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香香之革命道路


□ 盛 琼

刘香香之革命道路

盛 琼

 

刘香香生于1945年,那一年,日本人扛着膏药旗灰溜溜地逃走了。一些穿着土布衣服、目光明净的人,指挥着饿肚子的穷人在闹着一场革命。那时,最黑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天空中现出了一道橙红的曙光。刘香香睁开眼屎扒拉的小眼睛,就看到了窗外那一片诱人的橙红。那是梦的颜色,预示着光明。

刘香香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她的母亲因为第一胎生了个不带把的丫头片子,心里沮丧了半天。倒是父亲抱着她,将她举过头顶,用粗硬的胡须扎着她的小肚皮。是刘香香让他“升级”做了父亲,因此他对这个粉粉的小人儿,还是怀着一种新鲜的快乐。当然,他也知道,他刘大副没有儿子是不行的,就像一个人除了小名,必须有大号,否则在社会上就无法立足似的。好在他的“装备”依然充足富裕。

刘香香的父亲在长江上的一只大货轮上做大副。她母亲是个只管在家里生孩子、带孩子的家庭妇女。父亲不常回来,有时甚至半年才胡子拉碴地回来一趟。他待在家里的时间也不定,短则两三天,长则一两个月。他回来的日子,就是播种的日子。

不知是因为他的种子成活率高,还是母亲的土壤特别适宜耕种,反正刘香香在逐渐长大的岁月里,不断被冒出的小萝卜头所惊扰,直至习惯。她后来有了五个弟妹。不过,四十年代的兵荒马乱中,刘香香的记忆还是温暖的,因为,那时母亲是温暖的。

母亲那时才二十出头的年龄。雪白俏丽的一个美人,是那一条街男人们背后常常念叨的女人。她爱穿一件白地碎花的棉布斜襟小褂,肥腿的葱绿色布裤,一双黑色带袢的布鞋,头发在脑后绾着一丝不苟的髻,是个青丝丝、水条条的女人。母亲为什么嫁给父亲,刘香香不知,父母从没有对她提起过这件事情。等她大一点,可以在院子里和别人家的孩子一起蹦蹦跳跳的时候,她似乎总能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些议论:

“刘大副就是有本事嘛,人家是光做不说的牛,先把地犁了再说。哪像你,偷偷地喜欢了那么久,可是光是憋在心里做痴梦,还不是被人家占了窝?哼,我看着刘大副那副德行就来气,分明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嘛。”——说这话的是五大三粗的常木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Tags:刘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