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树的诗


   春 树 诗人、作家。1983年生,现居北京,热爱音乐与旅行。其作品发表于《芙蓉》、《小说界》、《诗选刊》、《人民文学》等。被冠以“残酷文学”、“刀锋文学”的名号。

  作品有: 长篇小说《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2条命》、《红孩子》;散文集《抬头望见北斗星》;诗集《激情万丈》。主编《80后诗选》(共三册)。

  在草地

  孩子们在草地上玩耍

  大人注视着他们

  心有不甘

  我和那两个孤独的人想得一样

  年幼的要比年长的要好

  我最好的朋友

  我最好的朋友

  是位我从来没见过的朋友

  他住在南京

  是位军医大学的学生

  作为朋友

  我们不打电话

  不上QQ

  不用msn

  也很少发短信

  他曾经给我写过几封信

  用笔写的

  真正的信

  他说老师发了几张纸

  让我们给最重要的人写信

  于是我给你写了

  今天我路过兰州

  想到了他

  如果他在这里就好了

  我想见他一面

  独自发狠

  一个心存秘密的人

  身上没有纹身

  他总期待(或者害怕)某一天

  某个人

  或者某个组织需要他

  一个身上没有纹身的人

  心存许多秘密

  他总是

  害怕纹身会暴露身份

  搬家之后

  从华尔街

  搬到唐人街

  的某个地下室

  放置好行李

  吃过可松后

  我边喝朱古力奶

  边抽今天的第四支烟

  隔壁房间里的朋友

  正在看一部电影

  我拿起一本上个礼拜

  从纽约公共图书馆

  借来的《美国年轻诗人》的诗集

  慢慢翻看

  每位诗人

  都有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的他们

  很年轻

  甚至

  很帅

  很时髦

  很得体

  不像大众认为的那么忧郁

  如果现在

  他们还有活着的

  也已经老了

  这些黑白照片上的他们

  很年轻

  配着这本书的标题

  《美国年轻诗人》

  毫不突兀

  他们在这里

  依然是少年

  等待一个神谕的启示

  漫不经心的死亡

  无处不在的死亡

  没有来得及被打包的行李

  “悬而未决”——它是件事

  爱是艰难的

  尤其是此刻

  我常常在想

  那架冲向世贸大厦的飞机

  上的恐怖分子

  当时想了什么

  我不属于这里,我的心

  在东方

  我不属于这里

  我的心在东方

  我早已不再是少年

  也不是成熟的女性

  沉默是我的语言

  坚硬是我的姿态

  像一个真正的间谍

  裹着风衣

  走过十字路口

  我的皮肤还光滑

  十分纯粹

  没有被资产阶级和摇滚乐所污染

  只有被青春之刀划过的伤口

  变异者

  一把钢刀

  就插在了我胸膛

  藏在名牌衣服里面

  没人看得到

  梦见在梦里活着

  白天拍照

  晚上睡不着觉

  梦里跟仇人谈恋爱

  跟间谍谈恋爱

  跟同性谈恋爱

  跟抚摸我的人,谈恋爱

  跟调戏我的人,谈恋爱

  梦里不会着大火

  下大雪

  梦里谈谈情,杀杀人

  不时心慌或心碎

  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

  兜住喷出来的感情

  或者热血

  柏林之秋

  他们说我瘦了,

  其实只是寂寞,

  无所谓吃什么,

  反正身在异国,

  一会儿我还要去超市买俩苹果。

分享:
 
更多关于“春树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