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州笔记


霍大道
  
  霍大道,陈州鲁台霍营人,原名银娃,四岁时,父亲受人陷害,被捕入项城县监狱,因无钱营救冤死狱中。后随母亲过活,家庭更加贫苦。因生活所迫,弟弟不满周岁就被人抱走收养,剩下母子二人讨饭度日。后来母亲改嫁,银娃跑到鲁台镇舅舅家求收留,不想妗母断然拒绝。万般无奈,他只好给财主家放牛。十岁那年,与人跑到漯河,靠扒火车卖煤挣钱糊口。
  大概是去漯河的第二年,他考进了漯河丁庄高老九的“小窝班儿”,开始了演艺生涯。师傅给他取艺名霍大道,嘱他要在演艺大道上永远不停步,成为名角儿。霍大道牢记师傅教导,起早贪黑,苦练基本功。也可能他有独特的艺术天分,模仿力极强,学甚像甚,学谁像谁,尤其是记忆力更是超群。虽不识字,但记台词又快又准。一个唱本,经师傅口传一遍,即可排练演出。十五岁那年,他开始登台演唱,颇得观众好评。有一年,丁庄“小窝班儿”在陈州太昊陵庙会唱戏,霍大道主演《斩穆成》,因其唱做俱佳,使整个庙会为之轰动。他幼时善演小生,成年后主演黑白须生。眉眼功、髯口功、水袖功、帽翅功在整个窝班中皆高人一筹。又加上他嗓音洪亮、音质好,所以观众送其雅号为“夜听五里”。据传他的高亢拖音,一气可在老式舞台上唱转三圈,使不少观众为之倾倒。在丁庄戏班时,每到一地,都点名要他主演。有一次在西平演出,霍大道因故未到,戏主当众宣布戏价减少一半。第二天,大道赶到,戏主又急忙张榜恢复全价,而且场场爆满。
  令人想不到的是,霍大道技艺高超,虽为丁庄窝班儿争得不少荣誉,但也因此惹恼了一些“同行冤家”。一天晚上,小窝班儿在周家口与人对戏,霍大道正在后台化妆时,突遭一名歹徒枪击。亏得那歹徒打偏了,子弹从耳边擦过,他才幸免一死。从此,他便离开了漯河,回到了陈州老家。
  当时陈州城里有一个王家班,号称“娃娃班”。班主叫王二周,久闻霍大道大名,听说霍大道离开了漯河回了老家,忙派人去鲁台霍营下请帖。
  霍大道进了陈州娃娃班后,仍然挂头牌。因为他在陈州爆响过,众人都还记得这个“夜听五里”。只是那时候还不知他是陈州人,现在荣归故里,自然更受家乡人的爱戴。那一年霍大道已二十五岁,但还未成家。娃娃班班主王二周的大女儿叫王丫丫,也是团里的顶梁柱,年方二十,长得端庄大方,与霍大道一见钟情。霍大道想这大概就是缘分,没想在这儿等着。若不是歹人打黑枪,自己怕是也舍不得离开丁庄戏班。这一枪打得好,想必是催我回来见丫丫的。王二周自然喜欢这门亲事,当下就给二人定了终身。
  可令人料想不到的是,为此却差点儿酿成悲剧。
  陈州城的驻防司令姓丁,叫丁大牙,五十大寿那天,请了戏班子祝寿,一眼就看中了在《打金枝》中饰演皇姑的王丫丫,当下就派人前来提亲,要纳王丫丫为五姨太。
  来戏班儿提亲的人不但带来了很厚的聘礼,而且还定下了迎亲的日子。抬聘礼的怕是一个班,全副武装,带队的是一位姓马的副官,手中握着匣枪,对着王二周一点一点地说:“就按丁司令说的办,有一点儿差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戏班的人一时间都吓傻了,怔怔地互望着,连大气都不敢出。霍大道经过打黑枪的惊恐,更是害怕。让人想不到的是,王丫丫却不惧,她对霍大道说:“你我由父母相许又有媒约签订,我就是你的人!你说怎么办?”霍大道虽然在戏台上能演英雄豪杰,但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受挫折太多,像是早已没有了反抗精神,他哭丧着脸对王丫丫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王丫丫望着他,很认真地说:“依我说,咱们马上结婚,然后你带我远走高飞!”