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马


□ 冯敬兰


几年前的一个清晨,我在看一个关于马的电视专题片时,泪流满面,以至于那天的心情一直很郁闷。
马叫“准噶尔一号”,是从德国回来的新疆野马。由于新疆本地自然环境恶化,这种野马在二十世纪初就已经灭绝。不知道德国人在什么年代怎样弄走了新疆野马,反正华裔德国野马不仅保存了新疆野马全部的优良资质,而且已经更名为普氏野马了。电视里说“准噶尔一号”是位英雄的母亲,回国十二年生育了多匹优良后代。可是,这一次她遇到了所有雌性哺乳动物包括女人都可能遇到的致命危险——难产。由于基地没有“妇科医生”,人们连夜赶往乌鲁木齐请医生,往返几百公里,要八、九个小时。“准噶尔一号”等不及了,生命迅速消耗。死胎终于出来了,然而一团内脏(子宫或肠管)也跟着脱了出来。剧烈的疼痛使她疯狂地奔跑,眼瞅着那团脏器断落在扬起的尘土里。基地的工作人员不忍看下去,只好用套马竿套倒了失去理智的“准噶尔一号”,设法帮助她安静下来。因为鲜血从断裂的血管喷涌而出,灌满了腹腔,“准噶尔一号”迅速休克,瞳孔散大,生命垂危。看着这些揪心的画面,谁能不为之动容?
然而更加震撼人心的场面在后面。“准噶尔一号”在已经什么都看不清的时候,居然挣扎着挺立起来。她步履蹒跚地寻找集体,群马见状,立即围拢过来,以“准噶尔一号”为中心的马群沿着马场缓缓移动,马们依次上前,轻轻地蹭“准噶尔一号”的脸颊和头颈。有什么能比这样安静的、次序井然的生死诀别更悲壮更震撼?这时,电视的镜头完全给了“准噶尔一号”,只见两行热泪从她大大的眼睛滚落,一直流到嘴边。她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她血管里的血已经不多了,她的心脏正在极度衰竭中做最后的几搏。然而,她坚持着和朋友们做最后的告别,她的尊严如此高贵,她的热泪如此炙烫着我的心。
电视片定格在“准噶尔一号”泪流满面的大特写上。
普氏野马“准噶尔一号”去世在母亲节的那一天。那天我为一匹新疆野马惨烈、悲壮的死哭了许久。从此以后,我对新疆野马有了长久的牵挂。他们在准噶尔盆地荒凉的沙漠里怎样生活?如何应对严酷的环境?
不久前,我终于去了一趟北疆,沿着准噶尔盆地走了一周。虽然没有看到新疆野马,但是我看到了盆地的自然环境有了令人欣慰的变化。由于党中央、国务院对新疆多年的关心和政策的支持,在自治区党委的正确领导下,当地军民和石油企业经过多年的艰苦奋斗,完成了“引水济克”的北水南调巨大工程,涓涓清流 沿着盆地的西北缘一路南下,注入了克拉玛依这座为共和国做出过巨大贡献的石油城。克拉玛依的草变绿了,树长高了,步行街有了同行的小溪,市郊有了水上公园和飞流直下的瀑布。和城市一起变美的是水灵灵的姑娘们。
受益的不仅仅是克拉玛依啊。最顽强的种子终于等来了水,沙漠和戈壁上有了星星点点的绿,起初是一棵草,一朵矢车菊,渐渐浸润开来,就成了一团团的绿色,一片片的浅紫和暗红。渠水招来了雨水,淅淅沥沥的小雨过去只听说过,如今经常下。克拉玛依人说,怎么我们这里也成了江南?沙漠和戈壁吃进了雨水,多年不发的种子拱出了新芽,长势就出奇地顽强,遇上一般的干旱全不在话下,枝儿叶儿照旧长。绿色在不知不觉中蔓延,开始向亘古不变的沙漠和戈壁扩张。因此,石油城克拉玛依有了发展大农业的宏伟构想并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吸引外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