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讨鲁”方略


□ 邵俊峰


鲁迅逝世快七十年了。七十年铜像巍巍,定是到了该搬走这偶像的时候了吧,时下,“讨鲁”渐成时髦。考其方略,大致有四:
一是“宣言法”。这一法最简截,几个人开个会宣布:鲁迅是块又臭又硬的“老石头”,必须搬走或踢开。宣言者年轻气盛,胳膊粗腿肚子也壮,似乎一推一踢,“老石头”就粉身碎骨。只是一声呐喊之后,却又不见行动,仿佛于闹市之中几个猛士忽大喊一声:“我要放原子弹啦!”然后扬长而去。
二是“揭破隐私法”。这一法的要妙在证明“鲁迅是人不是神”,这很好;结论却是“这人其实不咋地”,这就得揭破隐私。最大的隐私莫过于“二周失和”。你说那么好的兄弟为啥失和了呢?你说一个人冬天不穿棉裤并且和他的太大从不同床并且“跟前虽然有几个女学生来来去去,怕也是只中看而不切实用”,这样的人和兄弟媳妇3住在一起意味着什么呢?于是用三流小报的手眼押鲁迅上道德法庭。用我家乡老百姓的话,这叫“扯犊子”;用雅一点的话,这叫“心中有妓奈何它”。
三是“人身攻击法”。这一法和上一法相通,不过到了韩石山先生的文章《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那里,才别开生面。韩先生先借用了一个大前提:个子矮小的人狠;小前提则是“鲁迅怎么会这么矮呢”;结论就是鲁迅格外敏感虚荣,由此心地“阴暗、狠毒、偏执”,招他惹他就“穷凶极恶”。若有人献疑,说大前提立不住结论就立不住,再反问,二三十年代浙江出了那么多个儿小的文化名人都这么狠毒吗?韩先生不管这些,他只逮住鲁迅了。而且韩先生有铁证如山:为什么鲁迅很少照全身像,“一两幅全身照,也是跟别人在一起照的”?发现了这一点,一切迎刃而解。比如“闲话事件”,鲁迅为什么“穷凶极恶”?因为洋博士们一回来,个个西装革履,气宇轩昂,鲁迅不仅身材矮小,又是活脱脱一个烟鬼形象,只要是不弱智,你想想吧。”要是冉和这些人的冢庭、婚姻生活相比,就更让鲁迅这些人心寒齿冷了”。“眼光还得放远些”呢,就是洋博士们一回来,时代就进步了,“鲁迅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气就不打一处来了,心底里那种阴暗、狠毒、偏执就要发泄出来了”。总而言之,万恶之源个子小,简直是个要命的事。幸亏鲁迅死了快七十年,倘若还活着,明白了这个理儿,必定会宽恕陈西滢而不宽恕乃母鲁太夫人的,因为生成鲁迅如此狠毒心地的概由于身材矮小,而身材矮小又是遗传所致。韩先生岂止在“鞭尸”呢。对比着一想,韩先生又定是品行方正的人了,因为读其文想见其人,那一定是昂藏七尺,须仰视才见的。
第四法也属韩先生运用得巧妙,只是因为韩先生深文周纳,弄得很复杂,因此无以名之,姑且叫“深文周纳法”吧。且说韩先生调一桶韩记狗血,泼鲁迅一头一脸卑污之后,又称赞鲁迅的文章“写得好”,“确实好”。为什么呢?因为鲁迅走的是“魏晋文章的路子”,“鲁迅的文章,是从文言文脱出来的”;而“鲁迅的文言文,那是好极了”,因此说鲁迅是新文学大师那是“简慢”了他,“说他是中国最后的一位古文大师,我想鲁迅在地下会高兴的。说不定会夸我,这小子有眼力”。本来是自个儿的武断,却让鲁迅在地下主动地“高兴”;明明是自认为独具只眼,却让鲁迅猛劲夸他,还用了很亲热的语气“这小子”,韩先生真是得意。为了证明鲁迅是古文大师,鲁迅的文章一顺溜,就成了文言文,韩先生特意给大学生们朗诵了一段《记念刘和珍君》。引文较麻烦,然而不引不行:
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学生,而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惨象,已经使我目不忍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惨像,令余目不忍视;流言,尤令余耳不忍闻,余何言哉,余由此始知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之缘由矣。沉默复沉默,非于沉默中爆发,即于沉默中灭亡。
上面是鲁迅的原文,写得“确实好”;下头是韩先生改写的“鲁迅的古文”,怎么样?鲁迅原文的头一句不大好改,略去了;以下的文字只把“我”改成“余”,“呢”改成“哉”什么的,词性都不变,意思也没变,可是怪,就这么一弄,味道变了,深广的悲愤和强悍的文气也没了。倘若鲁迅的文章就这架式,不但少不读他,老也不读他。韩先生却得意洋洋地问大学生们:“你们看像不像一段绝好的古文,说是魏晋时期哪个作家写的,你都会信的。”韩先生太小瞧大学生了吧,就是学过几十篇古文的中学生怕也未必信,说这是古文吗?还“绝好”,还“魏晋”!照这个改法,那略去的鲁迅原文的头一句也可以变成“古文”,只要把代词的“她”和“我”改成“彼”和“余”,助词的“的”改成“之”,“了”省略。岂止这一句,任何白话都可成“古文”,甚至这样的问答:“你要拉屎吗?——是的。”可改成:“汝欲出恭乎?一一然也。”“汝”若用“女”,则更地道。
其实,韩先生这样的佛头着粪,其意并不在唬大学生,而是借称赞鲁迅文章之名,坐实鲁迅是“古文大师”,白话文大师却未必,那属于有“新的人生理念”和“社会理念”的洋博士们,由此来证明“时代进步了,鲁迅落后了”。
“讨鲁”方略,四法中韩先生占了两法半,其三、四又显示了韩先生的独创性。其实都不新鲜,拢共四法都是用过的旧家什,翻翻鲁迅的著作就了然了。记得当年还有个“里通外国法”哩,尚不见今人使用,大概是因为时过境迁,用起来不顺手。但也说不定,如果从“鲁迅怎么会这么矮呢”这一逻辑起点出发,还是有文章可做的。我寄希望于韩石山先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