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年(外六首)


□ 吴庆钧

  我已经把自己,交给时间

  任凭它无情的雕琢

  给我眼角眉梢刻上皱纹

  在我心头不断增加负荷

  迫使我向生活弯腰、低头

  春花秋雨,我错失了不少良宵

  不过是一回眸,青山已老

  岁月蹉跎中

  我不过是趴伏在一片树叶上的小蚂蚁

  随时有可能坠入时间的河流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 我终会放弃挣扎

  你的某根头发,不经意间

  被某一阵秋风刮白

  凝结成冬季的霜,我心里的结

  执手的日子,我们疲惫无力

  当我老死的时候,我还会回想起

  在一个纯真的夜晚

  我们都把自己交给了时间

  任它宰割

  夏夜静悄悄

  似乎,时间停止了跳动

  只有蛙声从窗外挤进来

  和我的心共鸣

  这一刻,午夜一点

  一首诗歌刚开头

  一段往事刚复苏

  夏夜静悄悄

  一些情愫蠢蠢欲动

  其实,我就这样一直枯坐着

  灵感

  我需要的正是这种激情

  在我提起笔的时候

  冲开疲惫投入怀抱

  我怀抱这样的激情

  写灿烂灵动的诗句

  我需要的正是这种勇气

  在我展开纸的时候

  击碎胆怯涌入心头

  我心怀这样的勇气

  走风雨兼程的道路

  红颜知己

  我一直渴望

  能有这样一个

  红颜知己

  像诗经中的女子

  那般温顺 那般端庄

  我们可以 互相吐露心事

  委屈时 也可相拥哭泣

  秋风起的时候 漫步街头

  在暧昧的灯光下喝诗意的咖啡

  甚至 一起去开房

  什么也不做

  躺在床上 默默的听彼此的心跳

  她对得起她的丈夫

  我对得起我的妻子

  老人

  坐在这个午后,孤零零的

  在村庄的阴影里沉默

  用一支接一支的草烟

  打发被忽视的晚年

  他是有儿女的

  儿女在远方,目光顾及不到的地方

  只能守着大山

  朝朝暮暮的期盼

  或许,村庄已经把他遗忘了

  嚼着自己的寂寞

  他僵硬而笨拙的身体

  很容易让人想起

  一抔黄土和一块墓碑

  我的生活状态

  对我目前的生活状态,我比较满意

  不识达官显贵,不喝酒应酬

  不求做官发财,不溜须拍马

  白天上班,夜晚上网,偶尔写诗

  我就一小民工,心直口快

  靠苦力吃饭,不怕得罪人

  流一滴汗水换一分钱

  不怕背上贪污受贿的罪名

  没有钱包养情人,没机会出轨

  吃不起海参鲍鱼,也吃不来

  啃洋芋的嘴,说的是底层人的话

  因此,我不必要虚伪

  没有车开,喝酒也不怕交警

  没有住房,天涯流浪遍处家

  吃粗粮讲粗话,不故弄玄虚

  偶尔买张彩票,权当

  到张瞎子那里算了一卦

  拾垃圾的老太太

  大清早,她就守在垃圾筒旁边

  手里攥着分不清颜色的布袋

  和一米长的竹竿

  蓬乱的头发花白 遮住了

  这座城市的良知

  散发着恶臭的垃圾 苍蝇飞舞

  她用枯树枝一般的手

  把饮料瓶和报纸装进布袋

  毫不避讳污秽的卫生巾或者花短裤

  在路人鄙夷的目光底下

  从从容容

  作者简介:吴庆钧,男,出生于1985年,昭通市巧家县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流年(外六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