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极》众说


□ 陈鸿秀

编者按I国产大片《无极》的上映及其引起的争论是我国近来重要的文化现象。我刊收到许多评论该片的来稿,现择要摘发如下。

《无极》的戏剧风格
江苏淮阴 陈鸿秀

《无极》延续了《霸王别姬》叙事繁复但不失圆润流畅的风格,讲述东方无极世界爱恨情仇的戏剧性故事,也是一出关于承诺和背叛、家国与爱情的传奇。在剧情设计上,编导将好莱坞影片中英雄救美的经典段落与灰姑娘的传奇故事进行巧妙的置换与缝合。《无极》作为具有诗剧风采的大片,不仅呈现了恢宏的气象,丰富奇特的想象力,还给我们书写了人性的复杂和人性的升华。本片充分表现了人性的丑陋、阴暗,如也力的背叛弃主,鬼狼的偷生苟活,光明的虚荣狂傲,王的贪权自私等。其中,无欢是人性恶的代表,他狠辣阴险,嫉妒暗算别人,挑起所有的是非争斗,灭绝雪国的一幕更是揭示了他的残暴兽性。然影片在最后却让他自述童年被骗从此心怀仇恨的情结,也让观众看到他内心脆弱无助的一面。其他人物身上人性的亮点显而易见:如光明有磊落无畏的一面,鬼狼有爱憎分明的时候,倾城找到真爱后对曾经爱过的光明的不舍和情义也正体现了人性的真实与复杂。全片中形象邋遢的昆仑始终闪耀着人性的光辉:善良、忠诚、勇敢、顽强。而昆仑和鬼狼相互影响,对自己奴隶身份的重新认识和舍弃的过程,特别是鬼狼从苟活到舍生取义的过程,就是灵魂完善、人性升华的过程。《无极》的戏剧性还体现在影片高度舞台化的场景设计,如马蹄谷战役的场面,无欢带大军包围王城的场景,鬼狼为昆仑争取鲜花盔甲与无欢较量的场面,元老们审笋判光明时的场景以及最后无欢、光明、昆仑决战的场景,都有一种戏剧化的效果。再就是高度角色化的演员造型,非常符合人物的身份和个性。倾城在王城上披着黑色斗篷,和光明在一起身着白色缀花长衫及披着黑发的形象,给人或惊艳或柔媚的视觉效果。影片的这一切舞台性都借助了电影的语言及数字技术的优势,被高度放大了,具有强烈的艺术震撼力。

《无极》对传统文化的解构
南京 余昌伟

《无极》可以看做是陈导演从对传统文化的思考转向了对传统文化的解构。解构之一:英雄的选定。大将军光明孔武有力,力敌千军,对王忠诚,应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英雄。但是在影片的开头陈凯歌就已经摘除了他英雄的光环。昆仑才是陈凯歌肯定的真英雄。他和所有的人物都不一样,年轻,富有朝气,骨子里异常纯净,同时又非常坚强,只知付出而全然不想回报。一个唯唯诺诺,不会走只会爬的奴隶成为故事中当之无愧的英雄。解构之二:负面人物性格的混合。《无极》中负面人物性格具有多侧面,转折变化也很大,大大丰富了人物形象,故事情节的曲折性提高。解构之三:爱情的角逐。在追求真爱的过程中,倾城王妃在公爵无欢、大将军光明和奴隶昆仑之间进行一场爱情角逐,如同爱情接力赛一般。影片反对和消解传统的爱情观念,在多对一的争斗中阐释着真爱至上的主题,把前卫的爱情观念合法化,试图让人们重新审视爱情,从而博得理解和同情。解构之四:谶言的虚诞。传统文化中的预言或者谶言,都是对人物命运的提前揭示。而《无极》的结局是故事开头的谶言土崩瓦解,人物通过自身努力改变了命运轨迹,突破了命运的局限。从整体上看,《无极》给观众带来的是对传统文化的反抗和消解。在对传统英雄、权威势力(满神)的否定,对传统爱情观念、负面人物脸谱化的解构中,影片对主流意识流露出蔑视、不以为然的态度,并强烈地表述了具有现代意义、符合大众心理的对英雄、权威、爱情的见解,在视觉大餐的宣泄与狂欢中完成了对传统的颠覆。

《无极》:“弑父”的神话
合肥 许伟伟

希腊神话关于三代众神之王的神话非常有名。地母该亚生下天神乌拉诺斯,又与乌拉诺斯结合生了许多泰坦巨人。乌拉诺斯非常讨厌孩子,把他们都关了起来。该亚鼓动儿子克洛诺斯率领兄弟推翻乌拉诺斯。克洛诺斯担心将来也会被孩子夺去王位,于是把儿女都吞食了。他的妻子保护了新生儿宙斯,并设法让克洛诺斯吐出子女。宙斯率领兄姐们推翻了克洛诺斯,成为新一代神王。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里对这个神话进行了分析,结合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和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提出“弑父娶母”的俄狄浦斯情结是人类普遍的心理情结。我们可以很轻易地发现贯穿《无极》的俄狄浦斯情节,但是仔细分析的话,我们就会发现,在深层次上,它的人物设置以及情节结构都与上述希腊神话非常相似。王是“父”之象征,对应着乌拉诺斯:倾城成了“母”之指代,对应着地母该亚。北公爵无欢和光明大将军对应着克洛诺斯。虽然光明和无欢,一个要勤王,一个包围了王城,但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都是要杀王的。鬼狼和昆仑则对应着神话里宙斯的角色,他们“弑父”的对象是无欢和光明。影片中最终成功“弑父”并“娶母”的是奴隶昆仑。他“弑父”应分为两层,第一层的对象是王,第二层的对象是光明和无欢。鲜花盔甲在影片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道具,而是一个权力的能指,也是男性菲勒斯的象征。只有得到鲜花盔甲的人才能成为最强的“父”。影片最后,昆仑穿着的是本属于鬼狼的黑袍与倾城一起穿越了时间之墙,这表明,鬼狼和昆仑已经合而为一了。由此可见,《无极》在所谓命运、爱情和承诺的主题下,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弑父”的冲动,但影片在人物关系以及叙事结构上,与希腊神话中的乌拉诺斯、克洛诺斯和宙斯三代天神之间的神话结构相对应。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在《无极》“弑父”话语的背后,潜藏着一个希腊神话的范式,《无极》实际上是一个“弑父”的神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