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能对苦难视而不见


□ 王 陈

  劳元律师事务所门口出现了一个拎着马扎。带着水和干粮的奇怪老头。他一大早就来,坐在门口,一言不发 事务所的人把他请进去问他有何贵干,老头说想请律师帮他伸冤,他絮絮叨叨翻来覆去就两句话,律师们甚至连听他说完的耐心都没有三言两语把他对付走,大家继续忙自己的事,等到下班出门 却发现老头竟然还在门口坐着。
  不能对苦难视而不见图片1
  不怪律师们没心情管老头的事;自打事务所出了名,业务量那是与日俱增,最近还有机会竞标某国外大公司的代理,光代理费一年就是一百多万、
  老头叫汪成,他翻出来的是三十多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1968年12月15日,农历十一月十五,汪成下班回家,路过小河滩,被人当作强奸犯抓起来,判了两年徒刑,汪成坚持说自己没干那事三十年后的今天,他要为自已把清白讨回来。
  弄明白事情的原委,事务所分成了两派意见 陈芳动了恻隐之心:“他什么都没有,就想要个清白的名声。”刘元不干:“咱们要花多少人力物力啊!而且现在是商品社会,凡事都要讲究成本核算。”
  其实不用复杂的成本核算,这件事值不值得做,一眼就能看出来汪成每月退休工资600多元,绝对付不起高昂代理费,他的案子年代久远,又正值文化大革命期间,公检法受到冲击,都停止了正常办公,给汪成判刑的是“革命审判委员会,关押他的是“生建六十三指挥部”,这两个机构现在都不存在了,要证明汪成所说的冤案是否存在过都极其困难,更别说翻案了。
  故事在这样一种“绝境”中开了头,中间经过无数次的机织巧台和柳昭花明,最终到达大家都希望看到的鲒局,身患绝症只剩下二个月生命的汪成终于拿到能为他洗脱罪名的一纸证明,他死而无憾了。
  然而,这个结尾却无论如何不能够让我沉重的心情重新变轻松起来不错,汪成是讨回了自己的清白,可是,是不是所有的遗憾都随着这个“清白”的到来而得到弥补了呢,我想,远远不是,整个社会对个休苦难的漠视,冤假错案的制造者尚未受到正义的审判诬陷省面无愧色地活在基于他人苦难之上的安逸生活里,对那段历史集体性的选择性遗忘,毁掉某个人一生的错判,三十年后用一纸证明即可轻易纠正,不知道是我们太容易满足,还是我们的社会能给予人们的大少。“清白”只能给一个临终老人以心理的安慰,错判给他带来的身心摧残,以及那场浩劫给整个民族带来的精神和文化伤害郁还没有被正视……
  《还我洁白》用,种聪明的视角,审视了今天的人们对待那个时期的忠度从而为我们间扭提供了问顾那段历史的机会“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吏”,诚哉斯言反之亦然,“所有当代史,都是历史”
  我们不能对苦难视而不见,个人如此,政府,民族,国家史加如此。
  责任编辑/冯 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