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死的“情报处长”——悼陈述


□ 江 平

陈述说,他这辈子“罪孽深重,血债累累”,演了大大小小近百个“坏蛋”。
10月1 7日,陈述走了,我不相信,我觉得他不会死。87岁的陈述自四年前中风偏瘫,一直卧病在床。中国电影百年时,他获得“优秀电影艺术家”称号。喜讯传到上海,当时他已不省人事数月,夫人李波代他从我手上接过奖牌和奖金,回家举在他的面前,大声地喊他:老爷子,你得奖了!老陈述没有动静,少顷,缓缓睁开眼睛,好像想说话但说不出来,只见他眼角溢出两行清泪——他的心里明白着呢!当时我知此事后,心说这老爷子生命力真顽强啊!

记得最后一次见到陈述,是在上影剧团成立五十周年的纪念会上,坐在轮椅上的他已经口齿不清,辨人困难.李波指着我问他:“老爷子,这是谁?”陈述挣扎着瞪大眼睛端详我好半天:“是江平吧?”
我很感动,没想到他病成这样还能认出我。我贴在他耳边喊:“老爷子,你行啊,一点儿都不湖涂!”
他笑了,口水从咧着的嘴角流了出来。李波替他去擦,他竟用手去挡,意思是我自己能行。临了憋出一句话:“我小呢,才八十四呢!”
陈述不服老,嘴硬是出了名的。当有人喊他“老头儿”时,他不乐意了:“我老啥?小呢!不信开辆摩托车来,我玩给你们瞧瞧!”每每说这话时,他似乎比当年拍《渡江侦察记》时还要神气。
陈述说,他这辈子“罪孽深重,血债累累”,演了大大小小近百个“坏蛋”,尤其是1954年和1974年两度在电影《渡江侦察记》中扮演阴险狡猾的“情报处长”,大概是要“永留骂名”了。偶尔“改邪归正”演个好人吧,也总是有点“思想问题”或是“落后情绪”,一不留神又会滑到“罪恶深渊”,真叫“恶习难改”。思来想去,我觉得大概是导演对老陈述太抱成见,认定他“不可救药”了。其实,老爷子的戏路很宽,除了鬼子汉奸特务流氓,工农兵学商各类光辉形象都塑造过,只不过坏蛋演得多些,所以,连弄堂胡同口的娃娃都叫他“坏人爷爷”。我和老爷子是忘年莫逆交,因此决定为他“平反”。正巧我有一部戏要上,于是悄声问他:“老爷子,给您昭雪怎么样?”他瞪大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让我演啥?”我说:“您还记得35年前您在电影《今天我休息》中演的理发师王师傅吗?他可是好人呢!”老头一听直点头:“是的是的,可是后来我就经常‘叛变投敌’啦!”我递给他一个我新写的剧本,告诉他这是《今天我休息》的续篇《今天我离休》,让他演的仍是那个热心服务的王师傅,只不过退休了。他一听来了劲:“好哇!这下可以翻身了!”
拍戏那几天,陈述特别高兴,每天骑着他的“助动驴”风驰电掣从沪北赶到沪南摄制组。闲暇时,还乐意和小伙子天南地北地侃大山,惹急了还和小伙子打赌,倒立拿大顶。我纳闷,老爷子精力怎能这么好?细一打听:嗨!原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老爷子要续弦结婚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更多关于“不死的“情报处长”——悼陈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