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破冰奇文《阿诗玛,你在哪里?》


□ 严 平

破冰奇文《阿诗玛,你在哪里?》
严 平

《阿诗玛》和一大批被封存的电影终于解禁,荒煤的文章也成为迎接影坛万紫千红的一簇报春花。


1978年8月,重返文坛4个月的陈荒煤应邀到昆明参加“现代文学史、现代汉语和外国文学教材编辑会议”。在一次与当地教育、文艺工作者座谈时,他提到了电影《阿诗玛》,并希望能观看这部以宣扬“恋爱至上”为罪名,被康生和“四人帮”封存了14年,至今未与观众见面的电影。他的提议得到了全场长久热烈的掌声。
会后,热情好客的当地政府把参加会议的代表邀请到石林,参加撒尼人的火把节。陈荒煤看到了耸立于石林的酷似阿诗玛的天然石像,并和那个传说中勇敢美丽的姑娘合影留念。这天夜晚,他失眠了,眼前总是闪烁着火把节上那驱邪的火把爆裂炸开的梦幻般的火星,他想到了电影《阿诗玛》的女主角以及其他创作人员的悲惨遭遇,更想到了许多仍封存于冷宫的影片,和那些背负着各种罪名的电影工作者们……怀着难以抑制的激愤和悲伤,他回到北京后,写作了他重返文艺界后第一篇关于电影的文章——《阿诗玛,你在哪里?》
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9月3日文艺版的头条。文章以犀利的笔锋批判和控诉了“四人帮”对艺术和人性的摧残,饱含着对那场灾难痛彻肺腑的悲情,并在文尾发出了深沉的呼唤:
回忆使我感到疲倦,我闭上眼睛,朦胧入睡了,但是,在耳边还似乎听到影片开始时,阿黑的呼喊声:
“阿诗玛,你在哪里?”
同时,却也听见阿诗玛回答我:
“你们来叫我,我就应声回答!”
这呼唤被许多人视为“是时代的呼唤”。
文章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回响。编辑部收到了许多读者来信,表示对文章的赞赏,并关切地询问女主角杨丽坤的情况。上海方面很快就作出了反映,报道了杨丽坤的近况。一个月后,文化部长黄镇作出了给杨丽坤平反的批示。云南省歌舞团紧急派人赶往上海,在一个精神病院里找到了杨丽坤。昔日美丽的姑娘早已面目全非,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痴呆惊恐的女人,那情景任谁都不能不黯然泪下。
杨丽坤的问题总算有了结果,人们期盼这是大批封存影片被解禁的信号。然而,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个别人还被“两个凡是”的观点束缚着手脚,媒体的舆论和人们的热切希望使他们感到了不快。他们认为荒煤的文章是对文化部施加压力。于是,责问报社为什么在发表前不打招呼,使他们“很被动”,又抓住荒煤在文章中说过去没看过影片的记忆错误大做文章。一时间风风雨雨,连担任社科院院长的胡乔木也为了要维护团结出面过问此事了。
荒煤啼笑皆非,七年的牢狱生活使他的身体留下了许多病痛,耳鸣和记忆力下降是最表面的。他看过的片子太多了,的确记不起自己曾经看过《阿诗玛》。经文化部提醒,他才弄清楚1963年底自己曾经在上海看过样片,并且当场连连称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