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二题


□ 阎欣宁

十字架

医院是个平等的地方,比如,这里就不限制出租车的进出,不像许多单位的大门口竖块牌子,禁止出租车入内,让人想起“谁谁与狗”的歧视。到底是人民医院,想着人民呢。如今坐出租车的,除了人民,还有谁呢?
说的是上午最好的门诊时间,一辆出租车在人民医院大门口停下来,下来一对夫妻——这也看得出来。所谓看得出来,其实是猜出来的。这种猜,大抵八九不离十。夫妻来医院的多了,可这对夫妻的怪,在于他们没让出租车驶到医院楼道前,而是在大院门口就停下来,好像并不想被谁看到他们是坐什么来的,又好像要在那段短短的路程之内,再好好商定一件大事,并做出最终决定。那男人举手投足间总有些与众不同,他的穿着很普通,白衬衣,深蓝色西裤,休闲式轻便男鞋。问题在于他的表情,那才是他的另一副披挂,或者叫行头。他是不苟言笑的,但又并非一般病患和家属那样惴惴不安或惊恐万状,恰恰相反,他的脸上,挂着医院这种晦气地方少有的刚毅坚定。如果说人民医院是一片躁动的池塘,男人就像池塘边的一棵树。
他身边的女人也有不俗之处。女人穿着名贵而不华丽,那套剪裁极为合身的套裙质地相当出色,那种浅浅的灰,作为一种颜色来说简直若有若无,这就像一种富贵的含蓄表露了。她的体型很好,肌肤的表皮更是光闪闪的油性十足,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大户人家的女主人。更重要的是她和男人的距离,适当地远,恰好地近,不像那些市井妇道甚或乡下进城赶来大医院瞧病的女人,她们往往要像通电似的搭住自家男人的手和胳膊,好像拔了插头就没电。她不,她所有的内心世界的波澜,全都隐藏在眼睛深处,她那双深邃不可测知的眼睛,外人轻易读不出任何内容。只有与她朝夕相伴的人才能读懂她那部天书。
剩下来的问题就是,他和她到底谁是病患?否则,他们坐出租车来医院干什么?
要不……我们先回去,回头让小李来拿?女人见男人的脚步滞重,她抬眼看看他的脸色,轻声说。
男人用力摇摇头。不,我非要亲眼在第一时间看到,我就不信……
他气哼哼的样子令女人害怕,也有些担心。他“不信”谁?小李还是别人?无所指,却又那样态度果决。女人就想,或许“不信”的正是他自己呢。
她不易察觉地轻叹了口气。但愿六九医院的诊断是误诊……你知道的,误诊即使在地方医院也是常有的事。说到这里,女人忧郁的声音竟有了一丝暗暗的欣喜,仿佛她金口良言,判断已成事实。谁都不喜欢医生犯错误,更多的时候,病患和家属却又都寄希望于医生的错误。贵妇模样的女人一看就不是那种夫唱妇随的角色,但也不是一个能轻易改变自己的人,更不容易改变她的男人。但她还是这样做了,试图而已。
她说到“六九”那个数字时声音很低,显见地不想被人听了去。
要不,咱在这儿坐一下?女人手指花圃边的铁木长椅,她想稳稳神再说,稳自己的神,也稳男人的。事情毕竟过于突然,他们承受意外打击的能力,并不如想象的那样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