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准公务员体检


□ 高 琴

准公务员体检
高 琴

  安信整个上午心神不宁,不时抬头望墙上的钟,挨到11点半,觉得弟弟安立的面试应该结束了,操起电话迫不及待地发问,考得怎样?顺利吗?安立的语调一直是那样不急不躁,说,老早考完了,我抽的是2号签,第二个就面试了。安信又问,多少分?排名前头吗?安立回答,应该还可以吧,我又不是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
  安信不放心,翻开早已准备好的老同学通信录,赶忙给市人事局考录科长袁因打电话,那头的袁因不无热情地说,你弟弟人才啊,笔试全市第一名,面试我看没问题,毕竟在基层干过,处世比一般人老练。安信依旧担忧,面试不比笔试靠硬功夫,听说弹性大得很,你帮我了解了解好吗?袁因继续开导,面试的评委大部分都是从我们事先录好的专家库里随机抽出的,外人绝对不知道。安信嘴上不肯退让,外人不知,内人呢?现在是信息时代,外人很快就知道就有后门了。袁因笑着说,你还是那个犟丫头。
  傍晚,安信叫来安立,当着弟弟面又给袁因打电话,他那一头闹哄哄的,好像是在酒桌上。他喂、喂了两声,就没有了声响。一会儿接上了,可能是出门躲到哪个角落里接听。袁因无所顾忌,声调很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正与他们一块吃饭,你弟弟面试第一名!安信激动了,一连串的谢谢你、谢谢你,好像是袁因给评上的。袁因趁机说,咱俩谁跟谁哟,差一点就睡一个窝了。安信跟着撒起娇来,还不是那时你看不上我。袁因调皮地说,你背后有一个加强连,风尘滚滚,我望不到项背啊。玩笑归玩笑,安信立马认真地发问,接下去该是准公务员体检了,告诉我在哪家医院呀?袁因半正经半玩笑地应,这不能说,否则我要挨批评的。怕她不高兴又补充,坦白地说我也不知道,体检的医院都是临时决定的!
  姐弟相视笑,两人坐到饭桌边,一人开一瓶啤酒,边吃边聊,算是小庆祝一番。安信平时一人住,丈夫远在外地的海滨城市部队里服役,要休假才能聚首。安信看着安立那结实的胸脯粗壮的胳膊,满心欢喜,禁不住说,公务员队伍若没有你这样的人才是一种遗憾。安立很自信,本当如此嘛,舍我其谁?
  作为当地报纸“百姓生活”栏目的记者,安信正在乡下暗访。某村农民选上村霸当村主任,有的农民说算是不错了,他派人给我送来一箱啤酒。有的反问不选他,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下去?有的很无奈,村里的“能人”只有他,别人镇不住啊。安信眯缝着眼,目光穿过院外池塘扑腾的一群鸭子,遥望远处一派葱绿的庄稼,谁有勇气打破这平稳有序的日子?农村的民主氛围远未建立起来!
  “叽喳、叽喳”清脆的鸟鸣声叫起来,这是安信的手机彩铃,她从挎包里掏出手机,是安立来的电话。
  我的体检出问题了,可能会被刷下来。什么?安立传来的消息像晴天霹雳,把安信给震蒙了,她重复问了几遍,你没搞错吧?!
  弟弟不知道是谁给他打的电话,这声音好像是位老同志,充满关心带有很多的遗憾。唉,天不遂人愿,你身体查出毛病,不过,公务员考不上没关系,病要悄悄治好,传出去就不好听了。简直是莫名其妙,说得不明不白,安立追问,你是谁?我体检查出什么毛病?对方不答,把电话搁下。这个神秘的电话不会是假的吧?或是姐姐的什么朋友偷偷告知?我身体有问题?不可能!但事关重大,谨慎的安立先是闭目沉思,用敏锐的脑神经搜索自己身体的每一部位,没有任何不适呀。他又细细回顾体检的整个过程,会不会有什么搞错的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