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农妇(短篇小说)


□ 尹群

  出了县城往北,紧挨着城边,是一片连一片的蔬菜大棚。如果你是坐着客车进城,远远望过来,塑料布在灿烂的阳光里白亮亮的,恍若一片宽阔的河面,准会以为县城是被一片河水环绕着。到了眼前方才看清,哪里有什么河呀,其实是城郊的菜农们扣的蔬菜大棚。县城是被塑料大棚环绕着。菜农们在塑料大棚里面劳动,外面见不到几个人影。杨新他妈跟张四轮老婆,还有王二媳妇,几个住在城边儿上的农村妇女,一年当中有大半年时间在这些塑料大棚里劳作。从种菜到收菜。先是把准备种小白菜、种水萝卜、种生菜种芹菜、种香菜臭菜的地方打成一块块的菜畦,然后撒上底肥,然后再均匀地撒上菜籽,然后培上薄薄的一层黑土,拿把喷壶喷上水,就行了。蔬菜里边,最省事的要数韭菜,韭菜只要种一年就再不用年年种了。而那些人工种植的山野菜,像婆婆丁,苣荚菜,也省事,随便把野地里挖来的根儿往地头地脑边边拉拉的空地上一栽,往后就再不用管了。这些野菜有着极强的生命力。费事的是茄子辣椒,黄瓜豆角,西红柿,大头菜,马铃薯,小葱大蒜,等等。这些蔬菜都得像种玉米种黄豆那样成垄种,先要将平整的土地趟出一根根笔直的垄,然后栽苗,然后灌水,然后锄草,然后掐尖打丫子,生虫子了还要打药,黄瓜豆角呢还要一根一根地支架子。架子怎么支?黄瓜架,豆角架,其实是一样的,挨着的两条垄,这边斜插根秫秸,那边斜插根秫秸,像人字的一撇一捺,顶端交叉处往一块儿那么一绑,便成了个“人”字架。上边。在“人”字的交叉地方,再绑根秫秸当横赏。哪有一条垄那么长的秫秸呀?那就把一根一根的秫秸接起来,看着就是一根横穿,一直从地这头通到地那头,这样就把所有单个的人字架逐一连结起来。横實主要起固定作用。一架架的豆角。一架架的黄瓜。一架挨着一架。初时,黄瓜秧,豆角秧,刚伸蔓,还看得见黄亮亮的秫秸架子,齐刷刷的,像一队队士兵迈开的双腿。慢慢慢慢,就被一片葱郁的绿色覆盖了。这时候,架子下面,可以遮阴凉。春末,一早一晚天还有点冷呢,大棚里的蔬菜就早早下来了,就开始供应市场了。品种齐全,想吃什么就有什么。一茬接一茬,一直延续到秋末。那些在市场上卖菜的小贩,须头天晚上就到大棚里把蔬菜上好,第二天起大早推到农贸市场去摆地摊。那么这些小贩子上的这些各种各样的蔬菜,也需提前预备好,采摘下来,薅下来,弄到一块儿堆。这摘也好,薅也好,加上平时的莳弄,所有的这些活计,一样一样的,扣大棚的农户自己家里那点人手怎么能忙得过来呢?于是就常年雇些附近的农村妇女。杨新他妈这些妇女每天进了大棚,干什么活儿,听候主人临时安排。也许是几个人干同样的活儿,都去摘豆角,都去摘茄子,都去抠土豆,都去砍大头菜……彼此挨得很近,这时候,几个人的话就特别稠,就会从早晨叽叽喳喳一直到晚上也不消停。也许是你上东面干这样,她上西面干那样,张四轮老婆去薅葱,王二媳妇去割韭菜,杨新他妈去摘辣椒。彼此远远地隔着蔬菜秧子,隔着豆角架子黄瓜架子,连个人影也望不见。这种时候,说话唠嗑难免会受点影响,须把调门提得高些,唠嗑就像吵架似的。若是那面的人半天没什么动静,这面的人就会觉得奇怪,就会喊上一嗓子,说喂,咋这么消停?似乎一刻也不能消停下来。一旦没人说话了,偌大个大棚里,妇女们就会觉得发毛。在这空寂的大棚里,妇女们常常无所禁忌,会肆无忌惮,开那种男人开的玩笑。比方,王二媳妇手里拿着个特长的紫茄子,冲着张四轮老婆喊,稀罕不?张四轮老婆就骂,你个小臊老婆!你家老爷们不在家,正好你自个儿留着吧!一边的杨新他妈,心情沉重的时候呢,就自己一声不吭地干自己的活,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心情好一点的时候呢就跟着笑上一阵,抿着嘴骂,这两个死鬼!塑料大棚里不透气,闷热闷热的,人一钻进大棚,汗立马就湿透了衣衫。妇女们就将衣扣解开,敞着怀,大咧咧的,拿着蔬菜叶子当扇子,呼哒呼哒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小说(上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