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虾蛄:我的至亲(外三首)


□ 作 二

  锋利的还有救命的刀。它在一个尾随早晨的时间。完全是故意地割伤我的发声器逃跑就这样慢了下来。和沙漏同节拍从中午开始了日落之前的散步对虾蛄的指望,已经被剥夺追杀的资格她透明的水晶宫舞姿。像牙弓一样的爆发美。那么恣意地泛滥在玻璃的皮肤内我是四面光明的窥视者。是苍蝇我历来不希望虾蛄病态地生并且活着像田园边低头的大麦。空中收不起后脚跟的雌鹰或者雏麻雀:年幼的健康和母性的强硬甚至于一江眷水向东流中。最凌不起空的一滴它们都离我的呼唤太远。我的脚力正在报废给活蹦乱跳的虾蛄一床不粘锅的铁器盖上一床玻璃的圆被褥。启用炝的功夫看虾蛄四正八直地昂天睡去生命力最旺盛的死亡。这样的盖棺定论虾蛄就注定是我的至亲。阴曾地府也脱离不了血缘
  
  扫蜮营
  
  我必须把它,把他当作我不认识
  或者我认识但不知道名讳
  或者明明记得名号但写不出来文字的祖宗
  把他平铺的,外倾的身板站起来
  把俗称的东海,学名的台湾海峡
  把十二月和正月之间滴不下来的浪花
  以小李飞刀式的简单武功
  为我们把它们掖到背后
  翻到这一页并且阅读
  我必须有足够的胆量窜过三更半瞑的
  缺奶水的土黄色封面和木麻黄勾肩搭背的扉页
  把风化的沙质的海堤扳倒成为掩体
  在涨潮的进攻中鱼跃而起。吹响螺号
  蹲踞在扫蠛营的光头上,像一盏双火焰的桅尾灯
  用一朵火焰把扫蛾船推出海
  用另一朵火焰领扫蛾船摸黑回老家
  我的眼睛快登上失明的通体蜡烛台
  说了五九的闽南语我已经讶然成哑
  手与刀的合资又买走了备用轮胎
  对这一片失洁的沙滩的孝道或溺爱
  都因为它的名字,他的绰号都叫扫蛾营
  虽然在这个功能性极强的地头。我从未掌 握过一只蛾
  
  水泥路面
  
  宽阔的水泥路面在春天的早晨驶过去
  就像山野少女的小腹:坚。平。手感肯定好极了
  一些中年的征尘可以在侧面小眯一会儿累眼
  甚至一些汗水和指尖也能达到目的
  只是每当我偷窥或明视这瑰宝时
  她总在做剖膛破腹的特大型手术
  看到的只是外翻的肌肉
  没有麻醉师。看不到输液器
  拉开和缝合的都是一些无需消毒的粗糙器械
  这没病的患者伤口的愈合能力比朝阳还好
  可当我再次驶过这些疤痕
  我的技术和机器都一起颤抖
  
  配套
  
  收音机边打咳嗽边交代:今天也就是等下
  可能甚至估计有雨
  我洗耳恭听的时候感到电池皮肤松了一小圈
  双手差一点握不紧这句电流
  嘿嘿!
  牵出铁骑。穿上雨衣。雨裤,雨靴和雨的头盔
  以七十迈的不怕死杀入水的敌阵
  水用一百四十迈的速度横飞向四面八方
  这雨下得特别的爽
  下得和我的雨具一样大
  “你说的,我不但听了。还不打折扣地执行啦”
  我们才有这恰如其分的凯旋
  
  诗歌责任编辑 郭志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