霍大道连忙摆手说:“不行不行!若那样,会给班主和大伙留下祸端的!”王丫丫想想也是,又说:“这样吧,你我拿着婚约去丁大牙那里走一趟,就说我们已经订婚,他晚了一步!”霍大道一听要他去见丁大牙,脸色更白了,连连地说:“不中不中,那不是让你我自投罗网吗?弄不好,他敢一枪将我打死,留下你和他拜花堂!”王丫丫很不满地望了霍大道一眼说:“这不中那不行,难道你就看着别人把你的媳妇夺走!”霍大道长叹一声,无奈地说:“我真的没一点儿办法!”王丫丫这才看出霍大道是个软蛋,回首对父亲说:“你怎么能将我的一生托付给这种软骨头?”王二周见霍大道在这么多人面前没说一句硬话,也觉得没面子,问霍大道说:“大道呀,你咋连舞台上那点儿英雄气也没有呀?”霍大道为难地说:“大伯,这毕竟不是演戏,咱们身在狼窝,周围全是荷枪实弹的士兵,怎能当戏演?刚才丫丫那些话简直就和演戏的戏词儿差不多,如果我顺着竿子随她,不但不解决实际问题,怕是只能煽起众人的愤怒,然后再去拼命,惹来杀身之祸!事实上,现在最危险的只有丫丫一个人,至于我,丁大牙压根儿不知我和丫丫的事儿,所以我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人在这种时候,我认为软一点儿比硬一点儿好,因为硬了容易引起莽撞,只有软一点儿才能动心思,用智斗!”王丫丫白了霍大道一眼说:“你别为自己的害怕开脱,用智斗,你怎么斗?”霍大道不理丫丫,仍然问王二周说:“大伯,你以为这丁大牙最怕谁?”王二周想了想说:“我想他应该最怕吴大帅!”霍大道点点头说:“大伯说得对,若是吴大帅一句话,他就不敢再动丫丫的念头儿!可惜,吴大帅在郑州,离咱这儿太远。再说,咱们也不认识他,他也不会替我们说话。你再想想,除去吴大帅,在陈州一带,这丁大牙还有没有可惧的?”王二周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怕是没有了!”霍大道试探地问:“陈州县长他怕不怕?”王二周说:“他是武的,县长是文的,这年头,是文怕武,哪有武怕文之说?”霍大道此时像已恢复了正常,沉默片刻说:“看来,这丁大牙最惧的应该是不怕死的!”王二周不解地问:“你这话怎讲?”霍大道望了众人一眼,说:“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这个时候有个不怕死的人将丁大牙杀了,事情不就了结了!”王丫丫一听这话,讥讽地问:“就你那胆,还敢杀丁大牙!”霍大道看了看王丫丫,正经地说:“让我现在去杀丁大牙,我的确不敢,因为他的司令部把守甚严,怕是我还没到跟前就玩完了!咱不能莽撞,应该用智慧杀掉他!但有一条,你们要听我的指挥。”王丫丫不相信地问霍大道说:“你真的要杀丁大牙?”霍大道说:“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如果我不杀掉他,他就会抢走我媳妇,让弟兄们瞧不起,更让你瞧不起。那样,还不如死了!”王丫丫一听霍大道为自己命都不要了,很是感动,泪水当即就涌了出来,哭着对霍大道说:“刚才我是错怪了你!但我也不想让你为我而死,能不能有别的办法?”霍大道说:“你要知道,现在已没有人能救我们,除非你答应去当他的五姨太!”王丫丫抹了一把泪水说:“我认死也不会从他!今生今世,除了你,我决不会再嫁二人!如果你死了,我马上就与你一同赴黄泉!”
分享:
 
更多关于“陈州笔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