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望夫楼


刘洪林

  一

  女人的眼泪又流了出来,男人没有一点昨夜的温柔,竟然把新婚妻子当成自己的运动员,拉着长脸凶巴巴地说:“别哭了,也不怕人家笑话。”女人幽怨地瞥他一眼,哭声没了,心更碎了,泪水汹涌起来,滔滔地流个不停。男人有点后悔,瞅着周围人不太注意,悄悄地对女人说:“婉彤,我们是出去训练,又不是不回来,你咋又哭上了?那么多人看着呢!”女人这才把眼泪一点一滴地往回收,默默地蹲下来帮助丈夫整理随身携带的东西,顺便又叮嘱几句要紧的话。

  八一滑雪队的家属们个个都怕过立冬。一过立冬,自己的男人很快就会带着运动员奔赴几千里以外的双峰雪场去训练,最多在家再守他三五天。那些年轻的女人,眼泪从立冬就开始悄悄地往下掉,一直掉到来年春天也掉不完。沈婉彤还没有这种感觉,她的哭也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是今年“五一”才跟郑明宇教练结婚,哭得有点太任性,眼泪也不分场合,说小就小,说大就大。昨天夜里还趴在丈夫身上抽抽搭搭地哭了很久,没想到临分手时又哭了,比出嫁时哭得还厉害。丈夫一走一冬天,中间也不回来看一眼,这个冬天自己可怎么过啊!当初她看上郑明宇身上那些闪闪发光的金牌和银牌,有人就提醒她说,你可千万别去当军嫂,误了青春还会误子孙。结婚不久,住在对门的苏悦对她说,你嫁给八一滑雪队的教练,不光青春少一半,冬天还得当活寡妇。她听了不以为然,还在心里偷偷地笑苏悦,你跟王友亮教练过得那么幸福,干吗非要拿活寡妇吓唬别人!现在她才知道,苏悦讲的句句都是实话。

  驻地老百姓不光知道滑雪队在国内外滑雪比赛中夺得很多金牌和银牌,更知道他们那栋普普通通的六层家属楼,每到冬天就会变成“寡妇楼”。女人们听了,有的皱眉,有的大笑,有的沉默,都等着男人们回来算总账。她们慢慢地熬着漫长的冬季,掰着手指头盼着春天早点来临。春天一到,男人们从双峰雪场返回来,她们马上脱掉厚厚的棉衣,换上花花绿绿的薄裙子,大老远地跑到大连火车站,赶紧把自己的男人接回家去算总账。沈婉彤跟丈夫还没有总账可算,要算也是度蜜月的时间太短。当初郑明宇说过,他要把自己的一生都当成蜜月过,现在还不到半年,他就把蜜月给带走了,这笔账将来一定要跟他好好算清楚。

  回家的路上,苏悦看着她红肿的双眼,故意跟她开玩笑说,挺一挺就过去了,实在挺不住,过春节我陪你上山去找他。

  每到冬天,苏悦忙得一刻也闲不着,上班不敢迟到,侍候儿子不敢马虎,照顾年迈的婆婆更不敢耽误,整天忙得焦头烂额,夜里还经常失眠,熬得没个女人样。今年她实在有点熬不住了,有一天在床上搂着丈夫的脖子说:“你今年转业吧,咱们改行干点别的,不当滑雪教练行不行?”

  王友亮还想带着队员再多拿几块金牌,要是能在冬奥会上拿块金牌,累死也甘心。他避开妻子滚烫的眼神说:“最艰难的日子都过去了,再挺几年我真不干了,到时候天天在家里陪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