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户人家


□ 谢友鄞

大户人家
谢友鄞

  迎娶聂美玉
  
  刘家哥俩儿,在一口锅里抡马勺。正经大户是不分家的,老人在,老人主事;老人没了,长兄当父。弟兄有生异心、闹分裂的,大哥把他带进祠堂,点燃祖宗供牌前香火,一声吆喝,手下人如狼似虎扑上去,把他吊在梁柁上,像吊起一条疯狗!什么时候痛悔收心,才放你两脚落地。
  这叫根基。
  外人看大户,判断你们家能兴旺多久,敢不敢与你们家做大买卖,就瞧老大的威望。
  刘广大有威望!
  刘广大圆饼脸,浓眉毛,蓄两撇八字胡,矮墩墩身量,一看就是个信义人。在边地做买卖,欺诈只能招来杀身之祸。刘广大告诉老二:“用右手借来的钱,用右手还回去。要不,”他举起左手,朝右手一砍,“咔嚓!”刘二望着大哥软耷拉的右胳膊,眨巴眼睛,吐舌头。
  刘广大道:“老二,你心里头,笑我呢!”
  刘广大知道,刘二不怕他。哥俩儿差一轮,十二岁。刘二不会走时,在家里爬楼梯,像肥胖的蚕蛹,一拱一拱,活裆裤撑开,露出粉红的屁股蛋。刘二胳膊短,阶梯高,若一失手,叽哩骨碌滚下去,就糟了!可是,刘二爬时,谁都不能碰他。哪个敢抱起他,就会哇哇哭,用小爪子挠你的脸。刘二啪唧啪唧爬……刘广大上下楼梯,忙。老二抓住刘广大的裤脚,欢叫:“爸,爸!”
  刘广大就走不动了,蹲下来,瞅他。
  刘二仰起脸,叫:“爸!”
  刘二成了刘广大的心肝肉!
  刘二上学后,又有聂老师宠他。聂老师原来和刘广大是同学,如今是县中语文老师。她自诩辽西才女,在课堂上,经常臭别的语文老师。学生里有受聂老师气的,将她贬低同事的话打了小报告。语文教研室里,老师们拍桌子摔茶杯闹得乌烟瘴气。聂老师搞得挺邪性。
  刘家在阳镇,刘二是县中学住宿生,有的是时间,常去聂老师家玩。刘二挺仗义,说他怀疑谁谁打了小报告。聂老师笑道:“刘二,咱别小肚鸡肠,我不在乎!”
  刘二心里有点不快,好心没得好报,他倒成小人了。
  聂老师鼓励他:“刘二,好好闹吧,将来,说不定比你哥还有出息。”她像摸儿子一样,摸了摸刘二的头。
  礼拜天,刘二回家,将聂老师的话告诉大哥。刘二说:“聂老师说,咱俩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刘广大呵呵笑道:“别听她的,老二,你能有出息。”
  大哥听反了!刘二的意思,是说自己在天上。世界上的事情,真是颠来倒去。爸死后,刘广大当家。妈咽气前,叮嘱大儿子百日内娶亲,为这个大家呀!聂老师虽然是才女,活人却实在,把自己嫁给了富甲一方的商人刘广大。
  聂美玉乘船,从县城顺流而下,踏上阳镇码头后,钻进迎亲纱轿。刘家白事没过百天,红事从简,讲究一个素字。不鸣放鞭炮,不吹吹打打,前面的轿夫拱肩起步,后面的轿夫抻脖儿抬腿,屏声敛气小心翼翼。轿子蹿上白石桥,忽忽悠悠飘下去。桥头茶馆,驿传旅店,水陆货栈,车马皮铺,官翎书社,牲畜检疫站,牛羊杂碎老汤馆,市声喧嚣。刘二领轿。聂美玉掀开窗帘,说:“老二,我咋还像在水上走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