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邻里公约


□ 孙春平

孙春平,男,满族,195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当过知青、铁路工人、市文联主席、省作协副主席。现居沈阳。作品曾获骏马奖、东北文学奖、辽宁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人民文学》奖、《中国作家》奖、《上海文学》奖、“金麻雀奖”等奖项。

  一

  中学教师苏立言一直对城市的迅猛扩张颇有微词。有一天,他将家里的一条小褥子铺在地板上,又拿起满满一杯水,对着小褥子淋下去,眼看着水迹迅速洇漫。夫人邹奉琴见状,急冲过来喊,你疯啦?苏立言却扬开臂膊阻挡说,听孩子们把尿床比作什么吧?叫画地图。眼下这城市扩张就好比傻小子尿床,憋了一宿的膀胱突然闸门大开,江河横泗,城市的地图确是立竿见影地大了,可国家的版图却如这个褥子,再不会大,十八亿亩耕地也很难再有增加,你说再这么折腾下去,子孙后代们可吃什么?邹奉琴说,那你也犯不着糟蹋小褥子!苏立言说,小褥子湿了,挂出去晾一晾就是。可大片的耕地被钢筋水泥压盖上,就再难得恢复啦。邹奉琴撇嘴说,你是吃饱了撑的吧?咱们成了城里人。住进了这宽敞舒适的楼房,又有什么不好?想一想那些年数九隆冬也得跑到外面蹲旱厕,我都不知是怎么过来的。苏立言摇头叹息,头发长,见识短,妇人之见啊!

  如果用经纬坐标定位,苏立言现在的家基本就在原来陋居寒舍的位置上,即使相差,也没有多远。上级领导豪言壮语,说要再打造一个新北口,昔日的小镇便很快被傻小子的那泡尿淹没了。随着那泡尿最先冲过来的是房地产商,城区整体改造,原有的居民都要搬迁,远在加拿大的女儿和在上海读大学的儿子也不知怎么一商量,就给家里打来一笔钱,说趁着动迁最好扩扩面积,一次到位,老爸早该有间自己的书房,我们回家也不想去住宾馆。老两口要的新房是三室两厅两卫,近一百四十平,听说住楼房有争三抢四之说,便宁可多花了些票子,选了三楼,与昔日的大杂院里两间小平房立时有了天壤之别。

  住进装修一新的新家,诸般都好,只是时间一长,便感觉缺少了点什么。缺什么呢?人味。以前的那个大杂院,每天早早晚晚,孩子哭,大人叫,赶上周末或节假日,男人们凑到小石桌旁,这个端来一盘菜,那个咬开一瓶酒,说说笑笑,何等热闹。苏立言的父亲原是小镇上的干部,一家人自从搬进大杂院,就再没离开过。“文革”后他准备考大学时,家里有哥有姐难得一时消停,邻家的婶娘便把叔叔撵到单位去住,腾出一间屋子让他准备功课。远亲不如近邻,昔日的那份情感,眼下的城里人还能感受得到吗?就是因为扩面积,新家一下就与那些老邻居们离远了,坐公汽也得跑上好几站。为这事,苏立言好不懊悔,说早知这样,当初不如跟老朋友们一起去了,大不了要两户小户型。正给花盆换土的邹奉琴说,只要根须还在,换换土有什么不好?这边也不是没邻居。

  重新开辟和发展根据地的想法苏立言也不是没有过,还很认真地付诸过实施,可过后想一想,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刚搬进楼房时是秋天,苏立言没事就故意去楼门外走一走站一站,远远地看有人走过来,不论男女,他都提前把笑靥备在脸上,再亲热地送上一声问候。那些新邻居们好似事前串通好了一般,或者点点头,或者应了声你也好,便匆匆而去了,有人走出老远,还鬼头鬼脑地扭头探望,似乎在观察这个准老头是发了神经还是别有所图。中秋之夜,苏立言在圆月升起之前就把小炕桌搬到了楼门外的空旷处,四周还设了几只马扎和木凳,小桌上摆了月饼、水果和一壶沏好的热茶,只盼着能像在大杂院时一样,有邻居们凑过来,一起赏月说笑。其实,他在家里餐桌上还备了一瓶道光廿五白酒和几只酒盅,只要有人提出喝两盅,他就起身回屋去取。可那天,他独自一人一直坐到月上中天,紫砂壶里的茶水早就凉透了,也没见一个邻居坐到小桌前。时有邻居从小桌前经过,他主动相邀,说难得中秋一度,一起坐坐吧。年轻些的回一句,祝大叔中秋快乐,年长的道一声老弟好雅兴,便都离去了,真正理解苏立言心情的可能只有隔窗而望的老伴了,邹奉琴从楼里跑下来,对他小声责怪,说你就别热脸专挨冷屁股,自讨没趣了,快回家吧。苏立言拉住老伴的手说.那你就陪我坐坐。邹奉琴却不坐,说你闺女刚从加拿大打来电话,说你要是再在这儿晾干鱼,她明天就飞回来陪你这个老小孩。要不,我这就去把咱家的老铜盆翻出来,敲几声,招呼人们来看看你耍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