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快乐怀东(外一篇)


□ 方 圆

  有的人天生是乐天派,无论日子多苦、多累,每天总是乐乐哈哈的。他不仅自己每天处在幸福之中,这情绪还能感染每一个与他交往的人。怀东表弟就是这样一个人。别人问他,你这几天怎么瘦了?他说愁啊。人家问你也知道愁?他说能不愁吗?台湾至今没回归,美国又在打伊拉克,本拉登至今也没抓住,我失职啊!众人笑弯了腰,他还在那里满脸庄重。快40的人了,我还从没见他唉声叹气过。朋友们都说怀东是个快乐佛,走到哪就把笑声带到哪。
  干农活累打工累缺钱累谁不累?整天锁着眉头大作忧国忧民深沉状就不累了就有钱了就舒坦了?有地位有金钱的人多的是,也没见快乐到哪里去。幸福是一种感觉,你觉得快乐你就幸福,每天起来,面对太阳,轻声念叨几句,我不累我不苦我快乐,这一天保准很快乐。每天每天快乐,这一生不就都很快乐吗?
  怀东常对人这么说。
  几十年来,每当我生活不顺心时,我就想想怀东的小哲理,情绪能马上得到调节,这也是我经常思念怀东的原因。
  怀东上学很不用功。不受约束、随心所欲的性格从小就能看出来。怀娟姐上小学时,怀东才4岁,背着拖到地的书包跑得比怀娟还快。上课了,老师吆喝大家坐好听课,怀东也一本正经地在墙角处坐好。老师开始讲课,三五分钟吧,怀东就坐够了,呼地站起来脆声嗓门压过老师:“李化中,闯关东,拔人萝卜拔人葱,叫人逮住使屁嘣,嘣出油来点上灯。”李化中是台上讲课的老师,学生们哄笑,李老师满脸通红厉喝:再胡说叫你家走。怀东拖起书包就走,边走边说,正好我不想上了。哄笑中,怀东一边念叨着自编的“李化中闯关东”的歌谣一边往家走,回家一看铁将军把门,只好又喊着歌谣走回学校进教室坐下作听课状。
  怀东初中毕业后曾去牡丹江我三姨家待了一年,因不服水土,又回老家发展。
  怀东很讲义气,他长年在外打工,每次回来,有时能拿着现钱,有时两手空空。有来找他借钱的,他从没推脱的时候。确实没有,他让别人稍等,他再出去找人借了跑回来再借给人家。家人不解,说没有就是没有,和人明说就是。他说,人都有难的时候,七尺高的大老爷们开回口不容易,咱怎么忍心说没有呢。
  后来,怀东到了淄博的一个耐火材料厂上班。由于他勤快、正直、风趣、幽默,深得领导和工友们的敬重。大前年一垛耐火砖倒塌,把他的大腿骨砸折了。听到消息后,我马上和妻子赶到淄博去看他。赶到骨科医院时,他的伤腿已打石膏固定好,人还是那么乐乐哈哈。我问他怎么样,他说没事没事,刚才联合国秘书长来电话了,向我表示慰问。只说了三句话:第一句:听说你砸伤了,我心疼地三天没吃一口饭,没喝一滴酒。第二句:他将马上派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拿最好的药来中国,并带来一只老母鸡。这只老母鸡是俄罗斯总统普京从美国小布什家偷来送给他的,他没舍得吃一口。第三句:他马上派他的外交助理刘明英女士来看望我。这不,刚放下电话呢,刘明英女士就到了。刘明英是我妻子,一听这话笑着说,怀东啊,安南还要派一支歌舞团来为你慰问演出呢。他很生气地说,这个安南呀,和他说过多少遍了他就是不听,这样搞影响不好嘛。来就来吧下不为例。快打电话告诉他,帕瓦罗帝就别来了,昨晚上在电话里给我一气唱了200首歌,震得我耳朵还疼呢。同室的病友们都笑着说,你这个表弟啊,这些天把我们这个病房感染得乐翻了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