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她属于辽阔而神奇的北方大地


□ 李建军

  在当代中国作家中,迟子建属于年轻的老作家。她的写作生涯,屈指算来,垂三十年。她年少成名,笔耕不辍,著述颇丰,不仅小说创作方面成就突出,而且散文写作也自成一家。她是许多趣味倾向不同的读者和批评家都能接受的作家,也是获奖最多的作家,几乎获得了中国大陆所有的重要奖项,而“鲁迅文学奖”更是被她多次“折桂”。
  在质疑者看来,迟子建的写作迎合了流行的平均线水平的审美标准,正因为这样,她才屡屡获奖。在我看来,尽管迟子建获了很多奖,尽管这些奖项的确提高了她的知名度,扩大了她的读者群,但是,她的文学成就和影响力,主要来自她的创作实绩——她是一个靠着自己的作品“自赋价值”的作家,而不是依赖于“评奖”等手段“他赋价值”的作家。
  迟子建的写作风格,也常常被误解。有的人就觉得她的写作有着这样的局限:抒情方式太过浪漫,叙事的“童话色彩”太过浓重,这使得她的作品缺乏力量和深度。事实上,问题并不这样简单。不错,迟子建的确是一位自觉地追求诗意性的作家,但是,她的浪漫而诗意的抒情里,有着严峻的社会内容和丰富的美学意味。
  
  一大地、神话及气候
  迟子建是一个很难被简单归类的作家。外在地看,她的写作风格似乎明显、清晰,很好描述;但是,深入考查,你会发现,她的个性特点复杂而丰富,远远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譬如,那些想把迟子建归入“乡土文学”的人,就会遇到这样一个麻烦:她的内容浑含的文学作品,似乎远远不是“乡土”二字所能概括。她的世界要广大得多。她的作品面对的是广袤的大地,而不仅仅是其中狭小的一隅。
  迟子建是一个朴素的自然主义者。她对世界的感受和认知,她对自己笔下人物的爱的态度,都与她的这种自然主义情怀有关。她把自己的精神之根,牢牢地扎在北方的大地上。她的灵感以及创造的旺盛的热情,都与中国最北端的大兴安岭地区的万事万物密切相关。反映在迟子建作品中的事象和形象,几乎都来自这个超越了“故乡”概念的广大世界——那里有宽阔的河流,有神秘的大山;有高远的夜空,有奇特的白昼;有无边无际的雪野,也有色彩缤纷的山野;有可以通神的“萨满”,有无比美好的神话和传说。她在《我的梦开始的地方》中说:“对童年时代所领略到的那种奇异的风景情有独钟,譬如铺天盖地的大雪、轰轰烈烈的晚霞、波光荡漾的河水、开满了花朵的土豆地、被麻雀包围的旧窑厂、秋日雨后出现的像繁星一样多的蘑菇、在雪地上飞驰的雪橇、千年不遇的日全食等等。我对它们是怀有热爱之情的,它们进入我的小说,会使我在写作时洋溢着一股充沛的激情。我甚至觉得,比人物更有感情和光彩,它们出现在我的笔端,仿佛不是一个个汉字在次第呈现,而是一群在大森林中歌唱的夜莺。它们本身就是艺术。”北方大地上的一切令迟子建心驰神往,赋予她一种近乎有神论一样的世界观。大自然是神话产生的温床,也是诗和文学的母体。一个自然主义者,往往是对神迹和神话心存敬畏的人。所以,像对大自然“情有独钟”一样,迟子建对“神话”同样一往情深;像把北方大地当作精神家园一样,她把神话也当作自己的“梦开始的地方”。她说自己记忆中的一切“无一不染上了神话的色彩和气韵,我笔下的人物也无法逃脱它们的笼罩。我所理解的活生生的人,不是庸常所讲的按现实规律生活的人,而是被神灵之光包围的人,那是一群有个性和光彩的人。”
  迟子建的自然主义与北方的气候,有着微妙的关系。不同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形成不同地区人们独特的精神气质。把这种气候学意义上的影响强调到极端,肯定会犯机械决定论的错误;但是,完全忽视地理和气候对人们的心理状况的影响,则必然会造成认识论上的一个盲区。因为,很多时候,这种影响不仅是存在的,而且是潜在而深刻的。温热气候条件下的人们趋向于热情好动,性格倾向多呈外向型,很容易保持一种温和的情绪状态;而在寒冷的气候条件下,人们则趋向于内敛、沉思,性格往往显得内向、稳重,很容易形成一种刚健的性格特征。与四季如春的南方不同,迟子建生活的北方有着漫长的冬季。大雪纷飞,寒风凛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诸多的不便和严峻的考验。但是,这个难熬的季节,也锻炼了人们的耐力,锤炼了人们的生存意志,赋予了他们与南方人迥然相异的性格特点。鲁迅评价萧红《生死场》的时候说,“北方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却往往已经力透纸背”。这样的精神特点,与在南方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影响下的张爱玲和冰心构成了鲜明的对比——后二人中,张虽华丽,但失之于冷,冰心热情,但失之于轻,都没有萧红笔下的那种寒而能温、悲而能欢的深厚博大的北方气象。我们在迟子建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到与萧红的“坚强”相同的风骨与相近的气质。
  北方的强烈而持久的光照,有时也像寒冷一样令人难以忍受。但是,太阳光的变化以及由此形成的各种色彩的参差而鲜明的对照,尤其是北方的高远而纯净的月光,强化了迟子建对于美的感受能力,赋予了她用文字描写自然的光景变化的能力。她在《光与影》中说:“光中最令我不喜欢的就是阳光了。往往我还没有睡足呢,它就把窗户照得雪亮了。夏天的时候,它晃得你睁不开眼睛,让人在强烈的光明中反倒有失明的感觉。不过我不讨厌黄昏时刻的阳光,它简直就是从天堂播洒下来的一道道金线,让大地透出辉煌。比较而言,月光是最不令人厌烦的了,也许有强大的黑暗作为映衬,它的光总是柔柔的,带着股如烟似雾的缥缈气息,给人带来无边的遐想和温存的心境……”
分享:
 
更多关于“她属于辽阔而神奇的北方大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