影学院就托人把这份档案给改了,没想到有人红眼写了封匿名信把这事给捅了出来。我一听,也傻了。
接下来的日子好像昏天黑地,我心里怨着樱做出这种蠢事来。樱是全班女生中最漂亮的一位,形象好,专业也好,风头给她占尽了。还是在宿舍里,她的行李已经打好,小桌上空荡荡的。她为宿舍装的那面大镜子熠熠地发着寒光。我一进宿舍一下子全明白了。我第一次从她脸上读懂了沧桑,从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女孩儿的脸上。她很郑重地为我擦着眼泪。擦掉了又淌了出来。我用手握着她的手,仿佛可以给她力量似的。她却灿然一笑,眼里满满涌着晶莹,说了一句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和话:琳儿,我要回去了,我的梦就靠你来圆了。好好干,替我争口气。说完了,她终于搂住我放声大哭起来。
一个月后,樱又神奇地站在我的面前,她胖了一些。她不肯走进宿舍里,只是在走廊里约我出去吃饭。默默地在西单一家快餐店吃了饭。樱说她现在很好,在一家大公司上班。我问她在哪家,在干什么……她很快制止了我:“别问,你什么也别问。我告诉你,我现在很好就够了,我不会给你留地址,你也别找我。我有事同你联系就行了。”看她样子确实不坏。脸上红润了些,穿了一件时下很时髦的呢制长裙,一个坤包。但我感觉她并不快活,她的眼里躲躲闪闪地,好像我一看她,她就要哭出来一样。在餐厅门口我俩分了手,她的主意。她拦了一辆出租,我看着车远去,心里也开始模糊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