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耕(散文)


□ 胡增官

中耕(散文)
胡增官

中耕有去除杂草,疏松土壤,消除土壤板结,提高地温,增强土壤的透气性,改善土壤理化性质,并能切断地表土壤毛细管,减少水分蒸发,起到蓄水保墒的作用。既保持了地面疏松干燥,减少植株周围空气相对湿度,减少发病机会,又可保持地表以下有一定的水分含量,促进根系生长。
———题 记

中耕是农事的一个环节。
秧苗下田,追过一趟肥,它们就摆出成长的姿势,见风就长,见光就蹿。明晃晃的田水,汪着秧苗的倒影随风波动,禾叶款摆的身腰如傣家女婀娜的舞蹈。隔年草根与无由存在的草籽借助肥力不合时宜地探出头来,舒展身子呼吸水田上的阳光和清凉的月光。它们不认为抢夺秧苗肥源有何不妥,跟秧苗一样攒足劲拔高,分蘖,填补田间空白,或者混进秧蔸,拉长叶子伪饰秧苗,一副似欲挂穗产粮的假模式。
中耕的过程,就是排除异己的过程。秧苗下田到吐穗灌浆成熟,得中耕三四回。晚稻头一回中耕在初秋。秋老虎淫威正劲,绝不比酷夏驯顺,这使中耕劳动挥汗如雨,大有“汗滴禾下土”的况味。
朝霞红彤彤一片,村庄里,从海边进来的淡腥的轻风驱赶着最后的晨雾。一些声音已经把村道弄得相当热闹,扛着锄耙的男人,旱烟抽得吧嗒响,移动的火星闪烁明灭,招引着人群向山上移动,人群里有大人,也有小孩,偶尔还有瘦小的我亦步亦趋,目标是番薯林。
番薯林是后山的山窝地,窄长的山窝,东西走向,坡上层层旱地种着番薯,埋着先人。藤蔓爬满垄间,浓绿泼墨似的严实遮蔽每一寸土地,仿若一张张绿毡。先人的坟茔寄居山头地尾,守望农事和劳动,守望繁衍。他们是不出门的邻居,信守某种承诺。有调皮的番薯藤蔓爬过地头,与先人亲近。那些水田落在山窝里,一丘一丘,大大小小,层层梯梯,高低错落,不规则。村人有序的日子也有了些许不规则。他们吃饭和吵架的时候撇开两脚,无名指枪管似的指着人家,张口就来“全家死光光”,如此歹毒的咒语不会用来骂家人,就连村里疯婆子春香,也不傻到这田地。骂家人懒,就说“横柴不捡,直草不抟”,语气也恶狠狠,措词却适度。懒汉的做派,农忙大白天闷在家里睡大觉,伸懒腰,哈欠打得窗户纸啪啪响。七队有一家子,夫妻俩比懒,谁也不骂谁“横柴不捡,直草不抟”,穷得几个孩子大冷天穿破单裤,脸上一块块污黑,厚得像墙灰。一笑,墙灰一块块往下掉。他们家田里的草长得风快,比禾苗高出半截,田水让邻丘的主人放走也懒得理会;禾苗跟他们家孩子似的精瘦,慵懒,皮包骨头。
在村里,懒人家不多。主妇或当家男人喊:“起床,上山中耕去。”个个都放弃睡懒觉,稍稍磨蹭些的,就会被骂作懒汉。
被催醒的孩子,揉着惺忪睡眼穿衣吃饭,跟大人上山中耕。有的孩子爱哼几句前两年流行的歌曲:“抓革命,促生产,毛主席的教导记心上。”“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