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插轶事


□ 王爱英

老插轶事
王爱英

按我的理解,所谓轶事就是非主流的事件,从某种意义上说,轶事更能反映鲜活的生命。——题记

风吹草低见牛羊

下乡前知青对内蒙古的认识基本是书本上的: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几乎所有的知青都误以为内蒙古就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人为地抹上了一层浪漫的色彩。1969年5月6日,我们这趟知青专列经过两天一夜的长途跋涉,终于停在内蒙古五原县的刘召车站时,那荒凉贫穷的景象使许多知青都以为下错了站。在车站广场我身边一个敏感的女生边抹着眼泪边绝望地叫着:“我们上当了,这哪里是内蒙古啊,内蒙古不是风吹草低见牛羊吗?”那个女生绝望的叫喊刺激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知青,就像炸了营一样,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孩子成群成伙地往车站外跑去,带队的人拦都拦不住。我们之所以急慌慌地向车站外跑,就是想看看车站外的风景究竟是不是“风吹草低见牛羊”,想证实心底里那点浪漫在现实中究竟还存在不存在!结果当然不存在,五原县是农区,哪里来的大草原呢?
后来有一阵子很羡慕牧区的知青,比如呼伦贝尔,比如锡林郭勒,心想都是内蒙古,人家那里有大草原,我们这边全是庄稼地,心里很不平衡。不平衡也没办法,就自己找平衡。反正我们这里也有牛羊也有马,来村里没两天我们就骑上马了,还照了相给家里寄去,有点自己安慰自己的意思。有的知青更绝,像我们知青点的W,见村里有羊群,心痒得就非要求去放羊。队长说你放羊是搭伴子——就是给老羊倌帮忙,只能给半个工。给半个工他也去,因为刚下乡那阵对工分看得不重。于是W成天头戴草帽,手持羊铲,还背着个军挎包(估计里边装着什么小说之类),挺小资地去河滩里放羊。但后来没几天他就坚持不去了,主动找到队长要求干农活,打退堂鼓的原因倒不是熬不住那苦,主要是丢不起那人。原来,在当地这搭伴子的营生向来都是十来岁的猴娃娃干的,他一个大后生做这营生也太说不过去了。从此,我们张三贵圪旦的十一个知青再没人要求去放羊。庄稼人就干庄稼活,羡慕那放羊的做甚?换句话说,再没人幻想那“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情画意了。
很多年以后我跟几位四子王旗的老知青来到了草原,那是我第一次到牧区,天苍苍野茫茫确实很美。回返时我们的车不小心陷在沙窝子里,那几个老知青借来了铁锹,轮番上阵挖土不止,但他们都是放羊出身,费了半天劲不得要领;我在五原插队时使惯了铁锹,挖渠打堰子是家常便饭,我要过锹没几下就把该挖的土平了。几个知青朋友由衷地赞叹说:到底是五原出来的。这句话说得我心里美滋滋的,我跟他们调侃说:牧区养眼,农区养力,谁也不亏。

纸条传恋情

当年,上山下乡的政策是须按一定人数的男女生比例来结成知青集体户,原则上都是一半对一半,即有几个男生就搭配几个女生。均衡得如此有含义的男女比例,无疑为以后发生浪漫的事创造了条件,不然为什么会这样组合呢?而以后的现实也证明屡有浪漫的故事发生。对这种现象没有严格的统计,但据我所知,知青集体户中结为姻缘的,多者三四对,少者一两对,当然也有一对没成的,不过平均算起来,保守地估计,每个知青点大都能造就一对夫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