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了那一声清脆的“表哥”


□ 王国平

《理发师》一出世,无法避免飞短流长。
陈逸飞与姜文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冲撞,使得电影的拍摄半道搁浅,不仅大伤和气,而且造成投资的“无价值流失”。待陈逸飞重振旗鼓,决心再战,造物弄人,由于劳累过度而远走天国,“人已逝,空悲切”。似乎可以这样说,对于《理发师》,电影外比电影更有故事的戏剧性与震撼力,当然,这并不是说电影自身就缺乏戏剧性与震撼力,只不过是程度上稍有差距。
为了那一声清脆的“表哥”图片1
故事的戏剧性来源于时局的不确定性。前路没有预示,后路没有来由,在历史剧变的浪潮中,正如陆平所悟,他这个小小的理发师无法把持即时的命运,更无法展望未来的方向。在抗日的时代,他因为用剃头刀杀害了日本军官而从大上海逃遁至江南小镇,在国内战争时期,他借助非常势力“扶摇直上”,从军部参谋到少校,官衔一步一步往上爬;新中国成立,他因为国民党军官的身分需要接受社会主义劳动改造。于是,欣赏《理发师》,我们也在回顾我们曾经走过的历史足迹,体会人物命运的沧桑变迁。
不确定性之外,有着确定的性格特征。历史的剧变让这个小小的理发师都是在“无意识”地招架,天性的沉郁更让他走向行事的内敛。即使在“扶摇直上”的风光时期,他想的不足借势为自己捞取什么,只是为了保全性命而已,所以他屡次要求辞职,以平民的身份成为一名下层理发师,职业的魅力让他迷恋。
在逃命的江南小镇,陆平开始游走于爱情的边缘。师叔宋丰年收留了他,更重要的是师叔有一个待嫁闺中的女儿宋嘉仪。一个是从大都市来的帅气理发师,一个只是刚刚提亲的小镇淑女,催生爱情的要素基本具备。所以电影的叙事似乎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没有必要展示爱情萌生的原因,于是没有前期的暗示,没有俗套的邂逅,直接就让他们遭遇爱情。这可以划归到《理发师》的叙事软肋之列,但同时需要明白,男女之间的爱情萌发让一部20集的滥俗电视剧来承担再也正常不过,但是这部电影不是要解决爱上的问题,而是要解决爱上了怎么办的问题。所以说与其让两个人傻傻地痴痴一望就说他们一见钟情,还不如让他们直接爱上来得痛快。
就在陆平走进宋家的时候,故事的戏刚性再次彰显。恰好这一大,宋家大闹酒席,嘉仪许配给了国民党军官叶江天。我们明明知道两个人一定会萌生情感,但是满院的残羹冷炙给这份情感蒙上了一层阴影。以后的日子,两个人慢慢接触,嘉仪直呼陆平为“表哥”。不得不说,这一声声清脆的“表哥”,是这部电影的亮点所在。演员曾黎的表演水准值得商榷,特别是面部表情的不丰富让嘉仪这个人物的性格厚度不免打折,但是她喊出的一声声“表哥”,有着江南少女的那种特有的嗔怪柔情,充满了无尽的诱惑与想像的空间。电影的叙事没有明说,或许可以这样认为,正是这一声声“表哥”,让陆平身不由己地坠入爱河。当然更可以肯定地认为,正是这“表哥’声声,观众认同了嘉仪,接纳了嘉仪。
可惜,这样的呼唤并没有唤回嘉仪的回头,她甘愿成为了叶江天的偏房。这不是因为叶辽天在逼婚,像以往的电影那样,一涉及国民党军官跟平民女子结为婚姻,都是强抢为土,外加一副狰狞面目,而女子悲天恸地,悲剧气息被渲染得很是充分。叶江天不是这样,反而却有着一股儒雅之气。之所以跟他完婚,是因为这样一来,嘉仪父女都有了依靠,而且按照宋丰年的意思,官当到师长这个级别,就不容易死了。就这样,婚姻足为了实用,是为了更好地生存,而不是为了爱。嘉仪的爱在陆平那里,她有一丝无奈,于是只好责备陆平怎么不是一个师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