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什么需要和需要什么


□ 雷 达

  编者按:今年第2期,我刊发表了著名文学评论家周政保《从文学的存在理由说起——兼论小说怎样才能赢得更多的读者》一文,配发了编后语并发起了“寻找文学存在的理由”的讨论。从第4期起我们陆续刊发了一批作家、评论家和读者的讨论稿。本期我们有幸约请到当代著名作家、评论家雷达先生,特意为本刊撰写了《为什么需要和需要什么》这篇专稿,作为本次讨论的一次总结,希望引起大家对此一问题的进一步思考。
  本次讨论本期止暂告结束,谢谢所有参加及关注本次讨论的作者和读者!
  《北京文学》编辑部
  
  一
  
  今天,我们几乎每隔一段时日就情不自禁地思索这样的问题:我们今天还需要文学吗?如果需要,需要什么样的文学?文学是否陷入了现代传媒的重重围困之中,正在夹缝中求生?作为纸媒体,它的前景如何?怎样看待边缘化与中心化的关系?等等。这些原本无需证明、至少以千年为单元才成其为问题的问题,现在被如此频繁地提了出来,这本身就构成耐人寻味的问题。
  有朋友指出,“读者”是整个文学创作的关键词,否则一切无从谈起,一个作家是否接受了挑战,在创作上是否找到了自己的出路,关键全在于自己的作品是否赢得了读者。一般来说,这话是很有道理的,任何事物都必须在对象化中确立自身。但我们这样说的时候似乎忘了,读者本身也在变化,而且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姑且不谈不同读者层面的变化,仅就抽象的“读者”这一概念而言,“读者”与文学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历史性的位移,对此不可不察。
  比如,过去的人,读文学作品总要寻找深刻的思想教益,或者讲究意境韵味,一唱三叹,陶冶性灵,现在这种人越来越少了。而读文学为了找开心,看热闹,寻刺激,把文学当作消费对象,甚至一次性的,这样的人多起来了。过去的人,想抒情,首选诗歌。林黛玉就终生以诗为伴,她临死前焚稿断痴情,焚的就是诗稿。笔记小说中还记载过,有个大商人的女儿,明艳工诗,酷嗜《红楼梦》,得了忧郁症,父母认为全是红楼梦祸害了他们的女儿,就当她的面烧《红楼梦》。女儿在床上看见宝哥被烧,大哭,说“奈何杀我宝玉”,遂气绝而亡。八十年代的诗歌朗诵会上,常有人痛哭流涕,有次朗诵《将军不能这样做》,有人突然跪下了。现在的人,想抒情了,点个流行曲,什么同桌的你,真的好想你,潮湿的心,你那里下雪了吗,觉得心里好感动,无形中诗歌的地位被顶替了。过去的人,想看历史和故事,总是先找小说。现在的人,想消遣想做梦,找个光盘,看部大片,觉得很过瘾。过去,都是先看名著,对照改编影视来做判断,现在大都先看影视,才找名著来读,眼中的名著面目已被影视扭曲了,造成误读,现在许多书都是从影视套改的,这已成为发行秘诀。过去宣称“书城之外我无家”的清高读书种子很多,把文学作为传道授业解惑娱乐的主要工具的人也很多,现在就不好这样说了。这就告诉我们,时代变了,读者与文学的传统意义上的互惠互动关系变了,文学的地位和功能跟着也发生变异。由此观之,“读者”本身在今天发生了空前复杂微妙的变化,倘若单拿是否“赢得读者”作为衡量文学上成功的重要标志,未免失之简单。......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