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古典美学中的身体及其映像


□ 刘成纪

  内容提要 身体是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以此为基点介入美学史研究,为许多经典命题的重新阐释确立了物性的根基。首先,与西方灵肉二分、以灵摄肉的观念不同,中国美学中的身体既建基于肉体,又是形神志气合一的有机生命形式。它的“身体—整体”和“身体—主体”观念影响了对人体美的判断。其次,人体与万物均被视为自然之气的凝聚。在此,所谓的“自然人化”与“人的自然化”,最根本地体现为身体与对象世界之间的互生和互化。再次,身体与世界的一体同气关系,使理解人体成为理解世界的便捷方式,也使以身体为范式重构美的自然和艺术成为可能。这种被身体建构的自然和艺术,使自然因身体化而成为审美对象,使艺术因对身体的摹拟而获得形式结构。因此,中国古典美学对自然美和艺术美的鉴赏,其真实的指向并不在自然和艺术本身,而在于从中发现了人体的映像。
  关键词 身体 自然 艺术 映像
  
  2002年,美国哲学家理查德·舒斯特曼(Richard Shusterman)的《实用主义美学》在中国出版。在这本书的末章,他提出了建立“身体美学(somaaesthetics)”的设想,并声称“受到了中国哲学和其他古代亚洲哲学的鼓励”。但是,舒斯特曼实用主义哲学的背景,明显制约了他对中国美学中身体问题的理解。在他看来,“中国文化将对身体的理论肯定与改善我们运动与人精神集中能力的实际身体训练(诸如太极拳)的发展结合起来,使我们的行为变得更加高雅,使我们的意识变得更加愉快和敏锐”。这种对身体价值的认识,对于向来重道不重技、重精神不重实用的中国美学而言,是趋于末流的。那么,中国美学中的身体是什么,它对建构中国古典美学、艺术理论到底具有什么意义?在本文中,我将试图回答这些问题,并对舒斯特曼划定的身体美学的边界进行一次东方式的拓展。
  
  一、关于身体的哲学和美学定位
  
  中国哲学在形而上层面讲天道自然,但其落脚点则是人当下的身心性命。对人存在命运的关切是中国哲学和美学的基本主题。那么,人在世间如何存在?对这一问题,我们可以从精神层面作出多种阐释,但对中国哲学而言,物理性的身体却构成了人存在的现实形态,而所谓的自我关切则最根本地表现为对人作为身体存在的关切。如《老子·第十三章》:“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对道家而言,解决这种“大患”的途径是“全德贵身”。比较言之,儒家更重视人的社会责任,但这种责任的实现,则依然以身体的直接在场和自我规训为起点。如孟子云:“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礼记·大学》云:“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
  那么,什么是中国古典美学中的身体?显然,在对人自身的认识上,中西方是存在差异的。西方哲学自毕达哥拉斯始,灵魂与肉体对立、灵魂统摄肉体是人对自身的基本认识。关于这种中西之异,法国汉学家马伯乐曾指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