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文学语言的诗意逻辑


□ 顾祖钊

摘 要:破解文学语言之谜是人类长期的梦想,而探讨文学语言的特殊逻辑形式“诗意逻辑”问题是关键,本文阐明了诗意逻辑运行的真实依据、规律和特征,分析了它的主要语言策略和表现形式,指出了人们对它的误解,以使诗意逻辑成为可以有所言说的理论范畴。

关键词:文学语言 诗意逻辑
20世纪后二十年,我国文学理论研究取得了许多重要的理论成果,对文学语言的自觉便是其重要方面。而“诗意逻辑”范畴的讨论和使用,便是这种自觉的表现。但遗憾的是,这个范畴一直没有得到充分的讨论。由于这个范畴的关键性,不弄清这个范畴的理论内涵,也就使我们对文学语言的自觉的程度和深度大打折扣,因此,本文想就这个问题,谈点浅见。

一、人类破解文学语言之谜的长期努力

老实说,“诗意逻辑”的概念并非今天才有,它的首创者应当是意大利历史哲学家维柯(G.Vico 1668—1744)。维柯在他的《新科学》第二卷中,用很大的篇幅,讨论了“诗的逻辑” 。他说:“神话诗人所用的最初语言并不是符合所涉及事物的本质的语言……而是一种幻想的语言,所用的材料是有实体的事物,这些事物是被想象为有生命的,而且大部分是被想象为神的。” 维柯应是较早发现“诗的逻辑”不同于生活逻辑的人,所以他说神话诗人使用的“最初语言”,是不符合“事物本质的语言”,而是“一种幻想的语言”,它的特征第一是充分拟人化的;其次是最常用“比喻格”的,特别是使用隐喻和象征的;第三是以人的感觉为尺度的,即“人在无知中把自己变成了衡量一切事物的尺度”。它的总特征就是“想象”,所以卡西尔又称维柯所创立的这个概念为“想象的逻辑”。应该说,作为一位文艺复兴时代的思想家,维柯的这一发现也是了不起的。至少他已发现诗人思维和他所使用的语言在逻辑上与普通语言是不同的,而且郑重其事地提出了“诗的逻辑”的概念,说明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一种理论的自觉。后来,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柯勒律治也坚信:“诗歌有其自身的逻辑,与科学的逻辑一样严密,甚至更加严……因为诗歌依赖于更多的、更难把握的因素”。他们的上述几个看法,显然包含着真知卓见。仍是我们今天讨论诗意逻辑的基础和起点。除了维柯“诗的逻辑”之外,西方许多文论家都想破解文学语言之谜。如亚历山大·鲍姆加登在其《美学》(1750)中试图建立的“想象的逻辑”范畴;布拉格学派的穆卡洛夫斯基提出了“诗意运用”的概念;苏联的文论家巴赫金提出了“诗意的结构”;意大利符号学派理论家安贝尔托·埃科提出了“文化逻辑”等等。但是,西方文论家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缺点也是明显的:一是他们只关心个人学术的标新立异,而对前人的思考缺乏必要的继承,不仅维柯的思考不在他们的视野之内,就连浪漫主义阶段的思维成果他们也没有去考虑;二是对文艺理论的相关学科例如心理学、文艺心理学的重要成就也没有去思考;第三,他们更没有想到在西方文化圈之外,还有人在思考这个问题,特别是像中国这样有着长期文化积淀的国家的文论。今天,如果我们用一种服从真理的态度,将以上种种缺陷小心地避免掉,那么我们便有可能超越前贤,综众家之长,建构起较为合理的“诗意逻辑”论。

二、诗意逻辑是建立在体验真实上的逻辑

“诗意逻辑”论之所以能够成立,首先就在于它所赖以建立的真实论形态与普通逻辑不同,普通逻辑所立足的真实是客观的真实或曰生活的真实,而诗意逻辑所赖以建立的真实则是一种“体验的真实”。那么,什么是“体验的真实”呢?在理解这个概念之前,必须首先弄清什么是“体验”,童庆炳先生曾说:体验是经验中的一种特殊形态,体验是经验中见出深意、诗意与个性色彩的那一种形态。……更进一步说,经验一般是一种前科学的认识,它指向的是真理的世界(当然这还是常识、知识,即前科学的真理);而体验则是一种价值性的认识和领悟,它要求“以身体之,以心验之”,它指向的是价值世界。换言之,体验与深刻的意义相连,它是把自己置于价值世界中,去寻求、体味、创造生活的意义和诗意。童先生力主体验真实论已有多年,他对“体验”的研究也很精到。但是对这个关于体验的定义还要略加补充,童先生这里所说的显然是作家和艺术家的体验,而就一般人的体验来说,却不一定非是“见出深意”和富有“诗意”的。“岁月如梭”的体验几乎人人都会有,“饥饿”对生活于中国20世纪60年代的大部分中国人都有很深的痛苦的体验,但却是没有“诗意”的。正是因为人人都有体验这个事实,才使诗人和作家的真实的体验有了用武之地。诗人与平常人不同的地方,则是有能力将他们的体验展示给人看,能使他们的体验显示出审美的“诗意”和体验的深度。为此李白写道:“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如果以一般事理的眼光来看这句话,它是不真实的,人的头发怎可能“朝如青丝暮成雪”呢?但是由于它描写了一种人人都会有的体验的真实,并能迅速勾起读者相同的体验,引起共鸣,所以它是佳句。杜甫写道:“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由于写出人人都有的体验,所以人人都觉得它“真实”,虽然不合一般事理,但是,由于它写出了人们对故乡的体验,所以它是佳句。不过,诗中出现的体验,也不一定非得与一般生活中的真实相矛盾,也不必是人人都会有的体验。个人的特殊体验,只要是对生活的真实的体验,一样可以入诗。例如在安史之乱中,杜甫的儿子饿死了,他的体验刻骨铭心。他在《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诗中写道:“入门闻号篊,幼子饥以卒,我宁舍一哀,里巷亦呜咽,所愧为人父,无食致夭折!”这个场面太触目惊心了,父亲入门,小儿子活活饿死、断气,家中、邻里哭成一片,杜甫深深的自责:“所愧为人父”!这样体验并非是人人都有的,但却可以震动天下有做父母体验的人的心灵!这种人类社会里很悲惨、很悲惨的一幕,这种包括着作者血和泪的体验,深化了人们对人类命运、对历史、对人类良心和诗人那颗心的理解,所以它是好诗,好处就在“真实感人”。因此,可否这样说,文学作品中所反映的真实,是透过作家艺术情感评价过的体验的真实,是一种发生于作家的心理时间和心理空间中极富主观性的真实。所谓“心理空间和心理时间”是与“物理空间和物理时间”是不一样的,李白说的“朝如青丝暮成雪”,就是他的心灵对时间的感觉,是对心理时间的表达;杜甫说的“月是故乡明”,则是他在心理空间中感觉到的月亮,都不是物理事实。然而,它虽说它是一种极具主观性的体验的真实,但是,由于人本身是一定的历史文化和社会生活的“产物”,因此,从作家的这种极富主观性的体验的真实中,仍能极其敏感、极为真实的折射出社会和人生的真象来。这样作家“体验的真实”一方面保持着它在心理空间和心理时间中运行的面貌,另一方面,却又保持着与历史的统一性,而成为诗意逻辑运行的依据。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